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工序繁杂 华裔没兴趣学 木造船厂 柔仅剩一间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制作工序繁杂 华裔没兴趣学 木造船厂 柔仅剩一间

    报导:陈佳敏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及取自面子书)



    (丰盛港28日讯)科技进步,政策改变,令位于丰盛港兴楼的兴楼船厂(Perusahaan Gemilang Endau),成为柔州唯一仅存制作木造船的船厂。

    据了解,此行业辛苦,许多年轻人不愿传承,该行业也随时在柔州画上句点。

    兴楼船厂东主陈亚朱(67岁)接受《中国报》访问时透露,他出生在霹雳州邦咯岛,造船的手艺是传承自其外公和舅舅,而其兄长早年到兴楼发展后,他也于1975年前来兴楼工作。


    (受访者提供)

    陈亚朱(左)在造船业已有逾40年的经验。

    他说,自己在造船和修船方面拥有逾40年的经验,间中曾暂停从事造船工作,专注在修船工作上,而当地的渔民是向霹雳州安顺的造船厂订购木造渔船,可是排期时间太长,因此希望他“重出江湖”。

    “因此我选择在2018年再度投入造船行业,然而这门手艺在现代年轻人眼中属于‘粗工’,就算我愿意教授,但有兴趣学的人尤其是华裔更是没有,而现在跟着我工作的也都是土著人士。”

    木造渔船的主要材料是正艾木。

    他指出,打造一艘渔船需要结合劳力、手艺和经验才能完成,每一项工序及工作都必须认真看待,任何细节都不得马虎,才能制作出安全且耐用的渔船。

    他说,所制造的是围网渔船,除了母船外,还会有两艘子船共同作业,子船扮演着“打灯”的角色,即在海上捕鱼时,渔民会先让子船去探路,发现鱼群后,再让母船前往下网将鱼群围住捞起。

    “木造渔船一般上是96尺长、24尺宽、深则有10尺左右,渔船是使用正艾木(Chengal)来打造,这是因为正艾木耐潮,且不怕白蚁蛀蚀,而一艘船须使用60吨以上的正艾木来制作。”

    兴楼船厂位于丰盛港兴楼的清真寺路(Jalan Masjid)。
    虽然渔船还未完成,但仍看得出完成后的渔船会十分宏伟。

    兴楼逾90%渔民用木造船 

    因码头设备的条件限制,兴楼当地的渔民有90%以上仍使用木造船出海捕鱼。

    陈亚朱指出,当局目前已经没有再批木造船出海捕鱼的执照,所以只有已经拥有木造船出海执照的船主,才会和他订购木造船,替补旧或破损的船。

    他补充,当局目前至发铁船和玻璃纤维船的捕鱼执照。

    他指出,捕鱼业在兴楼是历史悠久,且主要经济行业,当地所建设的码头设备条件,大多是适合木造船停泊,因此当地渔民仍是以木造船作为出海捕鱼的主要工具。

    “现在受疫情和行动管制令影响,缺乏外劳工作,兴楼不少需要到较多人手的围网渔船,已停在码头多时无法出海,渔民较多使用拖网渔船出海捕鱼。”

    制作工序复杂
    新船一艘100万起跳

    木造船制作工序复杂,并且主要材料正艾木价格不菲,一艘新船售价就可从100万令吉起跳。

    因行动管制令关系,材料短缺,能工作的人数有所限制,进而令造船时间拉长,陈亚朱现在正制造一艘木造渔船,已耗时超过一年,估计得明年才能完成。

    需要劳力、手艺和经验的结合,才能将木造渔船的各项工序和细节做到最好。

    陈亚朱指出,一般接获订单,会先提供船主木造船的基本设计图,再看船主要在船内放置什么设施或装备,然后再依照船主需求进行修改和打造。

    他透露,一般上若有12人一同制作,一套木造围网渔船预计在半年内完成,售价约100万令吉,但现在因管制令因素,平均只有3至5人工作,更遇到材料短缺问题,正艾木也从原本的一吨1万令吉,涨至一吨1万2000令吉,各项成本都在增加。

    “我现在制造的船已耗时超过一年,虽然一直被船主催交货,但我也没办法赶工,就目前情况来说,预计需要明年才能完成,而我打算在这套船交货后就从造船业隐退,朝制作手工艺品制作方向发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