纳吉:良好规划路线可平均票价 隆新高铁最好维持原状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纳吉:良好规划路线可平均票价 隆新高铁最好维持原状

    (吉隆坡25日讯/独家报导)身为隆新高铁的决策者和推手,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依然对实现目标寄以厚望,更希望最终路线图是一刀不改,届时以高搭客量来压低平均车资。



    他说,隆新高铁工程是一项“数量游戏”(Games of volume ),一旦路线规划妥当,取得高搭客量,就可以进一步将平均车票价压低。

    纳吉(左)与《中国报》高级记者邱仁杰,侃侃而谈隆新高铁的发展战略。

    他希望当今政府使用原有路线方案,因为那也是最可行的方案,即原有的马来西亚城通往新加坡路线,能以高价策略(premium)制定高铁车票价格,以量取胜。

    他说,目前政府将原有方案改为吉隆坡国际机场通往新山,会让该计划失去效益。

    “很不幸的是,改变了原有方案后,会让国家带来庞大负担,将高铁改通往新山,不会让使用者有兴趣。我相信,届时我们必须去补贴,成本更进一步增加,我对更改后方案的可行性感到疑虑。”

    纳吉日前接受《中国报》独家访问时,针对隆新高铁协议今年1月破局一事,这么回应。

    纳吉坦言,隆新高铁决策过程中,他没有掌握任何“王牌”。

    他指出,在决定发展隆新高铁时,他手上并没握有“王牌”(Trump Card);但他认为,通过发展高铁可以带来很多国家经济利益,包括与高铁系统伙伴国建立伙伴关系。

    他强调本身没有属意的高铁系统,他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当时一致同意,遴选高铁系统的工作,全权交由一个透明化的国际招标机制进行,以选出最好的系统。

    “这是我和李显龙一致同意的,让国际招标机制评估和决定最好的系统,过程中不会有政治决定,这就是我真正的规划。”

    纳吉说,在国际招标机制中,我国可以让邀请先进国,提出他们的高铁科技和融资方案,随后由马新两国政府在这透明化的国际招标机制中,做出一致决定。

    他也强调,隆新高铁只能拥有一个系统,不能同时拥有两个系统。”

    高铁衔接马新 利惠沿线城市

    纳吉指出,高铁系统并不是一项奢华工程,而是一个可以为国家带来高经济效益的工程。

    “单单只是通过高铁系统,将吉隆坡与新加坡连接,就可以让我们将两大经济体整合。”

    纳吉透露,我国拥有新加坡这样一个先进经济体的国家成为邻居,一旦加以整合,必将带来庞大经济利益。

    纳吉相信铁道战略,而且发展铁道的启发点,源自美国西部开拓史、日本与中国的铁道发展历史。

    他指出,这项高铁线也能为沿线城市,如麻坡和峇株巴辖注入新的活力,甚至带来新面貌。

    “诚如我和李显龙见证签署隆新高铁协议时所说,这项工程势必对马来西亚及新加坡两国起着“游戏改变者”(Game Changers)的作用。

    取经美中日铁道史
    公交四通八达 利经济

    纳吉执政时,大规模发展国家铁道系统的启发点,源自美国、日本和中国的铁道发展史。

    他说,在美国的西部开拓史中,铁道当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他透露,日本亦是如此,日本开发的“新干线”高铁系统,成为日本人可信赖的通勤系统,许多日本人每天都依赖“新干线”通勤。

    纳吉(中)接受访问后,与《中国报》高级记者邱仁杰(右起)和摄影组副主任岑家豪合照。

    纳吉透露,中国也发展高铁系统,如今中国境内大面积都连接了高铁网络,推进互连互通的便利。

    “我也曾使用过中国的高铁系统,他们现今也拥有了先进的高铁科技。”

    纳吉说,这些例子告诉我国,如想成为高收入国家、拥有先进经济体,先决条件就是必须发展基建。

    “如果没有世界级的互连互通设施,我们将无法推进国家经济成长,让国家转型成为高收入国家。”

    纳吉说,这就是当时他规划铁道发展的基础,因而才向李显龙提出建设隆新高铁构想。

    “心痛”方案被改 人民国家蒙损

    纳吉坦言,铁道方案过去一再更改,是为了让他“心痛”;但这么做,最后损失的是人民和国家。

    他举例,希盟政府也曾更改东海岸铁道计划(ECRL)路线,这也是不逻辑的做法,这些改动只是让使用者感到不方便,让原有计划失去效益。

    他指出,如今国内一些铁道工程都在延误,例如巴生谷双轨铁道项目(KVDT),和轻快铁第3干线(LRT3)。

    “尤其是轻快铁第3干线,如果国阵仍执政,早在2020年就完工了。”

    隆新高铁车站设计图;原属东协第一条跨境高速铁道。(档案照)

    纳吉说,铁道工程延误是不应发生的情况,工程必须依时间表和预算完工,政府必须有监督机制,给予工程执行方全面支持。

    他指出,这就是为什么国阵执政时间,捷运第一干线(MRT1)可以有效率的完成。

    减塞车.减污染
    改善公交有必要

    纳吉指出,发展完善的陆上公共交通运输系统是有必要的,因为无论是汽车发展和大道建设,都有物理限制(physical limitation)。

    “届时我们将面对很严重的交通阻塞情况,这也是为何我执政时,着手改善巴生谷的陆上公共交通运输系统,通过建设铁道系统,以移除路面上约40%的汽车数量。”

    他透露,巴生谷过往的各种铁道系统并没有整合,人们出行非常不方便,但如果建设综合及方便好用的铁道系统或公共交通,人们就可以减少依赖汽车出行。

    “如果这个目标实现了,人们出行不再面对阻塞,我们可以更快前往目的地,也可以减少许多污染的问题,如噪音污染。”

    马新签署隆新高铁发展协议的时刻;这条战略铁道“底牌”,一直无缘亮出。(档案照)

    需多个10年才实现
    展望高铁可延伸泰国

    纳吉指出,铁道系统是陆上公共交通运输系统的其中一环,在大格局中,它兼具区域战略互连互通经济效益,促进国家发展;发展陆上公共交通运输系统,也能保障人民免受油价高涨的冲击。

    他指出,泰国提出的东协铁路线(Trans-Asean Line)机想一事,和他的想法一致。

    “在我执政时期,就曾提出让隆新高铁延伸至泰国曼谷的构想。”

    纳吉说,他构想我国的铁道系统网络未来可以延伸到泰国,甚至可以延伸到中南半岛,随后可能连接进入中国,再由中国连接到欧洲。”

    他说,这些很长期性的构想,可能需要10到20年才会实现。

    另外,纳吉指出,一旦油价高涨,完善的陆上公共交通运输设施,可让人民减少使用私家车,此举可以节省人民的开支,避开高油价的冲击。”

    为了省钱忽略经济效益
    MRT2车站 越改越差

    纳吉指出,铁道建设必须考虑到未来50年的需要,更也要考虑到人民的舒适感,捷运第二干线(MRT2)车站的设计,好像第三世界的捷运车站,令他失望。

    “这是令人蒙羞的设计,怎么在站内用大风扇?这好像是第三世界的车站似的。”

    纳吉说,当初他发展捷运第一干线(MRT1)时,将车站设计得拥有宽大舒适的空间,给予搭客舒适感,日后也可以让人在站内做生意,兼具经济功能。

    “这就是我们应该要的,通过车站设计可以彰显我国欲成为先进经济体的目标,启发人民灵感。”

    纳吉说,未来如要改建或升级捷运第二干线车站,就必须拆除后才能重建,必须花上更大的成本。

    “所以当初虽然他们宣称是为节省捷运第二干线建造成本,结果却没有带来利益。”

    成本涨加重负担
    铁道工程不能再拖

    纳吉认同,如果政府再延误建造铁道,未来成本再上涨,或将面对日后无力负担这些建设计划的可能性观点。

    他相信铁道战略很重要,因为铁道发展证明其有效性、可负坦性和安全性。

    “成功的例子包括当年升级发展出的ETS双轨电动火车服务,就受人们欢迎,并让马来亚铁道公司取得盈利。

    “如果发展出一个有效和可靠的系统,而且有能力让人民负担,就会让人民选择使用该系统。

    “最重要的是,在发展过程中,有关系统必须比其它替代系统更具有成本效益,才会让人们使用它。”

    纳吉指出,总的来说,综合各种因素,一座可以称为世界级的城市,是不会没有先进的公交系统。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