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大封锁◢ 生意直泻 长痛不如短痛 食肆求彻底大封锁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全国大封锁◢ 生意直泻 长痛不如短痛 食肆求彻底大封锁

    报导:林健海



    (档案照)

    (新山16日讯)疫情肆虐,餐饮业面临巨大冲击,随着政府再次禁止食肆堂食,餐饮业生意量直线下降,长痛不如短痛,业者要求彻底全面大封锁,以有效且迅速切断病毒感染链。

    《中国报》记者向新山区一些餐馆业者及咖啡业者了解情况,业者指出,多次的行动管制令下来,他们的生意基本上在马新边界关闭后,许多越堤族滞留新加坡无法回国,少了这些客源,生意下跌近一半。

    他们说,随着政府宣布行动管制令3.0禁止堂食后,生意已猛挫60%至70%。

    未禁止堂食时,肉骨茶业者生意有所起色。
    为食坊生意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也大受影响。

    他们指出,外带生意是顾客先预订,或到店前下单,员工会把包好后的食物放在桌上,在双方没有碰触情况下,顾客从桌子上把食物拿走,做到防疫标准。

    此外,也有餐馆业者指出,多次的行动管制令对餐馆生意来说,禁止堂食,是个致命打击。

    他们说,目前租金、水电、员工都是一笔花费,在外带生意量少,禁止堂食下,对业者的负担非常沉重,苦不堪言。

    如今禁止堂食,肉骨茶业者透过打折扣来促销生意。

    因此,他们对于全面大封锁贊同快速切断病毒感染链,才是上策。

    “否则,全面大封锁一再延长,永远没完没了,会让生意难做。”

    另外,受访一些咖啡业者也说,由于行动管制令关係,加上疫情严峻及年纪老迈,最后也决定结束咖啡店生意,把咖啡转租给人。

    张久闻

    张久闻:禁堂食没生意 咖啡店暂休业

    新山咖啡酒餐商公会会长张久闻透露,据他了解,由于疫情关係,新山老城区人潮少,不少咖啡店也暂时休业。

    他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业者暂时休息,等有人潮时才开业。

    “因为禁止堂食,咖啡店业者没有做外带,选择休息。”

    杨子安

    做外带生意跌60%

    杨子安(38岁,为食坊贰号店股东)

    生意与疫情前相比,跌了60%至70%。

    禁止堂食,我们目前只能做外带生意。

    在防疫方面,我们尊重政府规定的标准作业程序。我觉得乾脆一点,彻底全面大封锁,快速切断病毒感染链。

    有心无力结束生意

    郑心爱(73岁,前咖啡业者)

    由于老迈,疫情严重,又没有人帮我,最后我决定结束生意。

    我已经把他租给别人,由别人去经营。

    现在没有人潮,生意做不到,工人也难请,我想做也有心无力了。

    打9折促销生意

    黎志祥(39岁,新山百合花园骨茶业者)

    4月份没禁堂食时,平均每天还有2000令吉收入,如今一天做不到逾百令吉收入,生意跌了80%。

    我的外带生意也不好,如今只要顾客打电话来订购肉骨茶,就打9折以促销生意。

    目前的防疫工作,就是要求工人戴口罩、勤劳洗手,我们会把食物直接交给顾客,员工马上就要消毒。

    我认为政府给予经济援助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把这些钱拿去购买疫苗,加快接种疫苗速度,才是对人民最重要的帮助。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