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再也花园及义兴路义山 清明节正日人潮稀少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柔佛再也花园及义兴路义山 清明节正日人潮稀少

    报导/摄影:林健海



    (新山4日讯)清明节正日,由于民众不能跨州及少了越堤族,导致柔佛再也花园及义兴路义山,扫墓人潮稀少,显得格外冷清。

    清明节正日,义兴路义山扫墓人潮少。

    今早,柔佛再也花园义山及义兴路义山下起小雨,但无阻扫墓者孝心,他们在雨停后,纷纷进入义山扫墓。

    《中国报》记者今早走访上述义山,向义山修草人士、鸠收环境基金义工及志愿警卫局人员了解情况,他们指出,与前年相较,今年清明节正日人潮少,主要是许多扫墓者家属或亲戚都滞留新加坡、外州或国外,无法前来扫墓。

    他们坦言,大部分扫墓者已经提早一周扫墓,加上有些民众因为遵守人数限制,分开时间到场祭拜,也有一些民众仅用双手做简单祭拜就离开。

    扫墓后,扫墓者把衣箱及金银纸化掉。
    志愿警卫局人员准备MySejahtera二维码,让扫墓者扫描。

    “许多乐龄人士需要孩子带他们去扫墓,但孩子都滞留新加坡,导致他们也无法进行扫墓。”

    他们也说,加上限制小朋友不能来扫墓,这也使到母亲必须留在家中照顾孩子,来扫墓者也跟着减少。

    修草工作人士说,去年行动管制令开始,导致许多人不能扫墓,今年前来扫墓者同样少,截至目前,他们从鸠收种草费计算,今年人潮比起往年少了60%。

    柔佛再也花园义山少了跨州民众及越堤族到来扫墓,现场显得格外冷清。

    志愿警卫局人员指出,以往清明节正日,大清早就挤满扫墓民众,义山内也泊满车子,有些民众只能将车子泊在义山入口外,无法开车进入。

    “如今人潮减少70%至80%,大部分车子都可开入义山内,甚至可绕一圈出来。”

    受访扫墓者指出,由于有许多亲戚滞留新加坡、吉隆坡及国外而无法出席扫墓,因此,会觉得遗憾,但他们希望新冠肺炎疫情尽快过去,明年也能与亲戚一起扫墓,追思祖先。

    周填捷:与往年相比,清明节正日前来扫墓者稀少。

    不强迫交修草费用

    周填捷(39岁,柔佛再也花园义山修草人士)
    与往年相比,清明节正日前来扫墓者稀少。

    去年一整年损失修草收入,如今是顾客随意乐捐修草费用,我们也不会强迫。

    与往年相比,今年人潮是少了60%,很多越堤族回不来所致。

    谢伟康:亲戚很多在新加坡及外州。

    禁跨州时间难配合

    谢伟康(42岁,扫墓者)
    由于很多亲戚住在新加坡及外州,以往是在清明节正日前一星期扫墓,如今选在正日,是要配合大家时间。

    希望疫情好转,下次全家一起来扫墓。

    江谢娣(左起)及李素梅:很多人相信经济问题,没有给环境基金。

    环境基金收入不足

    江谢娣(左起)及李素梅(柔佛再也花园义山鸠收环境基金志工)
    许多民众相信经济不景气,大部分人没有主动给环境基金,造成收入不足。

    以往这时候已是人潮挤满,如今人少的可怜。

    李淑萍:与往年相比,扫墓者少了70%。

    扫墓者比往年少70%

    李淑萍(义兴路鸠收环境基金志工)

    与往年相比,扫墓者少了70%,场面冷清。

    周日早上下雨,天气比较凉,相信民众可能迟一点就会扫墓。

    张明运:给种草费扫墓者,减少60%。

    仅40%人愿给修草费

    张明运(84岁,义兴路义山修草人士)

    这次清明节,只有40%的民众愿意给修草费,60%的人则没有给。

    相信有不少人担心扫墓限制,令扫墓者却步。

    林宝利:如今许多亲戚因无法跨州及在国外,无法来扫墓。

    较少家庭成员扫墓

    林宝利(65岁,义兴路扫墓者)

    过去,30名家庭成员一起来扫墓,如今许多亲戚因限制跨州及在滞留国外,无法前来扫墓。

    我们是大家族,每年都会在扫墓期间叙旧,但今年较少家庭成员到来扫墓,不会遗憾。

    希望明年还是可以恢复如常,让全家人扫墓。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