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里为跳乩积怨多年 丢口罩示威还闹上警局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邻里为跳乩积怨多年 丢口罩示威还闹上警局

    (新加坡12日讯)居民申诉,不满邻居每两周请乩童上门跳乩至深夜,曾一度安装电眼监视,结果取下电眼后反遭对方在家门口丢口罩“示威”,气煞报警。



    《新明日报》报导,住在勿洛北2道第418座组屋的庄先生(53岁,保安)近日向该报反映,指邻居昨早公然往他家门口丢两个口罩,让他气愤不已。

    他指出,两家积怨已久,几年前对方经常在周末请乩童上门,从晚饭时段跳乩至深夜,影响家人休息。他跟对方多次交涉,始终谈不拢。


    为了“震慑”对方和保护自家安全,他此后在门口安装电眼,但其实并没启用,没想到此举更是遭到邻居不满,二人一见面就眼红。

    跳乩行为在疫情后停止,他也取下电眼,岂料相安无事一阵后,两周前却发现家门口的鞋子被弄乱,几天后又在门口发现十多粒药丸,他怀疑是邻居所为。

    昨天他特地早起,打开大门坐在客厅守株待兔,不一会就见两个口罩 “ 飞 ”到门前,他立即开铁门发现邻居就在附近,于是质问对方,两人还差点动手,他气得当场报警,并去警局做笔录。

    记者周五找到邻居杜先生(52岁,园丁),他指哥哥身体不好,需要通过跳乩“净身”,之前也跟庄先生说过会跳至晚上11时,对方也答应。

    “有时难免会超时,哥哥去年搬出去住后,就没再跳乩了。”

    他承认丢口罩确实是他所为,但口罩是新的,他是因不满对方多次跟不同当局投诉,还装电眼监视他,才用此举“示意”。不过他否认其他恶作剧行为。

    庄先生周五特地早起,在客厅“守株待兔”,看见2个口罩“飞”到门前。

    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报案。

    庄先生指出,邻居常在早上约7时就在走廊发出敲打声,影响家人休息。

    杜先生则说,因为每天早上习惯在走廊做运动,才会发出声音。他反指庄先生每晚电视音量太大,吵到他休息,他也没说什么。

    他坦承,两家的作息时间不同,也因一些其他的小事发生过争吵,互相都气不过。

    双方愿调解,日后互不打扰。

    经调解后,双方答应各自降低声音,并愿意坐下来说和。

    二人说,他们虽是老邻居,但每次见面都容易红眼,没人迈出妥协的第一步,希望日后各自过好自己的生活,互不打扰。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