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棕涨价产量稀少 小园主叹有价无果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油棕涨价产量稀少 小园主叹有价无果

    目前油棕价格高,但是小园主却感叹果量不多。

    报导:陈天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居銮19日讯)近期油棕价格飙涨,新邦令金小园主却叹“有价无果”!

    小园主希望价格可保持在每吨800至1000令吉才乐观,更希望全球需求量能持久,棕油价格再次上涨,小园主才能从中获益。

    杨贵福:树龄高,有价无果,无盈利。

    拥有数亩油棕园的杨贵福(70岁)说,其园地的油棕树树龄超过15年,过去一直面对无价的日子,即使减少施肥也面对”赔钱状态”。

    他说,近月油棕价格有起色,但是却很少果实,这是因为季节性没有产量,相信是物以稀为贵,价格才会高,可说是“有果时没价钱,没果则涨价”。

    过去价格低迷时,园地逐渐荒了,如今必须进行整修。

    他指出,虽然价格涨了,小园主也没太多利润,因为除草剂、肥料价格上涨,以及劳工短缺现象,各种各样的费用都是加重小园主的运营成本。

    “劳工问题也是致命伤,导致收割期延长时间,原本是2周收割一次,拖延至3周才收割,棕果粒散满地,循环下去,造成损失惨重。”

    陈家生:目前价格还可接受。

    陈家生(70岁)拥有约20亩园地,树龄在15年以下,他坦言现在的行情还可接受,毕竟有段日子价格曾陷入低谷,很多缺乏管理能力的老一辈小园主,都把园地出售他人。

    他说,现在油棕有价,但是缺乏劳工,割果工资涨幅数十令吉,视远近路程与园地地势平坦来计算,而树龄越高,割果的费用越贵。

    黄炳贵:管理油棕产量不容易,部分田地开始翻种。

    农业机械人员黄炳贵(65岁)说,遇到高树没有人收割,而修树叶的收费也跟着上涨,高20尺左右的油棕树,一棵付费数令吉,除草剂、进口肥料都涨价,扣七除八后,盈利不多。

    高龄树身的保养费用高,单单修叶子每棵就要收费数令吉。

     

    小园主放弃出售园地

    经常介绍买卖园地的商人林福喜(70岁)说,目前油棕价格高涨,小园地的买卖市场较淡静,不像之前价格低时,有不少小园主卖地。

    他说,尤其是在疫情期间,价格下跌,行情低迷时,常常接获园主拨电话要求协助转卖园地。

    林福喜披露近期少买卖园地交易。

    “一些年长的园主无心力管理,亦面对劳工等各项问题,当时有人低价出售园地,但是无市场,交易量有限。”

    他说,目前,油棕价格有上涨趋势,大部分的小园主都纷纷放弃出售园地念头,而是寻找合约承包商或是管理公司,协助园地运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