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一整个月收入全断 陈建彬差点“躺成植物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去年一整个月收入全断 陈建彬差点“躺成植物人”

    (新加坡18日讯)陈建彬月底搭档黄清元、凌霄一起开“三大难高音”演唱会,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回顾疫情开始以来的18个月,觉得最惨就是去年2月。



    67岁陈建彬出道超过半世纪,原本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在歌台、电视和电台各方面都有耕耘,也让他不必忧虑无法负担前妻的赡养费和女儿的生活费。谁料疫情突然来袭,歌台停办,电视和电台为防疫,重新调整主持阵容,他身为“非亲生子”,一度被排在“能免则免”的名单上,也让他那个月收入全断。

    他说:“我整个月就躺在家里,快躺成植物人,那次是真掉到谷底了!”

    幸好谷底生活只维持了一个月,陈建彬很快心生一计,把工作室改成直播室,一边带货一边接节目制作,重新站起来。“再躺下去,斗志都没有了,之后我每天徒步两公里,身体也更健康了。”

    陈建彬

    投资餐馆出师不利

    陈建彬之前曾和朋友投资在牛车水开川菜馆“鱼你有约”,疫情前他因故退股,没有受到冲击。上月底,他在朋友拉拢下,又入股投资在乌节路的川菜馆“天天友鱼”,谁知没开多久,疫情加剧防疫措施收紧,禁止堂食,让他大叹出师不利。

    他上回投资餐馆没有大赚,为什么这回又踏入饮食界呢?他说:“我们的厨师很好,我看好他。”他不透露投资额,只说是“意思意思而已”。

    打疫苗陈建彬手脚快 黄清元没得接种

    “三大难高音”演唱会开唱在即,根据我国抗疫措施条例,凡出席不超過250人或以内的大型活动,都必须于活动前接受冠病检测,观众得自付30元检测费。观众若能在当天出示已接种二剂疫苗(须在演出当天前14天即6月12日或以前接种)则可豁免接受检测。

    陈建彬在5月中已接种完两针疫苗,他的体验却跟多数人反常。他说:“我是第一针比较痛苦,打了整只手臂痛了不止一个星期,而且打完当晚就吃退烧止痛药,但竟然整晚失眠。”

    76岁黄清元则一针都还没打,他告诉《联合早报》:“我对药物敏感,所以无法打,还要等等看。”会否担心染疫?他说不会,因为平时会注意保健,最近常喝黑醋,觉得有助于通血管,身体也无碍。

    “三大难高音”演唱会当初一推出,就遇到疫情升温,陈建彬调侃说:“都是这名字带衰,什么‘难’高音,结果困难重重,不过也好,现在等观众排除万‘难’来看我们!”黄清元则笑说:“快来,我们是很‘难’才凑在一起开唱的!”三人将在演唱会中演唱自己的代表作和70年代的经典歌曲,有独唱也有合唱,还有搞笑脱口秀。

    新闻取自《联合早报》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