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大半年零收入 寻出路捱过去 食堂业者去摆摊 打工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大半年零收入 寻出路捱过去 食堂业者去摆摊 打工

    工作人员将准备好的营养餐放入已学生的餐碗内,供学生食用。

    联合报导:刘彦运、陈佳敏



    (古来、峇株巴辖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学校食堂业者有大半年被迫休业,有食堂业者因苦无收入沦为非法小贩摆卖经济米粉,才得以渡过难关。

    蔡明珠(右)在学校食堂停业期间,在古来太子城摆摊卖经济米粉。

    据了解,除了有食堂业者铤而走险非法街边摆卖,一些业者则兼职打工或取一些货品摆卖,才能捱过没有收入的日子。

    其中,在古来培正华小经营食堂生意已经3年的蔡明珠(41岁)接受《中国报》访问时透露,在去年行动管制令期间,学校几乎大半年停课,食堂也没有经营,他们几乎是零收入。

    蔡明珠:学校停课,食堂业者可说是零收入。

    她说,由于她与丈夫一起经营食堂,全家人都是靠食堂的收入过活,虽然学校停课期间豁免租金,但没有收入无法还房屋或汽车的贷款。

    “我们当时只好到古来太子城商业区摆摊卖经济米粉,勉强赚取一些收入。”

    古来培正华小食堂业者已恢复营业。

    她指出,由于他们没有小贩的执照在外面摆摊,每天都提心吊胆,担心遭到市议会执法组取缔。

    “如今学校已经复课,我们再度回到培正华小经营食堂,生意总算恢复。”

    此外,沙令华小食堂业者蔡艳芬(38岁)指出,在学校停课期间,她只好兼职打工,同时拿一些鱼来卖,勉强过日子。

    蔡艳芬:食堂停业期间兼职卖鱼。

    蔡艳芬在沙令华小经营食堂,今年是第三年。

    “食堂完全没有收入,只好暂时卖鱼,幸好家庭成员还有其他工作,生活勉强可以支撑。”

    她说,学校在3月复课,他们再度回到沙令华小经营食堂生意,讵料才一个多月,学校又因出现确诊病例暂时关闭。

    最近疫情反弹,柔州陆续有学校因学生或教职员确诊被令暂时关闭,其中,沙令华小从本月20日至27日关闭。

    古来县华小食堂大部分业者持续经营。

    停课期   教局豁免租金

    古来县大部分华小食堂业者在今年3月学校复课后,绝大部分持续经营食堂生意。

    据了解,华小食堂业者属于教育局管辖范围,经营合约其实是与教育局签约,不过,租金付给所在的学校账户。

    苏绣蓉:大古来华小食堂业者照常经营。

    另外,教育部在停课期间,也酌情豁免食堂业者的租金,直至今年3月学校复课为止。

    大古来华小校长苏绣蓉受访时指出,食堂业者原则上归教育局管辖,当学校停课期间,食堂业者当然只能停止营业,在停课期间,教育局也豁免业者的租金。

    她说,大多数食堂业者已回校继续经营,并没有因学校停课而无法支撑。

    黄慧珠:宽柔中学古来分校食堂一个摊位业者无法支撑停业。

    古来宽中1业者求解约

    宽柔中学古来分校一个食堂摊位业者因无法支撑下去,要求与校方解约。

    宽柔中学古来分校校长黄慧珠受访时透露,从去年至今年初停课期间,只有一个售卖马来食品的摊位业者,因无法支撑下去,要求与校方解约。

    宽柔中学古来分校仅有一个食堂摊位业者停止营业,其它11个摊位业者不受影响。

    “至于其他11个摊位业者,全部都在复课后回来营业,一切如常。”

    黄慧珠说,在停课期间,宽柔中学董事部会酌情豁免食堂业者的租金。

    一份份打包好的营养餐将被分送到各个班级。

    卖营养餐业者 异军突起

    疫情下,家长更注重孩子营养以提高免疫力,使有提供营养餐的小学食堂业者异军突起,除了订餐量稳定,甚至有明显的增长。

    营养餐的菜单都富含均衡的营养,口味也非常适合大人小孩。

    但一些中学的情况相反,不少中学生因无法在食堂堂食,加上业者提供的食物选项减少,宁可自备食物或等到放学到校外用餐,导致食堂业者的生意减少80%。

    在峇株巴辖爱群一、二校和在峇株巴辖华仁中学经营经济饭摊的黄元骏受访时指出,随著中小学陆续开课,两者生意额出现巨大的差距。

    黄元骏(左5)在峇株巴辖华仁中学食堂经营经济饭摊。
    因防疫标准作业程序,黄元骏在峇株巴辖华仁中学转而售卖饭盒。

    他说,爱群一、二校是售卖营养餐,加上小学生下课餐点一般是由家长安排,而营养餐一向来深受家长欢迎,所以上课期间的生意量相对来说稳定。

    他指出,中学生则有自主权,发现食堂提供的菜单不合胃口,就会自己想办法。

    在峇株巴辖一些学校,各班级的代表在下课时间,将收集好的餐碗拿到食堂给工作人员清洗。

    永平二校   90%学生吃营养餐

    永平二校家协主席王莉诗指出,永平二校于2015年推出营养餐计划后,渐渐受到家长认可,也深受学生喜欢,现在学校近90%的学生都参与营养餐计划。

    她透露,永平一校也于2019年开始营养餐计划,而她去年开始接手永一的营养餐计划,若以2019年与2020年的参与学生人数相比,增加了30%。

    王莉诗(前排中)与团队的工作人员为了让学生能吃上好吃营养的餐点,从清晨时分就开始做准备。

    她说,自今年3月开课以来,永平一校和永平二校也有越来越多学生参与营养餐计划,以永平二校为例,目前平均每隔两天至3天,就会增加一名学生参与营养餐计划。

    她说,不仅学生,两校也有60名教师订购了营养餐,在休息时享用。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