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头估俚专长搬重物 同乡逝世 义务抬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船头估俚专长搬重物 同乡逝世 义务抬棺

    报导:沈俊荣



    峇株巴辖关税局码头的搬运工作,自90年代起逐步被叉车及吊秤车取代,船头估俚就转而从事其他搬运工作。

    (峇株巴辖12日讯)船头估俚身强体壮,搬重物是他们的专长,因此早期峇株巴辖晋江会馆若有会员同乡逝世,往往会看见船头估俚义务抬棺的身影。

    峇株巴辖晋江会馆副会长蔡诗专(77岁)曾担任船头估俚27年。他说,早期船头估俚清一色是晋江人,因此在70年代至90年代之间,每当晋江会馆有会员同乡办丧事,工头就会分配6至8名船头估俚,协助抬棺工作。

    他说,早期亡者使用的梅花棺很笨重,有些会员同乡家中没壮丁,或需人手抬棺,丧府就会联络会馆,再由会馆负责人联络工头,要求安排船头估俚协助。

    蔡诗专曾任船头估俚27年,目前是峇株巴辖晋江会馆副会长。

    “船头估俚搬运其他货物要收费,唯独抬棺属于义务性质,一方面也藉此方式回报会馆。”

    他说,船头估俚除了抬棺上灵车,也会骑摩哆随灵车到义山,全程协助直到棺木下葬,才算大功告成。

    据《晋风南扬:马来西亚晋江社群与社团研究》记载,船头估俚一直热心参与会馆事务,峇株巴辖晋江会馆在1922年创立初期,会员就包括泉协兴码头工友林丽水。

    船头估俚的专业是起卸货物,因此任何粗重的搬运工作都难不倒他们。(档案照)

    日寇南侵之时,晋江会馆新会所装修工作未完成,就遭受战火摧毁,造成会务处于停摆状态,直到1952年,一班同乡才开始推动復兴会馆计划。

    1952至1953年间,峇株巴辖晋江会馆復兴初期,暂借海墘街“勤工励进社”为临时办事处,而勤工励进社隔邻的“泉协兴”估俚间,刚好是晋江同乡所办的业缘组织。

    经过洽谈,泉协兴当时以低价出租3楼给復兴会馆筹委会,作为晋江会馆復会后的正式会址。

    船头估俚早年曾以低价出租旧会所3楼,作为峇株巴辖晋江会馆復会后的会址。

    叉车取代人力 转为厂店搬货

    船头估俚的专业是起卸货物,因此除了搬运货物,他们也协助搬家、搬工厂、搬保险箱,举凡粗重的搬运工作都难不倒他们。

    蔡诗专说,船头估俚起先在码头搬货,但从90年代开始,叉车取代人力,码头搬运工作减少,船头估俚转而为一些杂货店、药材店、布店、纺织厂等搬货,也到建筑工地搬运洋灰及建材等。

    船头估俚清一色是晋江人,因此与峇株巴辖晋江会馆有着密切联繫,也曾协助办丧事的会员同乡义务抬棺。

    “80年代,我们也试过到养猪场搬饲料。若有运输罗厘要下货,须先到我们驻守的咖啡店通知工头,工头将根据船头估俚的年龄、能力及身体状况分配不同的工作。”

    他说,有些人想搬家或搬工厂,只要找工头谈好价格(搬运费依难度而定),工头就安排船头估俚出动。船头估俚也试过从楼上搬运几百斤重的保险箱到楼下,或帮银行移动保险箱到其他位置。

    “我们通常一肩就可挑起重物,但要保持平衡,须确保肩挑的货物重量保持‘前四后六’比例,即40%重量在肩前,60%重量在肩后。”

    船头估俚身强体壮,一肩挑起5包重达125公斤的麵粉并非难事。(档案照)

    靠双手栽培孩子成才

    船头估俚受教育不高,却靠一双手栽培孩子成才。蔡诗专育有6名子女,不仅把2女1男送往独中就读,更培育一名儿子成为博士。

    蔡诗专的小儿子蔡怡竑,先后负笈台湾及澳门,2017年取得澳门大学(政治科学)博士学位,目前在澳门城市大学担任高级督导员。

    可载重2吨或以上的叉车,逐步取代搬运工作,造成船头估俚“英雄无用武之地”。

    蔡诗专1944年在峇株巴辖巴力莫达出生,5岁时随父母回中国晋江,12岁时又跟母亲及大哥返回马来亚,跟着最早回来的父亲一起定居在石文丁渔村。

    蔡诗专早期在新加坡工作,过后返回家乡,1975年(31岁)开始担任船头估俚,直到2002年(58岁)退休。

    他说,关税局码头从早上8时开放至下午4时,所以早期船头估俚的工作时间,就跟着码头运作的时间,但码头的搬运工作越来越少,船头估俚就转为工厂或商家搬货。

    蔡诗专分享以“前四后六”比例保持平衡的搬货窍门,即40%重量在肩前,60%重量在肩后。(档案照)

    工头定工资 新人赚较少

    70年代做船头估俚时,平均1天可赚取10多令吉至40令吉工钱。

    蔡诗专说,如果是新人,工钱就比较少,工资多少一般由工头决定。

    “70年代船头估俚人数还很多,平均年龄在30岁以上,大多年轻力壮;到了90年代,由于码头搬运工作被叉车取代,船头估俚有些过世了又没新人替代,造成人数逐渐减少。”

    他说,搬一包洋灰的重量是80多斤(50公斤),一袋白米重达168斤,至于一袋绿豆约200斤,棉花可重达150公斤。

    “当时年轻力壮,要一肩挑起300斤(180公斤)的货物并非难事。”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