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21秒电话 警曹长下场惨了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一通21秒电话 警曹长下场惨了

    (新加坡9日讯日)因在网络直播平台上见过棺材佬就决定“卖人情”,拘留所警曹长帮遭还押的棺材佬,打电话传达指示给下属,当场遭商业事务局探员人赃俱获,20年的警队生涯毁于一通21秒的电话。



    警曹长郭忠明(译音,42岁)被控一项企图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他昨天认罪后,法官将案件展期至今午下判。

    寿板店老板洪伟良。(档案照)

    庭上揭露,涉案的棺材佬是洪伟良(33岁),案发时是殡葬公司Singapore Bereavement Services服务。

    郭忠明是中央警署拘留所的警曹长,职责包括看管拘留室的钥匙及保全。

    根据案情,洪伟良2017年5月因没有缴交停车罚单,遭警方逮捕后第一次被关进中央警署拘留所。

    被告当时值班,他见到洪伟良后,认出他是直播平台BIGO的主播,向对方打了招呼。洪伟良承认身份后,两人就没再说话或再联络,直到洪伟良在2019年4月再次被关进拘留所。

    2019年4月,洪伟良告诉被告自己因为“信用卡机器借人用”而惹祸,希望被告能帮他打电话给下属,要下属接受警方调查时,只要调查官拿出一名男子的照片,就说自己见过但不认识这名男子。

    被告并不清楚洪伟良的真正意图,但没有拒绝对方的要求,只说自己不能保证一定能帮忙。

    15分钟后,被告走到拘留所的盲点,偷偷拿出电话打给洪伟良的下属,传达洪伟良的话。

    主控官指出,被告的罪行严重,身为一名警员却知法犯法,只因洪伟良是个“网红主播”就想卖人情给对方而做出违背职责的事,请求法官重判他坐牢至少5个月。

    代表律师求情时说,被告当警员已经有20年,只因一时糊涂,拨打了一通短短21秒的电话而毁了自己多年来的清誉,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已经受到足够的惩罚,因此请求法官从轻发落。

    不知调查官在场

    警曹长打给棺材佬下属时,下属刚好就在商业事务局接受调查,警曹长的话被商业事务局的调查官,听得一清二楚。

    根据案情,任何人包括警员都不得带手机进拘留所,但被告却偷偷在身上藏了手机。

    为了不让人发现,被告因此走到了拘留所内闭路电视的盲点,打电话给洪伟良的下属。

    殊不知,这名下属当时就在商业事务局接受调查,而且调查官早就把男子的照片拿给他看,而下属已经说他不认识对方了。

    洪伟良的下属接电话时,在调查官面前开了扩音器,因此曹长所说的话都被一旁调查官听见。

    下属半小时后打电话回去告诉被告,被告自称他是洪伟良的朋友“布莱恩”。调查官后来将事情通报贪污调查局。

    律师指出,被告遭逮捕后就被令停职,每月只能领取一半的薪水。

    罪名推给死人承担

    棺材佬涉嫌串谋海外犯罪分子盗刷信用卡,成功卷走超过35万元(约105万令吉)还企图再偷另外140万元(约420万令吉)后,想把罪名推给死人承担,才会要下属做假口供。

    根据案情,洪伟良是在2019年4月8日被逮捕。调查显示他涉嫌串谋海外犯罪分子,从他们手中得到遭盗窃的信用卡资料,然后由他盗刷这些信用卡,用来购买自己殡葬公司的虚假产品及服务。

    调查显示,他在2018年8月至12月,成功盗刷了116次信用卡,卷走超过35万元。他还企图盗刷另外338次,未得手的金额约140万元。
    商业事务局在2019年4月17日至4月23日间盘问洪伟良时,他对调查官撒谎,说整起案件是由一名叫“文贤(Boon Hien)”的人所策划,而文贤恰巧在2018年12月已经自杀。调查官要洪伟良提供证明,他再撒谎扯出说下属也见过“文贤”。

    主控官指出,“文贤”其实根本就和案件无关,洪伟良只是为了脱罪撒谎,所以急着要打电话给下属,而被告差点成功帮到他,因此罪行非常严重。

    律师指出,被告根本就不知道洪伟良的意图,而且他相信即便下属收到指示后愿意撒谎,调查官也不会轻易上当。

    洪伟良已经被控上法庭,面对23项罪名,其中也包括企图妨碍司法公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