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获批文仍频密遭取缔接罚单 工厂只好闭门运作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柔佛人头条◢获批文仍频密遭取缔接罚单 工厂只好闭门运作

    工厂业者避免无辜接罚单,选择暂停营业或关门运作。

    报导:蓝子鑫
    摄影:张来星(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山23日讯)本地多名工厂业者向国际贸易及工业部(MITI)申请运作获批,但仍遭执法员频密取缔接罚单,其他必要领域的业者担忧遭到执法员对付,选择关门运作!

    位于乌鲁地南优工业园(Taman Perindustrian Cemerlang),当地工厂业者申诉,过去来自贸工部及新山市政局执法员经常前来执法,令获得批文的业者感到不安及担忧。

    位于乌鲁地南优工业园,有工厂业者申诉,执法单位经常取缔,令持有贸工部批文的业者,仍感到不安及担忧。

    当地工厂业者特此开设聊天群,互相通报任何执法员的风吹草动。

    其中,机械零件制造厂业者张帼和向《中国报》坦言,全国大封锁首周情况良好,但在第二及第三个星期时,却发现执法单位开始频密执法。

    张帼和:每天得提心吊胆。

    他说,听闻上周执法单位将加大执法,为避免遭到对付及刁难,决定暂时关闭一星期,但不运作又不行,直至昨日(21日)才决定以闭门方式运作,但仍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我们没有非法运作,皆获得国际贸易及工业部批准,申请时也如实通报工厂所属领域,但执法员上门检查时却指有问题。”

    他以本身为例子,其工厂向不同领域的业者制造零件,如医疗、石油与天然气等,因此这方面出现模糊,无法定夺为必要或非必要领域。

    各执法单位不同调执法,令业者无所适从。

    “本身没有接获罚款,但有认识的同行朋友接获罚单,我也曾前往友人的工厂,与贸工部执法员了解情况,也曾当面询问新山市政局执法员。”

    另外,张帼和理解执法员根据上头的指示工作,但对于各执法单位不同调的情况,他表示无奈,业者奉公守法,但必须担心来自不同部门的执法员上门取缔。

    一些工厂业者获贸工部的批文,但之后被指为“非必要服务领域”,因此遭接获罚单甚至封厂。

    原料供应商不能运作
    业者取货 如“非法交易”

    工厂业者申诉,原料供应商无法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运作,令业者坦言如“非法交易”,必须根据供应商指定的时间,自行取货。

    张帼和坦言,由于供应商属于非必要服务领域,令该工厂的钢铁原料供应短缺,与供应商交易时,必须在指定的时间取货。

    “每天都得提心吊胆,无形中成为压力。”

    另外,酱料工厂业者李先生坦言,政府目前的防疫政策混乱,对于一些模糊的领域,当局应给予明确的指示,以避免遭执法员刁难。

    杜承聪:需先了解接罚单原因。

    至于家具业者杜承聪认为,执法单位及业者两者之间,必须解释及了解开罚单的原因及牴触的法令,避免双方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数名执法员到工业区一带展开执法行动。

    被指搓手液 体温器不合格

    听闻执法员指一些工厂业者所提供的搓手液及体温器等不合格,部分业者担忧,无辜接罚单,选择改换其他搓手液牌子。

    医疗用品生产商钟秉光受访披露,由于医疗用品领域属于必要服务的领域内,因此目前没有遇到执法员上门执法的情况,但对于取缔情况略有所闻的他,仍害怕执法员取缔。

    他听闻其他业者透露,工厂内提供的搓手液及体温器“不合格”,为遵守这些“额外”的防疫措施,同时也加强工厂内的防疫工作,更换其他搓手液牌子,并增建两个洗手盆供职员使用。

    另外,钟秉光对于执法员不合理的执法,也表示感到“不舒服”,工厂业者有相关批文及不超过60%职员上班,认为执法当局鸡蛋里挑骨头,反之,更应该被注意力放在没有批文的工厂业者。

    新山市政局执法员前往一家工厂执法。

    郑己胜:造成企业不安

    柔南中小企业公会顾问郑己胜坦言,疫情下的中小型企业,资源几乎耗尽,尽管获贸工部的批文,却发现同行遭取缔、罚款,甚至是封锁工厂,令这些企业不安及不敢营业。

    他受访时说,此次的情况有所不同,去年落实行动管制令时,几乎全球都面对封锁,但如今有部分国家仅局部关闭,大部分都已在运作。

    “本地许多中小型企业出口原料、零件等至外国,但如今我们面对全国大封锁,其他国家继续运作,导致我国物品无法出口,将失去了原有的优势。”

    他坦言,情况或处理不当,将建立一种不良的形象,未来若想吸引外资,对我国非常不利,尤其许多国家目前在重建及复苏经济,随时抢走外资。

    他指出,令他可惜的是,政府在过去不同的管制令,无法在经济及疫情冲击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末依兹哈将与贸工部探讨
    统一执法行动

    柔州投资、企业发展、合作社与人力资源委员会主席拿督莫哈末依兹哈指出,工厂业者在全国大封锁运作期间,或面对各执法单位不同调的情况,而他将与贸工部等执法单位探讨及反映,统一执法行动,推出简易的一套执法系统。

    他周二接受《中国报》询问时披露,他与工厂业者于周一展开线上对话会,也获得来自其他工厂业者的相同反馈,指获贸工部批准运作,但却频密接到执法员的罚单。

    莫哈末依兹哈:接获不少工厂业者的反馈。

    “我认为,这样的事情不应发生,也非常看重此事,因此必须将之弄清楚,必须只有一个标准,不能有两个(不同的)标准。”

    针对执法员指责搓手液等不达标,莫哈末依兹哈坦言,目前没有接获相关投诉,他必须先了解情况,不便置评。

    另外,地不佬区国会议员钟少云透露,工厂业者必须是必要服务,以及获得相关涉及部门批文,符合这两者方能运作。

    他坦言,有些业者浑水摸鱼,又或者一些工厂向地方政府申请的营运准证,与贸工部批文的领域不符,因此才接到罚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