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婴在陪月中心 遭二级烫伤 负责人赔偿4万5千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男婴在陪月中心 遭二级烫伤 负责人赔偿4万5千

    翁彦豪(左起)及陈欣萍向媒体告知宝宝的现状。

    (新山19日讯)未满月的男婴去年在陪月中心期间,疑看顾护士照顾不周,造成男婴的背部及臀部遭二级烫伤,母亲得知此事后愤而报警。



    不过,双方最终达成协议,陪月中心将赔偿陪月中心费用、男婴住院费、复诊费用、接种预防针的开销,以及每月偿还3000令吉,分期12个月,总数约4万5000令吉。

    男婴父母翁彦豪(30岁,建筑估价师)及陈欣萍(26岁,家庭主妇)今日在马华巴西古当区会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林道祥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讲述事件来龙去脉。

    疑看顾护士照顾不妥,宝宝洗澡时被烫伤,背部至臀部出现红肿及起水泡。

     

    疑看顾护士照顾不妥,宝宝洗澡时被烫伤,背部至臀部出现红肿及起水泡。

    陈欣萍透露,她是于去年11月21日傍晚5时左右,在新山市区某陪月中心时,一名看顾护士告知她宝宝背部出现水泡,她亲自查看后发现宝宝背部红肿脱皮。

    她说,她当时询问看顾护士情况,对方声称不知情,她便没有继续询问,致电丈夫将宝宝送往私人医院治疗。

    疑看顾护士照顾不妥,宝宝洗澡时被烫伤,背部至臀部出现红肿及起水泡。

    “宝宝的水泡属烫伤,有一级及二级烫伤,随后在医院的建议下,我们前往警局报案,当晚与警方前往陪月中心调查,其中一名护士坦诚,宝宝当天下午3时洗澡时被烫伤,但却迟了两个小时才通报。”

    她指出,该中心派一名负责人协调,警方也要求夫妻决定是否要继续采取行动,还是双方和解,由于该名负责人有诚意,因此她与丈夫决定谈和及答应赔偿,双方也签署协议合同。

    她说,宝宝住院4天,出院后也前往医院复诊4次,每日也必须清洗伤口,必须承受疼痛,目前也仍有伤疤。

    出席者包括马华巴西古当区会协调员洪敦集及李韦良。

    宝宝脸部也出现烫伤的痕迹。

     

    陪月中心偿还逾2万令吉

    陪月中心前后偿还逾2万令吉。

    陈欣萍指出,该陪月中心于去年12月偿还陪月配套的款项,随后于今年1月也赔偿所答应的每月3000令吉及接种预防针的费用,另也在宝宝出院后,当场支付医药费。

    她说,他们屡次向对方追讨上述协议的款项,随后对方于本月偿还3个月的赔偿金及接种预防针的费用。

    另外,林道祥指出,此次召开记者会希望揭发此事,并要求有关陪月中心公开道歉,呼吁其他有类似情况的父母决不妥协,可报警或寻求社会工作者协助。

    他说,曾要求陪月中心负责人前来新山面谈,但对方以行动管制令为由拒绝,并将会给予男婴父母法律上的资助。

    翁彦豪(左2起)及陈欣萍在林道祥的陪同下,出示宝宝红肿及水泡的照片;左为李韦良,右为洪敦集。

     

    生意受到疫情影响
    要求分期付款

    陪月中心在事发后与男婴母亲拟定合约,承担所同意的细节及数额,但陪月中心解释,生意受到疫情影响,因此才拖欠约2万令吉款项,日前也曾向女婴父母要求分期付款。

    媒体在记者会结束前,致电陪月中心负责人陈先生,他向媒体强调,由于该中心所属公司及管理层位于吉隆坡,受到跨州令影响,无法前往新山面谈,所要求跟男婴父母和林道祥以电联方式谈妥。

    他说,当日发生上述事件后的1至2小时内,该中心已安排专科医生看诊,同时持续跟进此案件,并安排专科医生持续观察宝宝的情况。

    针对拖欠赔偿金,陈先生指出,受疫情影响生意欠佳,该中心一时拿不出款项,因此曾向男婴父母要求分期付款,也曾交代2月份迟缴,并非不还。

    “目前陪月中心偿还约2万5000令吉,仍有约2万令吉未缴还,周日也已告知对方有​​意思全数偿还。”

    他说,尽管双方合约提及,不准泄漏至第三方,但该中心将保留法律权利,避免将事情闹大。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