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马新陆路VTL开通 无需隔离 回家真好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柔佛人头条◢马新陆路VTL开通 无需隔离 回家真好

    在完成冠病筛检后,乘客从新山拉庆中央巴士总站等候大厅走出来,每人获得柔佛州务大臣署送出的礼包。

    (新山29日讯)两年的泪水,长堤的拥抱!



    自去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我国和新加坡政府遂采取关闭国门的防疫措施,不少越堤族、游子、学生等纷纷滞留在新加坡,有家归不得的同时,也阻断两岸的亲情往来。

    随着马新陆路接种者旅游走廊(VTL)开通后,滞留在新加坡的我国公民终于迎来曙光的到来,得以在豁免隔离的前提下,回归故乡的土地。

    两辆Causeway Link巴士蓄势待发,准时于周一早上7时30分出发,前往新加坡奎因街车站。
    两辆巴士Causeway Link及星运旅游巴士喜相逢,在柔佛长堤上“相逢”,各别前往新山及新加坡。

    今早,第一辆从新加坡入境我国的星运旅游巴士(Transtar)于今早8时从新加坡兀兰临时巴士转换站启程,越过柔佛长堤,于上午9时11分顺利抵达新山拉庆中央巴士总站。

    车上的第一批归国乘客在踏上故乡的土地后,向现场的媒体挥手示意,随后步入到月台等候处接受快速抗原检测试剂盒的筛检。

    然而,车上45名乘客中,44人的筛检结果皆呈阴性,唯独一名华裔青年男子却呈阳,须要接受隔离,令其原本的计划的回国旅程蒙上一成灰。


    (本报蓝子鑫摄)

    另一方面,除了在新加坡打工的马劳、游子外,适逢年尾的新加坡假期,选择通过陆路VTL回国的民众还包括在新加坡求学的学生。

    其中,家庭主妇扈佩芳(41岁)便带着女儿张韵琦(14岁)及儿子张展华(12岁)趁着学校假期回国,探望双亲,即孩子的外公外婆。

    张韵琦代表受访指出,对于这个难能可贵的陆路VTL开通恰巧碰上学校假期,他们决定在新山逗留至少一个月,与本地的亲友们有个团聚小时光。

    提供往返柔新短程服务的Causeway Link巴士,周一早上7时30分准时从新山拉庆中央巴士总站,前往新加坡奎因街车站。
    扈佩芳(中)带着女儿张韵琦(右)及儿子张展华(左)。

    想吃“妈妈牌”菜肴

    许久未吃“妈妈牌”菜肴,回国游子直言:“太想念了!”

    滞留新加坡近两年的游子谢洁暖(33岁,文书),于周一上午搭乘马新陆路接种者旅游走廊的第一趟巴士回国,已两年没有踏上故乡土地的她说,这一刻太兴奋了。

    谢洁暖想念“妈妈牌”菜肴。

    她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披露,原先返国前的心情是很紧张的,但是直到步出新山拉庆中央巴士总站月台的玻璃门后,她则感觉满满的期待和兴奋。

    询问离家太久,最想念我国的什么,她透露说,当然是本地的美食,有椰浆饭、印度煎饼等等,当然最怀念的还有“妈妈牌”的菜肴。

    疫情爆发边境封锁前,住在新山的谢洁暖几乎每周往返新马两地,但是疫情后则与家人失去了见面的机会,她透露,今日她的父亲也亲自来到巴士总站接载她回家。

    新加坡回国的民众抵达新山拉庆中央巴士总站后须要进行对冠病的筛检。
    卫生部官员全副武装,为下车的乘客完成放行前的必要程序。

    出发前夕睡不着

    难得透过马新陆路VTL返马,女子出发前一晚紧张到睡不着。

    在新加坡任职医护人员的前线张颖贤(31岁)受访指出,她为吉隆坡人,自疫情爆发以来就没有机会休息,直到这次透过马新陆路VTL返国,才可以好好有片刻的休息机会。

    她说,这是因为早前虽然有周期性通勤安排(PCA)可以回国,但是身为医护的她却难以申请,这次会逗留月一周左右。

    她透露,由于长达两年没有回家乡,心情比较紧张,在返乡前夕也频频担心有重要文件没有带齐,而辗转彻夜难眠。

    张颖贤指出,其本地的家人都知道她于周一的陆路VTL开通首日返国,唯独父母并不知情,而她也会在新山先缓一缓,之后才动身返回吉隆坡给父母惊喜。

    陈嘉敏

    准备给父母惊喜

    陈嘉敏(25岁,土木工程师)

    已约两年没回到家乡,所以趁着陆路VTL的开通,便乘搭指定的巴士回国后,再从士乃机场机场飞返槟城。

    我的父母并不知道我已回国,我准备给他俩惊喜。到了槟城机场后,我的朋友会接载我返回大山脚的住家。

    蔡佩诗与两名孩子回国。

    年半没探望父母

    蔡佩诗(43岁,物流行业)

    与两名10岁及7岁的女儿顺利返回柔佛州,到非常开心。

    我们一家如今在新加坡生活,大女儿是去年10月到新加坡,7岁二女儿则为今年3月到新加坡展开新生活。

    我这次会回来3周,此行回来主要目的是探望位于麻坡的父母,已一年半载没探望俩老。会先乘搭返回新山的住家,之后再与女儿启程到麻坡。

    许佩绮

    探父母也见孩子

    许佩绮(28岁,货币兑换商职员)

    父母并不知道我通过陆路VTL回国,因为我准备给他们一个惊喜。

    其实我在封锁后曾经回到柔佛州,主要是因为分娩的缘故,但是随着陆路VTL的开通,往返新马变得更方面,所以这次除了探望父母,也顺便见见许久没见过的孩子。

    我计划是回来4天,之后再返回新加坡。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