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永谊疫情期间零收入 卖鱼求存反“倒贴”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廖永谊疫情期间零收入 卖鱼求存反“倒贴”

    廖永谊捉鱼。(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讯)沉寂很长一段日子的廖永谊前天接受《新明日报》访问,依然是那个有话直说的坦率个性,他感叹疫情下无戏拍、无登台,零收入,师傅梁志强照顾徒弟,推介他当网卖。



    永谊感谢梁导、也感激卖鱼哥王雷牵线,让他当上卖鱼郎,直播网卖、接订单甚至送货上门,他没日没夜“一脚踢”,但卖鱼卖了两三个月,不但赚不到钱、反而得“倒贴”。

    永谊没怪任何人:“是自己管理不当,我不懂使用电脑、卖出去的鱼连账有没有收回都不清楚,没把账目厘清,也无法去核对数字,结果落得倒贴下场……”

    最糟糕的时候,永谊的银行存款是零!他很坦白:“打从我20岁工作至今,从未试过银行存款连一毛钱都没有……”

    永谊是梁导提携的Ah Boy之一,凭《我们的故事》之“阿龙”一角人气急升,后荣升贺岁片《遇见贵人》男一,再接了《新兵正传IV》《杀手不笨》,因外形演技在线星途闪耀。

    请求议员帮忙

    永谊曾挨过10多年咖哩菲,因此很珍惜到手机会,他为人孝顺、务实,拍戏赚到钱就添物业、买车,不料受到全球疫情冲击,生活步调全被打乱,他陷入经济困境,每个月房贷4位数、车子八九百,样样都是钱,他无法应付,“车子因供不起就被拖走了,房贷方面,我请求议员帮忙,感谢议员体恤,允许我延期还贷款,还让我分20年偿还。”

    “男人要能屈能伸”

    一度,永谊自怨自艾,开始钻牛角尖:“人家当艺人我当艺人,我又不赌不乱花钱,努力工作,为什么我会活得那么倒霉?脑袋就会闪过翁立友那一首‘我问天、我问天!’”

    为了生计,永谊到巴西立卖鱼场当起卖鱼郎,天天抹黑早起,凌晨5时许出门搭巴士,赶到渔场杀鱼、选鱼、卖鱼与送鱼到餐馆,专心当起卖鱼郎,完工时,已是夕阳西沉近黄昏。

    让他到渔场工作的,是一名因网卖认识的老板,对方是他窘境中的贵人之一。

    职业不分贵贱,不过曾是闪烁明星,为生活沾一身鱼腥味,永谊适应吗?

    “男人要能屈能伸,日后或许需要应付更多挑战,对我来说,有工作做就已经很好了。”永谊很知足。

    然而,当卖鱼郎过程中,他试过滑倒受伤、赶送货来不及洗澡、一身邋遢,曾被人投以异样眼光,他不讳言内心涌起一阵委屈,做了一个月,不想再露脸,当回网卖,经历前一次惨痛教训,他从中学习记账,每一条账目清清楚楚。

    经历疫情洗礼,永谊活得更接地气,他感恩会计师女友在他陷入事业低潮时,始终对他不离不弃。

    廖永谊与女友。(受访者提供)

    曾自暴自弃暴肥20公斤

    永谊曾因自我放弃,一胖20公斤!

    在无工作、无收入的日子,永谊曾靠暴饮暴食减压,女友为了安抚他,经常买炸鸡给他,吃着吃着,身材就走样了,原本62公斤发胖成82公斤。

    “我目前正在积极减肥,因为我对演戏仍充满热忱、最近又与曾詠恒一起做线上脱口秀《友谊咏恒》,除了为复出荧光幕做好准备,也因为发胖,从前那些衣服穿不上,都得重新买,我花不起那个钱……”

    永谊赞搭档詠恒是个在任何艰难时刻,都能抱持着乐观正面性格的人。

    永谊说到做到,如今减至76公斤,最近才为新剧试镜拍视频,他告诉记者,两年没戏拍,记台词能力不减、3秒就能掉下眼泪,语气很欣慰。

    或许是生活磨出来的历练、演技随时迸发,并没有因此生锈,他正满心期待,希望接下来鱼照卖、戏照拍……

    廖永谊曾胖到82公斤。(受访者提供)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