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劳后悔 欲取消网贷 阿窿传枪支照恐吓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马劳后悔 欲取消网贷 阿窿传枪支照恐吓

    陈爰熹收到阿窿发来的枪支照片。

    (新山26日讯)越堤族因新加坡进行封锁措施导致个人减少加班收入,尝试网贷5000新元(约1万5000令吉),但因利息太高想取消,不料对方直接汇入银行户头和追债,结果连累身在本地家人饱受大耳窿恐吓。



    这名越堤族的哥哥在新山报警后,竟收到大耳窿发来的枪支恐吓照片,叫他们出门小心一点,还恐吓要放火烧死其父母,将这笔钱就当做给帛金。

    事主的哥哥洪康耀(37岁,从事水族行业)及嫂嫂陈爰熹(36岁,护肤品使用教学)今日在公正党柔州署理主席兼武吉峇都区州议员潘伟斯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阐述恐吓的经历。

    洪康耀另一名弟弟的轿车,被泼红漆。

    洪康耀阐述,弟弟在新加坡工厂上班,9月初因当地落实封锁措施而没加班,减少收入,见到借贷广告就想借贷5000新元。

    他说,弟弟过后发现借贷利息太高时就想取消,但相信是大耳窿指不能取消,并强行汇入1000新元(约3000令吉)到弟弟的银行户头,扣除手续费后,弟弟实则只收到800新元(约2400令吉),并被要求在一周内还1200新元(约3600令吉)。

    “弟弟在数天后将1200新元还给对方,就封锁对方,但一星期后,阿窿竟到母亲住家拍照,弟弟因害怕而联系对方,且又被迫还钱,但弟弟并未告知我们。”

    他说,阿窿在10月初通过面子书找到他和妻子的账号,告知其弟弟欠债,而弟弟前后偿还1800新元,他也尝试约阿窿面谈,但对方不愿出面,并要求必须还清6000新元(约1万8000令吉)。

    “我告知阿窿,若不愿面谈,我一分钱也不会给,还会报警,但对方说就算报警也不怕。”

    潘伟斯(右起)陪同洪康耀及陈爰熹召开记者会,左为张善深。

     

    受害者父母家被泼红漆

    洪康耀指出,10月13日晚上11时40分,一男一女来到父母家,朝我的另一名弟弟泊在屋外的轿车泼红漆,还贴一张讨债纸张在隔壁邻居家,因此他们再次报案。

    他说,泼漆后至今,大窿目前没再联系他们,他希望警方关注类似个案,也希望阿窿勿再骚扰家人。

    另外,潘伟斯说,此追债个案使用的言语和方法,已经不是普通的阿窿追债,而是涉及刑事案,因此他呼吁大众在看到任何网贷的广告时,请先想清楚,否则一踏入这个陷阱就很难再脱身。

    他说,最近许多人士面对经济问题,他已接获许多诈骗及网贷案件的投诉,例如使用新加坡号码,但在本地追债,类似个案在新山已经越来越普遍,在法律角度来看,大马的警方要查案会比较困难。

    他促请追债者“冤有头、债有主”,有任何事情请找借贷者,而非骚扰事主家人。

    出席者包括公正党地不佬区部执委张善深。

    阿窿在面子书找到洪康耀及陈爰熹的账号及照片。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