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师两度被吊牌 之后继续无牌“通鼻”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中医师两度被吊牌 之后继续无牌“通鼻”

    (新加坡26日讯)中医师使用不受认可的“通鼻术”,两度被吊牌,原本明年才能恢复行医,但有读者爆料,中医师仍在偷偷看诊,被揭发后也“照医不误”。



    根据去年报道,位于宏茂桥6道第635座组屋楼下的福山中医诊疗所的中医师翁德华(64岁),被指在2015年3月至7月间,数次为一名申诉鼻涕倒流的病人看诊时,使用不受认可的“通鼻术”,之后也不肯配合调查,去年被中医管理委员会吊销行医执照一年及罚款5000新元(约1万5000令吉)。

    中医管委会去年底再发文告,指翁德华在执照被吊销期间,仍为至少两名病人进行通鼻术。他的执照吊销期在去年5月结束后无更新,去年10月13日还继续行医,管委会发出临时命令,禁止翁德华从去年10月14日至2022年4月13日之间行医。

    翁德华因使用不受认可的“通鼻术”被吊牌,之后继续无牌“通鼻”,遭中医管委会进一步处分。(档案照)
    翁德华因使用不受认可的“通鼻术”被吊牌,之后继续无牌“通鼻”,遭中医管委会进一步处分。(档案照)
    翁德华原本应在明年才能恢复行医,但读者林女士(50岁,退休人士)指1月尾还能预约看诊,治疗鼻窦炎。

    她说,自小就有鼻窦炎问题,时好时坏,当时由于鼻窦炎发作,咳嗽还鼻水倒流,于是到翁德华的诊疗所求诊。

    “我和家人是通过报章得知这名中医师,听说对方以通鼻术闻名,但也因此遭吊牌,我虽然不是很愿意,但家人坚持,我只好配合。”

    家人为她预约了看诊时间,她和家人前往时,在场的只有中医师,诊所外挂着“关门”的牌子,但门其实并未锁上。

    “看诊时,中医师将中药塞进两个鼻孔,约10分钟后就取出,不过事后并不觉得鼻窦炎有好转,鼻子肿着又塞着,十分不舒服。”

    不担心被吊牌

    妇女进行“治疗”时,中医师还问是否能听她唱歌。

    林女士透露,中医师趁着家人走开时,语气浮夸突然问她:“不知有没有机会听到你唱歌?”,似乎在邀她唱歌。

    她没搭理对方,中医师却又问她是否已婚,取药时,中医师还说中药有“驱邪”用途,让她感到莫名其妙。

    她说,以后不会再到该处看诊,也质疑为何吊牌的中医师还可行医,考虑向中医管理委员会投诉。

    中医师翁德华受访时承认吊牌期间行医,但坚称“还是有医者之心”。

    他表明,至今未医坏病患,所以还是会继续行医,而且对于被吊牌一事并不担心。

    不过他称,吊牌导致诊所受到影响,目前在找其他工作。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