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遭议员插手处理女子手术费 义工团无法移交筹款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称遭议员插手处理女子手术费 义工团无法移交筹款

    因昔加末国会议员助理报案,黄婉媇被传召到昔加末警局录口供。

    (昔加末8日讯)昔加末欢乐园义工团及昔加末如来佛法研修会,日前为一名因车祸住院动手术的21岁印裔女子发动筹款,不料筹足5000令吉后却因代议士临时插手处理,无法移交义款给对方,被迫转捐给另一名肾病患者。



    该义工团负责人黄婉媇在面子书贴文说,这是该义工团20多年来首次面对这种情况,今后凡是昔加末国会选区的类似个案,他们将不再协助,一概交由昔加末国会议员负责筹措。

    她追述,义工团在5月间接获昔加末医院福利组通知,指住在峇都安南的印裔女子古格妮斯瓦丽(21岁),因车祸须动手术置入钢支和牙齿钢片,医药费共2万4000令吉。

    “医院福利组答应承担一半,家属筹措5000令吉,住院费由昔加末福利局支付,剩下5000令吉,院方要求我们协助筹募。

    原本筹给印裔女子的5000令吉捐款,已转移给肾病患者陈添财(中)。

    “我们一如既往做家访,发佈筹款信息,向善心人士筹足医药费后,就和院方及医用钢支供应商协调妥当,院方安排6月12日动手术。”

    黄婉媇说,原以为功德圆满的个案,却节外生枝,院方日前通知,善士们的捐款不能移交,因昔加末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山达拉插手处理,并指有关病人在其选区,义工团不能干预。

    “我们向来乐意与任何代议士配合,协助贫苦病黎,而代议士历来也默默辅助这类善举,但这位国会议员完全没和我们协调,在我们完成个案后,却向院方发出相关指示,让我们进退维谷。”

    她说,疫情期间救急工作难以进行,病黎或许无法第一时间寻求国会议员施援,幸得院方福利组与义工团沟通,及时处理,但既然国会议员坚持全权处理,他的援助虽来得慢,总好过慢慢不来。

    山达拉(左)已在6月6日移交支票,给古格妮斯瓦丽。

    义工团负责人 警局录供

    昔加末欢乐园义工团负责人黄婉媇强调,协助人民是有良知政治人物的本分,义工团无意捲入无意义的政治漩涡,何况官字两个口,更不想浪费时间和资源在无谓的口舌之争。

    她透露,由于昔加末国会议员华裔助理向警方报案,她在週一(7日)下午4时到昔加末警局录取口供到傍晚,而几位义工在中心焦虑等待,担心能否如常准备隔天须派送的四五百份饭盒。

    黄婉媇说,由于印裔女子已得到昔加末国会议员承担不敷的医药器材费,而义工团筹获的5000令吉,因还没汇款到医疗器材供应商户头,在徵求捐款人认同,并与院方协调下,她已把款项转捐给焜明园的肾病患者陈添财。

    “有关捐款将作为他2个月的洗肾医药费,我们也助养他每月部分的米粮。”

    议员提醒义工  勿玩弄政治

    昔加末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山达拉坚决否认黄婉媇于6月6日在面子书对他的指控,并提醒非政府组织勿在抗疫的艰难时刻玩弄政治,应专注协助人民。

    山达拉也是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他发文告说,黄婉媇指他阻止非政府组织协助昔加末选民,是不确实的指责。他要求黄婉媇把已筹获的款项,交还给古格妮斯瓦丽的家人。

    他说,其服务中心在得知古格妮斯瓦丽的情况后,立即为她提供援助。作为昔加末国会议员,他感谢非政府组织的协助,希望可加强合作,一起照顾昔加末人民的福利。

    “然而,非政府组织不应在此艰难时期,作出诽谤及煽动他人的行为。我促请各方专注协助人民,减少玩弄政治的手段。”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