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多数随父母定居 越堤转学 疫无反顾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柔佛人头条◢多数随父母定居 越堤转学 疫无反顾

    目前全球仍受冠病疫情笼罩一切充满不确定性,马新边境何时全面开放,仍是无知数。

    ◤零秘密◢(上篇)疫情的长距离:异乡深造

    报导:吴振威



    (新山2日讯)马新关卡未全面开放,目前全球仍受冠病疫情笼罩,充满不确定性,一些在新加坡打拼的父母,决定将孩子转学至邻国,也有父母将孩子转学回乡下,由祖父母照顾。

    冠病疫情肆虐近两年,越堤族们为了工作,选择留在新加坡。

    有不少在新加坡打拼,并已获得永久居留证的越堤族夫妻,选择将孩子转校至邻国。

    在疫情前,马新关卡每日皆有学生来回两地通勤求取学业,如今只能处在当地唸书。(档案照)

    士姑来国光二小校长蔡励佳接受《中国报》询问时坦言,确实有这样的现象,但个案并不多。

    “以国光二小有3400名学生为例,大概只有两三例学生转学至新加坡的个案。”

    他说,主要都是父母已经获得新加坡永久居民权,再来就是双亲都在新加坡工作,因此才选择将孩子转学至新加坡,一家人可以团聚。

    蔡励佳:仅有数个案。

    “为孩子转学的父母,之前可能是每日来回马新、或是一周回来一次,孩子交给本地亲人照顾,但因为疫情没办法再如以前来回两地,但工作还是要做,所以选择把孩子接到新加坡,并转学过去。”

    此外,蔡励佳透露,在个案中,也有家长从新加坡回到大马,并选择返回家乡找份工作,因此举家搬迁,孩子也办理转学。

    “就算在疫情前,也是有这样的现象,其实大家各有各的理由,这些都是以个案方式处理。”

    苏立良:个案方式处理。

    另外,士姑来辅士华小校长苏立良受访时指出,该校超过2000名学生,因为疫情转学至新加坡的学生,不超过十名。

    他说,除了转学至新加坡,也有一些是因为父母长期在新加坡无法回国,因此办理转学手续,让孩子回到爷爷奶奶家中有人照顾,个案中就有孩子被转学到北马的学校。

    “因为新山地理上靠近新加坡,也有较多人选择到邻国工作,所以这种现象在新山会比较明显,但并不是很多。”

    自从爆发冠病疫情,学校间中转为居家学习模式,学生在学习方面,也不再受到地域限制,就算身处外地也能学习。(档案照)

    网络便利  隔岸上网课

    网络带来的便利,有在新加坡工作的父母将孩子接到新加坡后,不必转学,也能让孩子们继续通过居家线上学习。

    吗哂美家乐花园启东华小校长曾心慈指出,从今年5月至今,该校也有两三名学生转学至新加坡,主要还是父母也已取得新加坡永久居留。

    她也提起另一个特别的现象,就是有父母要求班级主任,将孩子的作业本寄到新加坡。

    “有两名学生的父母将孩子暂时接到新加坡,但并不是办理转学,而是因我国学校目前还依教育部展开居家线上学习,因此学生在新加坡还是可以上课,只是父母要求班主任协助把作业寄到新加坡。”

    询及如果学校开课,没有进行网课后学生父母该如何处理,曾心慈说,目前尚未有这一方面讨论,学生父母也是走一步,看一步。

    戴志敏:学生回乡下与祖父母同住。

    根据程序  写信办转学

    父母要为孩子办理转学,必须根据程序,写信给校方。

    士乃华小校长戴志敏指出,该校目前只有一个家庭,将3个孩子转学至新加坡的个案。

    “本校转学至新加坡个案比较少,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父母在新加坡,并将孩子转学回想乡下,以方便爷爷奶奶照顾。”

    他说,根据教育部程序,学生要转学或是退学,父母都必须写一封公函给校方,校方还须要通知教育局,协助办理转学。

    另外,如果学校没有办法亲自前往学校处理,必须写一封委任监护人授权信,有监护人协助办理。

    持续的封锁限制,导致许多身处在新加坡的父母,将孩子接到当地继续学业。(取自邹裕豪面子书)

    邹裕豪:孩子被接走 国家损失

    要边境一天没有真正重开让两地自由通勤,会越来越来越多父母将孩子接往邻国,这样现象,长期对国家是一个损失。

    自冠病疫情爆发后,新山区两名州议员,即行动党柏伶区州议员邹裕豪和行动党士都兰区州议员曾笳恩,长期都在协助越堤族将孩子接往邻国团聚的个案。

    马新边境未全面重开,父母将孩子接到新加坡的个案有增加情况。(取自邹裕豪面子书)

    邹裕豪週三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他尚未统计出今年11月份的数据,但单单今年10月,他已经处理32起类似的个案,几乎一半个案是父母将孩子接往邻国求学。

    他说,没有父母想要与孩子分离,他理解父母将孩子接过对岸享天伦之乐的想法,但长久下去对国家是一项损失。

    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公民,为了家庭团聚,将孩子接往该国唸书的个案有增无减。(取自邹裕豪面子书)

    他也指出,将孩子接往邻国读书的父母,至少其中一个是永久居民,有了永久公民的便利,自然会想要使用。

    “在疫情期间,还有多少马来西亚公民申请转换至新加坡公民及永久居民,准确的数字我们无法得知,但可以知道是不小的数目。”

    邹裕豪担忧关卡一日不开放,国家恐流失更多人才。(取自邹裕豪面子书)

    曾笳恩:也有父母带孩子回流

    不只有父母接孩子去新加坡唸书,同样也有在新加坡的父母带孩子返回马来西亚。

    曾笳恩于週三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一般民众会看到议员协助让孩童前往新加坡与父母团聚,主要因为类似的个案处理较为困难。

    他说,其实这期间,同样也有不少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公民,因为一些原因,可能是被裁员、或是想要回国发展,将孩子带回国。

    曾笳恩(左2)协助在新加坡工作者,将孩子从马来西亚接往新加坡团聚。(取自曾笳恩面子书)

    “两个地方都有父母带孩子出去,因此从马来西亚出去新加坡,涉及到的文件会比较多,所以较多会寻求议员协助;反之马来西亚人回来程序较简单也容易处理。”

    他说,一般上,将孩子申请出国或是带回国后,就是要重新报读当地的学校,个案中也有父母将孩子从新加坡带回国,之后返回霹雳或是吉隆坡,申请报读学校。

    如今马新接种者旅游走廊(VTL)开通后,他认为许多家庭在决定著长期住在马来西亚或是新加坡,这种更大决定前,会暂时搁置这些打算,起码是保留现状或继续观望。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