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云演艺四十年 风光有时 失落有时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向云演艺四十年 风光有时 失落有时

    新加坡电视圈第一代阿姐向云,今年入行四十年。她从早期误打误撞代班主持,到成为当家花旦;经历过因怀孕两度暂别演艺工作,近年更因更年期萌生去意。起起落落的演艺生涯,点滴滋味在心头。



    1981年6月1日,向云跟电视台签下一纸合约成为全职艺人;今年,她正式入行40年,也迈入花甲之龄,等同三分之二的人生在演艺圈度过。

    关注向云的社交媒体动向的读者会知道,东海岸是她的地盘,她经常在那里散步和运动。记者约见她在东海岸一家餐馆话当年,聊现在,谈未来,访问结束后,记者独自沿着海滩走了一会儿,看着潮落潮起,联想到向云的演艺人生。

    40年前,向云以本名陈翠嫦签约,她说,签约时年少无知,没有当艺人的条件,感谢恩师、当年的电视导播李明芬给予机会入行。她在签约前的两三年,踏入黑白电视圈。她参与过综艺节目,曾在节目中为表演歌曲《雨中即景》的陈建彬伴舞,在唱到“叭叭叭叭叭计程车”的部分出场。

    18岁那年,向云因某个女演员拿病假,剧组找她临时代打,饰演大学毕业的已婚少妇,在家庭与事业之间做抉择。这是她第一部当主角的戏,但已想不起剧名了。向云说,她曾几度因他人拿病假而获得机会。她签约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主持现场大型节目《斗歌竞艺81》,代替患上德国麻疹的主持人梁萍。

    她说:“那是我真正挑大梁主持的节目。我表现不好,观众给我很大的包容,我在半决赛时已经吓到病倒了,妈妈还陪我到电视台,把我推上台,再把我扶下来,病到乱七八糟,但我还是做完了,那次经验,奠定了我的主持基础。”

    从陈翠嫦变成向云,是因为原名与某政要夫人同名同姓,电视台又是官方机构,上司提议她取艺名。父亲的泰国友人建议用“向云”或“尚云”,电视台戏剧导师毛威选了容易记,读起来更好听的“向云”。

    说起向云的经典角色,相信不少观众的首选是《雾锁南洋》里的阿梅。向云说,她不是“阿梅”的第一人选,人选包括黄佩如等,“但因为她很高,比较适合演有钱人,演了陈澍城的太太,江龙‘慧眼’选了我,谢谢他和梁立人给我机会。”

    那是香港电视人来新当开荒牛的时代,本地戏剧从一张白纸,迅速“填色”起飞。那是一段让向云怀念的光辉岁月。“我们慢慢知道电视制作可以去到这个样子,台前幕后都在学习。”向云拍了《雾锁南洋》后,演出机会接踵而来,戏一部接一部,有时得同时轧两部戏,“我和黄文永在片场见到面会说‘我已经(拍了)第五晚’‘我第三晚了’,打灯时站着也能睡着,我们还练出轻功,拉了片场的长凳,躺在上面睡也不会掉下来,看到蟑螂也睡得着,只希望它不要过来……”

    80年代的向云,机会来得容易,天天有戏拍;但到了90年代初,随着她结婚生子,新人辈出,开拍的现代剧多了,她所擅长的时代剧变少,其演艺事业也走入产量少的“平静年代”,作品零散,戏份不重。

    回想当时,向云淡然地说:“90年代的沉淀,对我的人生有很大改变。我出生贫困,没想过当演员,演员的薪水对我来说是很高的,是人生中的提升,我又进入算是很红的阶段,年纪轻轻演到《戏班》等有挑战性的角色。90年代(演艺事业)停下来了,当时心情很复杂,我不晓得以后会怎么样。”

    事业安静期,向云曾兼职卖保险,她笑说,当时赚了很多钱,曾因业绩好拿过奖,但总觉得保险业不适合自己,做了两年后就离职了。“试过有客户说要买保险,午夜12点叫我过去见他,介绍了一大堆人给我认识,只为了要告诉别人他认识一个艺人,我不喜欢这种生活。”

    向云认为,支持她的有两代观众,第一代是80年代的观众,第二代是21世纪的观众。1998年,她由“玉女派”蜕变,饰演《珍珠街坊》“憨阿花”一角后走演技派,随后接拍《家事》及多部长剧《同心圆》《荷兰村》《手足》等。

    两度怀孕暂停当演员

    向云曾因怀孕,两度挥别镁光灯下的生活。90年代初她怀第一胎时,合约列明怀孕就得暂停做演员,她被调出戏剧组,恩师李明芬拉她到配音间工作。她在配音间学会掌控声音来表演,李明芬鼓励同事要不断进修,向云被当时的学习风气所感染,在配音间练起书法。

    2000年怀上女儿后,她的合约自动解除(当年的合约里有“女艺人怀孕就解除合约”的条款),大腹便便的她寻找后路,试过转行当学前教师。她说:“演员是一份非常有趣的工作,经常得换身份,跟不同人合作,常常让你心情兴奋。当了几个月的老师后,每天教孩子画图,学华语,就知道自己当不成老师了。”

    眼见几位女艺人因生产而从此离开演艺圈,向云在前途茫茫时,感谢高层文树森派了一颗定心丸给她,“他叫我别担心,准备好了随时找他。我生完的第四五个月就去找他了,当时还在喂母乳呢。”她在综艺节目中参演短剧,艺人组也将她签回电视台。

    约两年前,她一度萌生去意,“罪魁祸首”是更年期。她忆述,当时有很多病痛,频频看医生,连续拿病假,觉得外形发福,想法负面,“那时觉得自己不能当演员了,情绪很低落,但我能够做什么?我不知道。那时候很迷失。”她纠结着,一方面想迎接上天给她的改变,接受步入老年的阶段,但转念又想,自己60岁不到,是不是该把自己弄好一点?这段期间,她在拍摄长信制作的中国版《小娘惹》。

    泼妇角色助转戏路

    向云于《小岛醒了》饰演“猪肝嫂”一角。(互联网)

    请向云选出代表作,她选了《雾锁南洋》《小岛醒了》《家事》和狮城版的《小娘惹》。

    她认为,1999年《小岛醒了》里的醉妇“猪肝嫂”,和2000年《家事》里可爱又令人讨厌的“阿燕”,让她成功转戏路。这两个角色皆具泼妇特质,她说:“大家都怕我演不了,说我太温和了。我以前讲话挺小声的,结婚后才学会骂人。”

    说到《家事》,勾起了向云在片场的回忆。她当时怀胎五个月左右,“跟戏里的老公黄世南吵架,我得跺脚,甩衣橱门,拍摄时,突然觉得孕肚收紧了,有‘宝宝要出来’的感觉,只能请剧组暂停拍摄,真的很可怕,挺艰难的。”

    向云(左)参与拍摄中国版《小娘惹》,让她大开眼界。 (互联网)

    她在狮城版《小娘惹》里的妾室角色“王天兰”很悲情,“没有人觉得我可以演到这么惨,但我那时候真的在一种很悲伤的状态中。我每天进场一看到欧萱,眼泪就要流下来,那个故事太感人了。”后来演出中国版,对向云来说是美梦成真,她对中国近年的制作叹为观止,亲身走一回让她大开眼界,希望能再拍中国剧。

    主持长寿乐龄节目《银色嘉年华》亦是向云的收获,“从节目中获取的医疗、生活各方面的知识,对我的人生有很大帮助,这个节目让我走在时代前端。每次有新一季,我就很兴奋,感觉要去玩了。”

    尝试阻挠子女入行

    陈之财(左一)与向云(右二)的一对儿女——陈一熙(右一)和陈一心(左二)长大后,都往演艺之路发展。( 互联网)

    当年在向云孕肚里的娃,如今已踏入演艺圈,30岁的长子陈一熙是新传媒旗下新艺经纪的签约艺人,担任5频道剧集男主角;女儿陈一心刚满21岁,拍过几部电视剧,在上映中的电影《今宵多珍重》里,戏份不少。

    向云说,她和老公陈之财多年来阻止儿女入行,但显然以失败收场,儿子瞒着她跟新传媒谈合约,女儿越拍越开心。向云皱着眉头说:“我刻意不让他们有机会在演艺圈发展,我不希望他们进来,这份工作很苦,妈妈经历很多煎熬才坚持到今天,爸爸懂得不要拍戏了,要做自己的事情。要走这条路,内心必须很强大,热忱要够,我不知道他们可以吗,所以没有鼓励。”

    向云自言现在已看开,倒是老公比较紧张,“我跟之财说,我们已经把价值观教授给他们,我也以身示范了,收到多少是孩子们的造化。”

    在演艺圈“长寿”的秘诀

    向云分享:“演员必须把自己的功课做好,要自我进修,自我提升,这是明芬姐跟我说的。演员也要谦卑,要有耐力,无论荣耀或衰败,今天拿或没拿奖,明天还是一条好汉。最大的关键是热情,如果只是为了赚钱是维持不久的,因为利益完了就不会做下去。做表演工作是须要持续的,它有时会给你很多收入,有时却没有收入,但可能柳暗花明又一村。”

    向云提起当年的电视台掌舵人江龙说过:“演员是要疼的,演员站在制作前线,我们一定要让他们有信心,才能以最好的状况呈现角色。”但身为演员不能放肆,要记得剧组照顾你是因为希望你有最好的表现。她提起现今电视台的明星制度,说道:“新人入行后知道自己被捧,很容易迷失在假象里,在大家的照顾下有时会飘飘然,我偶尔也会,当很多人对我很好的时候也会飘飘然,但新人未必苦过,不知道跌倒之后会很糟。”

    到了今时今日,向云拿到剧本后依然会做功课,不做功课就不会演戏,“不同角色有不同的灵魂,妈妈的角色也有不同,最近演了几个不同的失智症角色。现在有很多新常态、新疾病、新人类、新的心理因素,各种各样新的问题,什么年代的戏都有挑战,我以前一直讲,我一天不死,就会看到很多新的事物。”

    涉足演艺圈40年,迈向下一个10年之际,向云希望能保持记忆力。她说:“记忆力是演员最大的本钱,如果我能够继续演戏,过过戏瘾会很开心,但我知道,我不想再过得很辛苦,现在的身子不像以前了。”

    新闻取自《联合早报》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