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锦荣:UPSR存废问题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廖锦荣:UPSR存废问题

    教育部过去耗巨资研究小六检定考试(UPSR)存废,多年来没有定案,最终却败给疫情走入历史,导因相信是去年小六生因疫情取消UPSR考试后,却丝毫不影响升学,才给了教部“大破”的勇气。



    过去,关于UPSR存废时有讨论,批评者认为考试早已失去原意,只剩应试教育评断各校表现的标准,衍生家长与孩子们相互攀比的不良风气;另一方面,支持者认为考试仍有存在必要,否则将失去验收六年学习生涯的学习成果。

    UPSR原本用意是为了鉴定国小学生学术资格与成就,甚至是可否直升中一的标准,理论上是对小学阶段做学习终结,符合支持考试派的论据。

    可随著时间推进,考试却成了教育的主轴,教育部用成绩定位名校、校长用成绩评断老师、老师也用成绩来标杆学生,学生家长间不成文的攀比更使考试变质;孰不知,考试考不出批判思考、领导能力等,填鸭式教育的结果是培养了许多“读死书”的学生。

    相信不少人小学阶段经历过语文老师兼课体育,数理老师兼课音乐的局面,逢年末赶课必先牺牲体育、音乐课,对培养学生全方位发展并不裨益。

    就当下理论上看,我乐见废除UPSR的填鸭式教育,可是既然有了“大破”,教育部之后如何“大立”,才是整个教育改革重点。

    教育部在废除UPSR主张以校本评估取代,然而实际操作上却有些操之过急,今年学习进度减半下,突然改变教育模式和方针,当下师资素质能否应付开放式教育,废除了考试后该怎麽教,能教些什麽,依然需要画上问号。

    虽说近年来我国致力朝素质教育方向前进,但突如其来的教改,教育部注定是牺牲近几年的学生教育,才可能在摸索出一套完善符合国际要求的系统。

    ——新山办事处记者廖锦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