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不知能否撑到第三阶段 汽车配件 举白旗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柔佛人头条◢不知能否撑到第三阶段 汽车配件 举白旗

    报导:廖锦荣



    摄影:张来星
    (新山24日讯)汽车配件领域等不到国家复苏计划第三阶段复业,恐在国内掀起倒闭风潮,业者更拟“举白旗”抗议,希望能获得政府关注行业困境 。

    在国家复苏计划下,国际贸易及工业部(MITI)未将汽车配件领域纳入关键领域,在其他汽车同业,如轮胎店、汽车维修甚至是洗车厂获准在第一阶段及第二阶段营业,唯独汽车配件业者被排除在外。

    颜国荣:柔佛州1000家左右的汽车配件批发及门市商,至今约10%的业者难以为继宣告倒闭。

    从事汽车配件批发行业的颜国荣(57岁)接受《中国报》访问披露, 去年行动管制令以来,汽车配件行业陷入困顿,柔佛州1000家左右的汽车配件批发及门市商,便有约10%的业者难以为继宣告倒闭,部分大规模的业者,则陆续关闭自身的分行及缩小规模。

    他说,在如今疫情未受控制,仍旧日日新高的情况下,何时才能进入复苏计划的第三阶段还是未知数,但以目前业者苦撑的情况,推测到第三阶段已有30%至40%的业者选择关门。

    汽车配件领域只能在国家复苏计划第三阶段复业,然而业者担心等不到,已先倒闭。

    “政府目前也不见对我们提供任何实质的援助,面对疫情,其实最重要的便是学会与病毒共存,因为在封锁辖区,我们不是染疫病死,而是会饿死。”

    颜国荣表达汽车配件领域的诉求说,他们希望能够在国家复苏计划第二阶段恢复营业,虽然营业额已经预料会严重下跌,惟至少有生意做,有口饭吃。

    不只是改装 也包括维修 
    颜暐利:应纳关键领域
    针对国际贸易及工业部未将汽车配件领域纳入关键领域也是有迹可循,也是许多大众对于汽车零件领域的迷思,因为多数人以为汽车配件领域是改装汽车或者装音响设备等。

    颜暐利:汽车配件理应被纳入关键领域。

    但从事汽车配件门市行业近20年的颜暐利(44岁)则向《中国报》透露,他们的职业不只是装汽车音响,甚至包括汽车防盗系统、车门故障、冷气维修、车牌及电线的服务都涵括。

    他说,而且在疫情下经济能力备受影响,相信已没有人会前来安装汽车音响,所以只能进行普通的维修工作,理应被纳入关键领域当中。

    颜暐利也无奈指出,因为店主不肯扣租金,他便将其中一间门市店关闭,机器和工具只能暂时存放在仓库。
    怕取缔 不敢接生意

    汽车配件领域不能复业,汽车出现问题没人协助维修,连带也影响靠车吃饭人士的工作。

    颜暐利分享,日前便有一名巫裔顾客致电他,对方是从事送餐工作,因为汽车灯泡损坏,加上须经常晚上出门,所以便询问可否协助开店协助维修。

    汽车配件领域涵盖汽车防盗系统、车门故障、冷气维修、车牌及电线组装服务。
    汽车配件业者不仅是改装汽车和装音响,但凡汽车的电线问题安装防盗系统,都需要用到汽车配件业者的专业知识。

    “可是我们不获准营业,担心开店一旦被取缔接罚单岂不是得不偿失,所以便拒绝了,对方却不断要求,甚至我们还因为这件事吵架,最终得罪顾客 ,让其可能寻找其他愿意做的同业维修。”

    他说,不止如此,若是汽车的防盗系统出故障,其实也是需由汽车配件领域的业者协助维修,一般的修车厂是不会处理,还有如汽车隔热膜损坏、车门无法开启等等也一样。

    他强调,汽车配件领域不能开业其实连带影响很多需要用车工作的人士,是起着连带关系,所以他们也应当被入关键领域。

    无法承担租金 结业求存

    无法承担高昂租金,一连锁汽车配件门市业者接连关闭旗下3间门市店求存。

    新山世纪花园的汽车配件街,在疫情期间显得格外冷清。

    该锁汽车配件门市业者彭金华受访指出,在复苏计划下第一阶段不获准营业,但是门市店的租金和员工的薪酬须要负担,纵使店主愿意减租30%,但帮助不大。

    他坦言,每月仅是店租便3万至4万令吉,对于完全没有收入来源的他而言,是一个不小开销,所以若还不能够复业,他们也不清楚能够撑到什么时候。

    他说,有些顾客的汽车在半途中需要维修,虽然距离超过十公里,但是为了赚取这些微薄的工钱,只好向警方申请,前去协助维修。

    “我们只是希望至少获得营业,若只批准一半的员工工作也好,至少我们还能够编排轮班制,也不会像现在一样没有收入。”
    彭金华:没有新加坡客源
    边境封锁 生意挫跌

    汽车配件业者一半以上的生意靠新加坡客的光顾,自从边境封锁,生意跌剩35%左右。

    彭金华:无法负担昂贵租金,已关闭3间门市。

    彭金华分析,过去新山同业的顾客群约30%为新加坡人、35%为在新加坡赚取新元的越堤族,以及35%为本地顾客。

    “自从边境封锁,同业便饱受重创,新加坡人进不来,越堤族则回不来,剩下的35%顾客也因为经济不好,少对汽车进行改装。”

    颜国荣也直言,新山备受重创的两个地点,主要分布在新山市区一带以及临近马新第二通道一带,因为靠近关卡,受到新加坡客欢迎。

    汽车配件批发业者在清点货物时,也遵守政府防疫规定。

    他说,在新山世纪花园便有一条汽车配件街,一整条街道都是汽车配件同业的门市店,有者甚至是24小时营业,也是新山独有的特色;但是目前该街道因为汽车配件业者不能营业显得冷清,有者甚至已选择退场。
    不能营业 收不回欠款

    汽车零件批发业者一般对熟客多做佘账生意,然而目前大部分拿货的门市业者不能营业,早几个月前已经发货的汽车零件至今仍收不回欠款。

    彭金华指出,这是目前汽车零件批发商面对最大的问题,因为一旦催还钱,恐会被套上不近人情,但是一直拖欠,也让批发业者难做,毕竟他们也需要向中国的供应商支付尾款。

    他说,至于一些不幸倒闭的汽车零件门市的业者,对方原先已购买但是未还钱的,早已成为烂账,基本不用奢望能够收回。

    陈添香出示员工的长文,表达希望能够开工的诉求。

    另一方面,汽车零件批发业者陈添香(51岁)指出,员工们希望尽早开工,因为持续的禁止营业,可能会另寻出路。

    他说,按照一般规模的汽车零件门市最多也5至7名员工,而做零件批发的工厂,最多也不会超过20名员工,这样的规模比起工厂或其他行业要小很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