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青借真阿窿 贴给假阿窿 最后沦为钱骡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华青借真阿窿 贴给假阿窿 最后沦为钱骡

    周伟杰(左起)、周瑞恩、林道祥及房志豪希望大耳窿以合理款额的偿还债务。

    (新山2日讯)修车行伙伴拖欠供应商逾万令吉后销声匿迹,反让华裔青年背负欠款,青年欲借钱还债却误坠网贷骗局,前后再欠下17组大耳窿。



    这名接连受骗的华裔青年为24岁的周瑞恩,他在16岁没有完成中学学业即在修车店担任学徒,前后换过4家修车行。

    他今日在父亲及马华巴西古当区会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林道祥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阐明事发经过。

    周瑞恩指出,他本是修车厂的员工,但是原业者却希望出顶车行,他和一名友人便和业者以月租的方式顶下这盘生意,在公司注册下也登记他们的名字。

    他说,后来于今年8月左右,他从供应商口中得知,其伙伴拿了一批1万800令吉的货物,在没有完成付款下失联,如今账目须要由合伙人的他来偿还。

    “供应商的律师信于10月19日下达,而我为了想办法还债,于11月7日在面子书上看到一则自称合法贷款的广告,便计划向对方借一笔3万令吉贷款。”


    (本报廖锦荣摄)

    周瑞恩披露,对方开出条件是一年利息4%,每月680令吉,分摊36个月偿还,看到利息合理便同意借贷,但同意借贷后不仅分文未得,还在处理每个手续如激活户头、绑定户头时向他要求转账。

    他说,考虑到借的是3万令吉,几千令吉的手续费应该能够负担,便向其他组大耳窿借款给对方,前后给了1万零800令吉,却分文未得,反还欠下17组大耳窿。

    “大耳窿的利息更为恐怖,其中一组借了500令吉,但是在3日后还钱,竟已需要8000令吉。”

    林道祥(右起)及周瑞恩与网贷骗局的接线员通话。

     

    开设户头借不法分子

    周瑞恩为了赚快钱还债,还听信好友的方法,在5家银行开设户头,再“借”给不法分子,沦为钱骡。

    他说,其友人告知他,将5家银行户头交出后,每个月就能轻松获得1500令吉,他不疑有他,全数照办。

    周瑞恩协同父亲寻找林道祥协助时,将案情始末全盘托出后,被林道祥怒斥华裔青年恐已沦为钱驴,触犯我国法律。

    他们随后前往警局备案,并经由警方告知,其中一个户口已经为不法分子所使用。

    出席者包括马华巴西古当区会公共服务及投诉局助理房志豪。

     

    父亲筹钱还债

    青年父亲周伟杰(52岁,学生巴士司机)为了不让大耳窿威胁骚扰家人,筹3万800令吉清还数组大耳窿。

    他说,儿子在事发时并没有将情况告知他,他也是直到近日才直到儿子欠下大耳窿债务和沦为钱驴的情况。

    周伟杰指出,因为大耳窿不知从何处取得他们一家人的手机和照片,更在社交媒体上威胁和抹黑,为了不让对方进一步骚扰,才筹钱偿还。

    周伟杰的妻子也仅为一名特殊学生的教师。

    林道祥指出,针对钱驴及网贷诈骗,他们已经报警处理,至于大耳窿的部分,因为极其不合理的利息,便是俗称的“跳楼账”,因此会和对方接洽,以合理款额的偿还债务。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