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奖不气馁 徐彬 黄暄婷 共度《过江》的起落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失奖不气馁 徐彬 黄暄婷 共度《过江》的起落

    徐彬(左)和黄暄婷因为演出《过江新娘》培养出好默契,戏里戏外互动自然亲切。(陈渊庄摄)

    (新加坡讯)新加坡喜剧《过江新娘》,捧红了徐彬和黄暄婷这对“过江CP”。两人在戏里擦出火花;戏外,他们也同样投缘。在今年的《红星大奖》上,被看好的这对CP,却与“10大最受欢迎男女艺人”奖项失之交臂。徐彬和黄暄婷没有因此气馁,因为观众的支持,是他们演艺路上最好的强心剂。



    人和人之间讲求缘分,角色和角色之间最难求的则是默契,当两者兼具,那是何等的幸运。徐彬和黄暄婷有缘一起演出本地剧《过江新娘》并培养了十足的默契,两人一起走上一段“过江”之旅,戏里戏外都是好搭档。

    《过江新娘》因为故事温馨感人,演员默契佳,今年1月播出时获得极大回响,也捧红了徐彬和黄暄婷这对“过江CP(情侣)”。徐彬在剧中饰演因车祸而瘫痪的律师钟世杰,黄暄婷饰演从越南来新加坡找妹妹,阴错阳差嫁给钟世杰的梅芳草。

    剧集爆红,徐彬和黄暄婷也入围了今年《红星大奖》的“10大最受欢迎男女艺人”,正当大家以为他们胜券在握时,两人却都空手而归。这一路来的起起落落,他们如何调适?这趟“过江”旅程教会了他们什么?

    徐彬(左)和黄暄婷在《过江新娘》中饰演夫妻,两人的演出受到许多观众的喜欢。(剧照)

    黄暄婷对“哥哥”百分百信任

    访问这天是徐彬和黄暄婷自《红星大奖》后再次碰面,两人一见面话匣子打开就关不上,拍照时更是笑声不断,足见两人的好交情。

    他们曾合作过《球在你脚下》和《老友万岁》,但都没有什么对手戏,《过江新娘》是两人第一次真正合作。拍摄的三个月里,他们建立了极佳的信任和默契。黄暄婷有多信任徐彬,从一次“厕所崩溃”事件就看得出。

    黄暄婷说:“他让我非常有安全感,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我非常信任他。”她回忆起有一次拍摄某场戏,她因为达不到要求,压力大到躲进厕所里哭,“当时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徐彬,我打电话给他,抽泣到说不出话。跟他聊了之后,我就擦干眼泪,出去把戏拍完,由始至终导演他们完全不知情。”

    如今说起,黄暄婷仍觉得不可思议,“如果换成其他演员,我或许就不会打给对方,因为有点突兀。可见在拍摄过程中,我已经培养了对他的信任,觉得什么心事都可以跟他分享。”

    徐彬笑着说:“我当时接到她的电话有点错愕,只能安慰她不要想太多,因为她的努力大家都看得见。很感谢她对我的信任,就像戏里面芳草也是全然地相信哥哥。”

    两人是如何培养出好默契?徐彬说:“这是刻意不来的,讲缘分。我们并没有私下约吃饭聊天等,我曾经试过用这样的方式和其他演员培养默契,但不见得有效。我和暄婷在片场都聊些有的没的,例如要去哪里吃饭,我也会跟她聊家里的事,给她看我孩子的照片。”

    黄暄婷的认真激励徐彬

    入行快10年的徐彬坦言,从黄暄婷身上,看到演员对角色的付出和投入,“她让我回想起我刚入行时曾经也这么努力过。”

    徐彬对黄暄婷第一次对稿时的表现,印象深刻,“拍摄前我和导演、监制到暄婷的家对稿,她很认真地做足功课,对稿时情绪一来直接就哭了!”对手这一哭吓到了徐彬,但也鞭策他要把戏演好。

    听到徐彬叙述这一段回忆,黄暄婷笑着说:“其实当时我也被自己吓到,心想 :哇,黄暄婷你需要这样吗,对稿都哭?但我对角色很有共鸣,在读剧本时就被故事深深感动。”

    剧中表现备受好评,但徐彬认为自己应该把台词念得更好一些。太太王仪菲是徐彬最严苛的剧评人,“她是电影学院出身,对我要求比较高,至今还没有赞过我哪部戏演得好。她一直鞭策我,所以我算是娶了一个会教我演戏的老婆哈哈哈。”

    黄暄婷则说,如果可以改变,她希望梅芳草说话的语调不要那么高,“她有很多吵架和一连串台词的戏,有几场戏我情绪比较激动,语调就跟着上扬。”

    看剧本就知道戏会红

    《过江新娘》掀起一股少有的本地剧热潮,黄暄婷直言当初看剧本时就觉得这部戏将受欢迎,而且越拍越有信心,“当你看到摄影师都笑场时,你就知道它一定会成功!”

    黄暄婷在试镜时,就下决心一定要争取到梅芳草这个角色,“我光看剧本已经被打动,读了几场戏就很喜欢这个角色,所以只要我努力把角色演好,相信观众一定会喜欢。戏拍到一半时我越来越有信心,因为我们拍得很舒服,整个团队的互动非常正面,大家都一心想把这部戏拍好。”

    徐彬并非一开始就看好《过江新娘》,“我接这部剧时没想过它会那么火红,演完觉得很不错,但也没有想过会那么受欢迎。倒是当初跟老婆聊这部剧的题材时,她提醒我要好好演,她觉得只要拿捏得好,这个角色一定会红,果然被她说中。”

    拍摄过程中,工作人员的正面反馈也让徐彬信心大增,“他们的反应让我们知道大家走对了方向,演员都希望得到观众的肯定,而工作人员也是观众。”

    徐彬庆幸遇到好作品又能得到观众的支持,“这是可遇不可求的,对演员来说是非常宝贵的里程碑。我希望将来能有更多这样的机会,遇到好剧本好团队好演员。”

    黄暄婷把梅芳草演活,甚至有观众认为她有机会跃升为新晋阿姐,对此她谦虚地说:“我希望这个角色和这部剧的成功,可以为我开启更多扇门。新人等的就是一个机会,我很幸运能等到《过江新娘》,希望它能成为我争取更多好机会的钥匙。”

    《过江新娘》的成功大大提升了两人的知名度,徐彬说:“当我到咖啡店买东西,很多人都叫我哥哥时,我就知道这部戏真的受欢迎。”

    黄暄婷是新人,感受到的落差更大,“戏播出后突然有很多人在社交平台发私信给我,这是以前很少有的,我的IG追随者也增加了4万多人。另一个不同之处是,以前大家都说我是林梅娇的女儿,现在人家看到我,会说我是越南妹,也会叫我芳草。我可能还不到爆红,但大家已经开始认识我了。”

    随着名利而来的是压力,但他们异口同声说这是好事,黄暄婷开心有这样的压力,“至少有人有兴趣看我们在下一部戏的表现,如果没人想看,那我的压力会更大!”

    大热倒灶不是摔跤

    两人在今年的《红星大奖》呼声极高,大家都看好这对CP能把“10大”捧回家,结果两人大热倒灶,让许多人傻了眼。颁奖礼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两人心情沉淀后有什么领悟?

    黄暄婷说:“其实当晚回到家我的心情就沉淀下来了。我原本也好奇自己第一次入围10大却落榜的心情,但很意外地我相当平静,因为我觉得这只是一个开始。”

    她透露妈妈林梅娇当晚也为女儿落马感到意外,“她在回家路上尝试安慰我,但我告诉她,小孩子跌倒时会看父母的反应,如果父母很紧张,那小孩就会开始哭。相反的,如果父母一笑置之,小孩子也会意识到跌倒其实不是什么大事。我跟妈妈说,希望她不要把这次落选当作是我摔了跤,因为我不这么觉得,我在起点上能有那么多人支持,我已经赢了,妈妈听了就明白了。”

    徐彬(左)和黄暄婷在《红星大奖》落败后,把合照放上社交平台,感谢粉丝支持。(互联网)

    徐彬和黄暄婷在颁奖礼当晚被安排坐在一起,知道没有进入10大后,两人合照放上IG,感谢并安慰支持他们的粉丝。徐彬后来也发短信鼓励黄暄婷,“失望是有的,但我告诉暄婷虽然没有得到奖项的认可,但观众的留言已为我们打了强心针,也是非常值得开心的事,希望未来再接再励拍出更好的作品,明年有机会再上台。”

    回看这趟“过江”之旅,黄暄婷领悟到如果用心把一部作品拍好,观众是感受得到的,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收获更多,“没拿奖也让我发现奖项不是我最看重的。我不会因为没有得奖而不想把下部戏演好,我最大的推动力是观众喜欢我的作品,观众感受到我的用心才是最重要的。”

    徐彬以前也觉得拿不拿奖不重要,是太太改变了他,“太太跟我说,一个不想拿奖的演员不是好演员,她觉得拿了奖会让演员渴望更多,才会不断去追逐目标,不断地进步。后来我慢慢地被太太改变了想法。我要做得更好,不但要得到观众的好评还要拿奖,而且站在台上时要对得起这个奖。我从入行以来就被冠上不会演戏的称号,所以更想得到专业奖项的肯定。”

    两人都曾有歌手梦

    徐彬念中学时曾参加《校园Superstar》并进入20强。(档案照)

    徐彬和黄暄婷原来都曾有过歌手梦。徐彬2007年曾参加选秀节目《校园Superstar》,他笑说:“当时以为自己唱歌还不错,但参赛后发现会唱歌的人大有人在。”

    他后来被许振荣发掘,2012年演了电影《那个夏天》而开启演戏之路,“一开始还抱着一点希望可以唱歌,所以陆续推出一些单曲,但慢慢发现要当专业歌手的话,自己还不到火候,后来也渐渐喜欢上演戏,现在对演戏的兴趣远远超过唱歌了。”

    黄暄婷从小就喜欢唱歌,“一有机会我就会唱歌给大家听,后来因为妈妈在演艺圈的关系,开始有人找我去试镜,就这样开启了我的演戏之路,目前就把唱歌放一旁,专心演戏。”

    难忘当新人的经历

    黄暄婷2013年开始在《96°C咖啡》《志在四方》《球在你脚下》等剧集中客串,“我拍《96°C咖啡》时脸上还有婴儿肥,戏播出后被网民批评,当时读到那些不友善的留言时,有点意外。”

    当时很多片场的工作人员并不知道黄暄婷是林梅娇的女儿,“以前的新传媒第六棚有间休息室,我从小跟着妈妈去拍戏,经常在那里等妈妈收工,但我不知道只有演员才能进去。有一次我当临演时跑到里头去,结果被助导臭骂了一顿。后来我就跑到摄影棚的一个角落,坐在凳子上等了六个小时才轮到我上场,那是很难忘的经验。”

    黄暄婷小时候,经常到片场看母亲林梅娇拍戏。(档案照)

    徐彬的第一部戏是《我们等你》里的小角色,拍摄档期三个多月,他总共只拍了16天,“有时候一天只有一两场戏,早上拍了一场就要等到下午再拍另一场,间中真的不知道要做什么,只能坐着发呆,但这是每个新人的必经之路。”

    当时还是菜鸟的他,完全不知道拍戏是怎么回事,第一天拍第一场戏时,只觉得开心和兴奋,“那是一场我在医院的戏,我须要边跑边哭,拍完第一个镜头自己觉得还相当满意,结果导演走过来说:徐彬,刚才的表现很好,但那是远镜头,现在要拍特写。”

    导演的话让徐彬当下愣住了,“我恍然发现刚才拍的根本看不到我的面部表情,而我还哭得稀里哗啦!当时压力非常大,结果再次演出时表现不那么理想,心里很纠结。”

    图/文:取自《联合早报》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