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视为转机 3年轻小伙 创出“KLUANG”品牌口罩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疫情视为转机 3年轻小伙 创出“KLUANG”品牌口罩

    郭廷鑫(左)和张漍翔与另一名友人创业生产居銮品牌口罩。

    报导:邓珮珍



    (居銮9日讯)3名年轻人眼见疫情期间,口罩价格混乱、品质参差不齐,更有不少人买不起口罩,决定创业生产口罩,让居銮人购得品质好,价格廉宜的口罩!

    同为38岁的3位中学同学郭廷鑫、张漍翔及曹伟强于去年创设一家小口罩厂,生产以“KLUANG”为名的口罩。

    郭廷鑫在新加坡工作10年,去年10月回流居銮,而曹伟强在曼谷当工程师,张漍翔则在居銮经营复印店。

    创业初期就靠着这台机器生产口罩。
    机器同时卷入3个卷筒的原料,制造三层口罩。

    两位打工一族在外漂泊多年,一直想回到居銮,但又考虑到家乡工作机会或许并不多,除非是自己创业,而去年就有了这个契机。

    张漍翔披露,去年行动管制令前,他正好到曼谷探望曹伟强,聊起疫情、口罩起价等,就想说不如创业,生产口罩。

    曹伟强工作的公司正好有制造生产口罩机器,两人看到了机会,同时也看到口罩的需求,就决定邀郭廷鑫一起创业。

    郭廷鑫披露,六七月开始投入筹备、筹钱,投下近50万令吉,租下西銮园一间单层店屋,就开始了创业之路。

    他说,他去年10月回到居銮,结束隔离后就开始学习如何操作机器、制作口罩等,他与漍翔都是通过视频学习,边看边模索。

    “初期有近半个月的时间一直在尝试,浪费了很多原料,一直到11月才生产出可以用、品质不错的口罩。”

    3人分工合作,伟强负责购置机器及负责找原料,而漍翔的强项是机器和技术,廷鑫则负责内务、销售等工作,而廷鑫曾任厂长,已退休的父亲,亦助儿子一臂之力。

    机器自动压出口罩的折痕。

     

    公司名字彰显居銮人身分

    因为是居銮人,因此以居銮为公司起点,以“KLUANG”为名,这是想要让人知道这是居銮品牌,让更多人认识居銮。

    郭廷鑫说,公司名字是各取3人的姓氏英文字母,不过为了彰显居銮人的身分、表示对家乡的情怀,亦让人知道这是居銮的产品,就决定以“KLUANG”为品牌名。

    “以家乡名字为招牌,就提醒我们一定要做出好品质、有保证的产品,不可砸坏居銮的招牌。”

    他说,开业初期就靠着免费送人使用(包括送到爆发感染群的监狱等)、亲友介绍,通过人传人方式销售,如今已有不错客源,亦有回头客,有70%左右的销售额在居銮市场。

    另一阶段则是绑上口罩带子。
    目前工厂一天可生产约一万片口罩。

    首次出口新加坡 反应佳

    公司已取得出口准证,今年农历新年前就第一次出口了200盒口罩到新加坡,市场反应还好,有不少居銮游子都支持,未来希望加强出口。

    郭廷鑫说,目前有不少地方都可买到居銮口罩,如马六甲、雪州和柔州多个县市都有,一个月销售量1000盒左右,同时也有私人和公司企业的订单。

    他披露,未来也要转型,不只是生产口罩,也要做防护用品,如不含酒精的搓手液,目前已在尝试生产,也开始贩售了,防护手套、防护衣等医疗及防护用品,都是发展的方向。

    “我们希望以口罩为起点,再延伸到医疗防护产品,打响居銮品牌。”

    打着“KLUANG”为名的口罩,在市场稳定后亦生产搓手液等产品。

     

    想把好东西带回乡

    郭廷鑫说,萌起进军口罩业初期,当时大马情况还不严重,他们就只是想把好的东西带回家乡,而选择做口罩也不是要赚灾难财。

    他说,去年居銮的家人买不到口罩,他在新加坡以100令吉买了一盒寄回来,但是品质没有很好,很心痛。

    张漍翔也说,当时有的口罩一盒要价二三十令吉,也不了解品质,只要是口罩就买。

    “我们想做较好的口罩,价格又是人人负担得起,如果要赚大钱,就不会那么辛苦的创业。”

    工厂于上午8时许开工至晚上六七时,保守估计一天最少可生产一万片, 初期用人手包装口罩,近日添购了包装机器,减少人接触,保障卫生。

    改用机器包装口罩,更加卫生。
    小店屋后方就是货仓,存放大量原料。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