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翁出席葬礼 失联3天 家人急坏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老翁出席葬礼 失联3天 家人急坏

    (新加坡30日讯)78岁老父称要参加远房亲戚的葬礼彻夜未归,第二天在电话中称快到家了,岂料从此音讯全无,截至今日中午12时已失踪超过72小时!



    《联合晚报》报导,家住海格路(Haig Road)第10座组屋的苏荣通(78岁),在27日晚上8时许,独自一人外出参加远房亲戚的葬礼后一去不归。他在隔天中午过后音讯全无,让家人急红眼,在网上发贴文寻人。

    女儿苏玉茹(37岁,工程师)告诉本报,父亲虽有前列腺问题,平日需借助拐杖行走,但神志清醒,生活素来独立,不太需要同住的自己和弟弟操心。

    “几天前,他说参加一个远房亲戚的葬礼,我担心他奔波劳累不想他去,怎料星期五(27日)晚上他却坚持要自己一个人过去。”

    隔天一早,苏玉茹发现父亲竟彻夜未归,便立刻打电话给父亲,结果父亲在电话中嘟囔了几句,看起来并无异样,她便催促父亲快点回家。

    结果等到早上10时许,父亲还是迟迟未归,她到父亲在电话中提到的德士站寻找,也没能找到他。

    “我又一次试着拨打他的电话,结果电话接通一秒后就挂断了,从那以后电话就再也无法接通。”

    苏玉茹边拨打电话边在原地等父亲,而得知消息赶来的大哥、大嫂和弟弟更是在附近来回奔走,查找了附近所有可能的地点,却一无所获。

    一家人就这样兜兜转转在附近找人,到了下午3时许决定报警,然后继续在附近寻找,并将父亲失踪的消息发上网求助。

    3通电话无异样

    父亲隔天三次接通电话都没有异样,怎料不久后却音讯全无。

    苏玉茹表示,自己28日早上曾三次拨通父亲的电话,但都未觉察出异样,从未想过他竟会失踪。

    “28日早上9时许,当我睡醒发现他彻夜未归后,第一次拨通他的电话,他在那头告诉我自己快要回来了,还十分生气地跟我嘟囔,说什么店铺没有开门,我也没有顾上细问,只是催促他快点回来。”

    直到10时许,苏玉茹没有等到父亲归来,便立刻又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父亲这次明确地说自己在新邮政中心(SingPost Centre)外的德士站。苏玉茹想着,是不是父亲会错意希望自己去德士站接他,便让他在那边等着,自己快速冲了个凉后,跑去德士站接父亲。

    “当我抵达德士站后,却没有找到他,我立刻又拨打了他的电话,这次电话也接通了,但不到一秒就挂断了。”

    苏玉茹说,父亲因前列腺问题会频密上厕所,家人担心他在厕所摔倒或出意外,因此附近所有商场和公共厕所的每个隔间都搜了个遍。

    自发布寻人贴文后,有人称曾在大巴窑和合乐路见过父亲,苏玉茹的大哥就开车载全家过去找人,但都一无所获。

    “我们查询了父亲的易通卡和银行卡,结果这几天都没有使用记录,我们尝试用他的邮箱定位他,但却无法连接。”

    一家人联系了所有亲戚,查到最近有亲戚办了一场丧礼,但查询后却发现父亲去的不是这一场。

    苏玉茹表示,一家人如今已经没有其他线索,只能继续在住家附近寻找,希望公众能提供有关的线索。

    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报案,目前正在跟进此事件。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