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中求变◢服务学生转去管理外劳 从心学起 找到新方向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疫中求变◢服务学生转去管理外劳 从心学起 找到新方向

    黄世达原有的工作常常跑校园,和学生交流和分享。

    报导:邓珮珍



    (居銮13日讯)从与单纯的学生为伍、办活动、培训、社区服务,转变到管理大批外籍劳工、安排各项工作、学习大量农业知识,疫情下,让黄世达的生活起了巨大变化。

    现年34岁的黄世达自大学毕业,就从事社区服务工作,在一个单位服务了10年,除了管理和策划活动外,常年和中小学生接触,带着他们活动,并培训少年领袖、进行辅导。

    他坦言非常热爱这份工作,而选择社区服务也是因为感同身受。

    黄世达:转业一年,已适应新工作。

    “在我十多岁时,有迷惘期,有人教导我,发掘我的长处,让我走到今天,我也觉得可以协助套我一样迷惘的少年,因此才决定从事社区服务工作。”

    他说,10年来,跑校园和社区,也做辅导,已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青少年都很信任他,愿意与他分享,走过青涩的少年期,找到自己的一片天空。

    黄世达说,因为疫情影响,从一个相对单纯的工作环境,要投入大机构,要管理更多人,还要学习大量知识,当时真的反覆思考,才决定转业。

    黄世达在评估棕果的品质。

    “会换工作,有很多原因,原有的服务单位,属半义务和半慈善机构,疫情下,无法办活动,就无收入,财政上肯定有压力,而自己到了某个年龄也要承担各种责任。”

    他说,父母的杂货店在2019年年尾结业,之后转做学校食堂,却因疫情没法上课,没有收入,弟弟又刚到台湾升学不久,身为长子,感到了巨大经济压力。

    他说,未来成家立室后,有自己的家庭,也是个大责任,因此就开始思考是否需要找一份较高收入的工作,来满足各种身分的需求。

    过去10年黄世达(前)带着青少年办活动,培训他们成为少年领袖。

    “告别”心爱工作 很挣扎

    黄世达说,要和心爱的工作“告别”,真的很挣扎,考虑转职过程也担心是否可胜任其他工作,是否可以找到工作,很多顾虑。

    他说,在一个机会下,获得油棕园丘执行人员职务,去年9月战战兢兢接下新工作,虽然有信心做好管理工作,但是油棕业却是从未接触的领域,连棕果熟不熟都不知道。

    他说,工作初期,就像海绵般,每天在吸收,从油棕树结构、品种、肥料、泥土,天天在学习。

    他说,日常要安排外劳工作,如到哪一区收割、施肥、除草、打药水,亦要协调员工、处理工具维修工作等。

    “在我加入后,也协助推动了公司电子化,由我主导,教导年长同事和承包商利用APP申报问题,简化了不少工作。”

    监督外籍劳工是否依足程序收割棕果,是黄世达的日常工作。

    主动关心 辅导 外劳

    转业一年以来,黄世达已慢慢适应,对新工作产生兴趣,也让他找到新方向,原来自己可以从事农业工作,而不一定要待在办公室里。

    他说,带外劳和带青少年本质上是一样的,因此也和以前一样,做起照顾弱势群体和辅导的工作。

    他说,若发现有员工缺勤,都会主动去关心出了什么问题,就像以前做家访般,到宿舍找他们聊聊。

    “前阵子有位劳工哭着要回家,但是疫情不允许,就要安抚他,有外劳担心接种疫苗后会出意外,就要辅导他。”

    他披露,之前园丘有外劳确诊新冠肺炎,被隔离,他都会在隔离房外询问他们的情况,让他们了解有人关心着他们。

    他说,当然他不会放弃社区服务的工作,未来或许以兼职方式进行。

    受访者资料

    姓名:黄世达
    年龄:34岁
    旧职:社区服务执行员
    现职:油棕园丘执行人员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