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被征1000再每月收费100 “社区围篱,不要!”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不满被征1000再每月收费100 “社区围篱,不要!”

    报导/摄影:刘彦运



    (新山2日讯)约百名居民反对某居民协会以强制方式建社区围篱,并要每户居民先缴付1000令吉,之后每月收费100令吉,不满负担加重而举大字报抗议。

    约百名居民于周三下午在武吉英达花园士南邦淡米尔小学前面举大字报抗议。

    住在武吉英达花园约百名居民,昨午群集举大字报反映不满。

    当地居民指出,武吉英达花园某区自20年前发展,不属围篱社区,直至2017年开始,一个居民协会组织开始在该区收集居民的签名,准备在该区兴建围篱,同时设立3个保安亭。

    “该组织领导人要求每户居民第一期必须缴付1000令吉,同时每月缴付100令吉费用。”

    罗先生(前排左起)、李先生与数位居民展示坚决反对建围篱的决心;站者右2起为王美美、李女士、站者左为王丹凤。

    这群居民指出,反对理由是一旦设立围篱及闸门,进出非常不便。有者也认为该区这么多年来治安没有出现大问题,而且警方也经常巡逻,没有必要设立围篱。

    有不愿缴付社区围篱费用的居民声称面对困扰,不能通过闸门,只能从淡米尔小学回转进入社区。

    有者更申诉,因不愿意缴付费用,收到有人通过手机发短讯辱骂。

    当地居民曾多次投诉依斯干达布蒂里市政局,也曾经投诉人民代议士,都无法妥善解决这项课题。百多位居民最终在忍无可忍下,昨午齐聚保安亭及武吉英达花园士南邦淡米尔小学前面,举大字报抗议,要求有关当局听取居民的心声。

    李女士:曾多次因反对建围篱被骚扰。

    居民李女士(40岁,公司职员)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她曾因为反对建围篱,遭该组织威胁及骚扰。

    “我曾经因此多次向警方报案。”

    邹裕豪:会安排对话

    行动党柏伶区州议员邹裕豪指出,该居民协会组织确实获市政局的批准兴建社区围篱。

    邹裕豪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他会居中进行协调。

    “我会从中了解事情的症结,这是居民之间的矛盾,我只能从旁协调。”

    居民在保安亭前面举大字报抗议。

    “我也会安排居民代表、武吉英达士花园南邦米尔小学校长及家教协会,与依斯干达布蒂里市长拿督莫哈末哈菲兹对话,反映情况。”

    另外,武吉英达花园士南邦淡米尔小学董事长苏烈斯指出,该校在住宅区内,一旦兴建围篱,将造成严重交通阻塞。

    “学校就在住宅区范围,兴建围篱,设立闸门,在上学和放学时,肯定引起交通堵阻塞。我们反对在该社区兴建围篱。”

    居民代表:3月动工建围篱

    居民代表李女士指出,兴建围篱的工程于今年3月份才开始动工,目前工程还在进行。

    李女士

    她称,该区约有550户居民,赞成与反对建围篱的居民各占50%,不过,根据市政局规定,兴建围篱必须获得80%居民的同意,才可以兴建。

    “根据计划,社区围篱会设立3个闸门及保安亭,目前两个闸门与保安亭已经完成,而淡米尔小学附近的闸门与保安亭因校方反对,还没有兴建,其它的围篱工程也还没有全部完工。”

    据了解,有关居民组织兴建围篱,曾经获得依斯干达布蒂里市政局的批准。

    居委會:市局批准建圍籬

    被指強制建圍籬的某居民委員會委員王先生指出,興建圍籬的工程獲得依斯幹達布蒂里市政局的批准,而且獲得400多戶居民的簽署同意書,並無所謂的強制興建圍籬。

    他說,興建圍籬的工程於2019年獲得市政局批准,至於收費1000令吉,屬於籌建圍籬的基金,而且有經濟困難的住戶並沒有被強迫繳費或為難。

    “如果住戶沒有能力一次過拿出1000令吉,只要跟管理層溝通,管理層允許分期付款的方式繳付。”

    王先生今日通過電話向《中國報》指出,該圍籬社區目前設立兩個閘門,第一個閘門是給外人以及沒有電子卡的居民進出,至於有電子卡的居民,是在第二個閘門進出。

    “至於有居民指因反對圍籬,被騷擾或恐嚇,完全沒有這回事,我們只能說他們太過敏感。聲稱被恐嚇或的騷擾的居民也曾經報警,警方完全沒有聯繫我們。”

    他也強調,興建圍籬其實是大部分居民自發及自願興建的,他們所作的一切合理合法,都有法律的基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