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秘密◢ 未雨绸缪 地方政府拓沟 志工团锁定4赈灾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零秘密◢ 未雨绸缪 地方政府拓沟 志工团锁定4赈灾区

    报导:吴菊君、白宁馨



    (新山25日讯)进入年尾和年初雨季,柔佛州的志工团已锁定4大赈灾区,即麻坡、昔加末、居銮及哥打丁宜。

    根据早前情况,早在年尾雨季来临之前,今年9月底因数天的长命雨,导致一些地区发生突发水灾,令人担心一旦雨季来临,情况恶化。

    为此,柔佛州一些地方政府单位积极展开防灾工作,在雨季来临前展开拓沟工程等,另赈灾团体方面已准备就绪。

    今年9月底,士姑来和笨珍区发生突发水灾,一些居民被疏散到学校。

    马华柔佛州志工团长陈志豪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马华柔佛州志工团11月初已成立“柔佛州赈灾委员会”,并锁定麻坡、昔加末、居銮及哥打丁宜,为主要赈灾区。

    他预测,今年年尾的水灾期,可能会到明年1月中,也不排除会延续到农曆新年。

    “我们最担心的是连续暴雨遇上河水涨潮,柔北受灾情况会最严重。”

    他说,气象局报告指今年的雨水多过往年,这不令人意外,以往往年5到7月份为干旱季节,但一些地区一雨成灾。

    陈志豪:已成立赈灾委员会。

    “相信全球暖化导致全球气候变化莫测,令人难以捉摸。”

    他透露,该志工团向来会配合义务消防队进行赈灾工作,包括调动救生船只拯救受困的水灾灾民。

    他说,大古来、新邦令金及亚逸淡都有义务消防队,一旦某个县市发生严重大水灾,双方都会调动救生艇赈灾。

    他指出,柔州志工团约有逾百人志工团成员,目前拥有5至6艘救生船只。

    他进一步说,柔中、柔南及柔北都有志工团成员,他们皆会相互支援。

    早前新山区发生突发水灾后,非政府组织协助灾民清理家园。

    水灾黑区 麻坡最多

    柔佛州消拯局早前发布,柔佛州各县天灾管理委员会所掌握统计的各地水灾黑区,多达308个。

    柔佛州10县中,以麻坡县佔最多水灾黑区,共41个。

    昔加末县则第二多水灾黑区,达39个。

    接着是笨珍县及居銮县各37个、哥打丁宜县36个、峇株巴辖县25个、丰盛港县22个、新山县21个、东甲县17个,及古来县最少共3个。

    当局公布的水灾黑区中,绝大多数为马来甘榜,但也不乏华人新村等。

    为防新冠肺炎在疏散中心扩散,赈灾单位必须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包括疏散中心的床位必须设有安全距离。

    陈正春:昔县仍有39黑区  政府需迁移低洼区居民 主

    昔加末县数年来未再发生2006年和2011年般大水灾,意味治水工程有效解决水灾问题,但儘管如此,昔加末县仍拥有39个水灾黑区。

    行动党利民达区州议员陈正春认为,以长远计划,政府仍需设法搬迁低洼区居民到高地非灾区。

    “可见治水工程效果未必涵盖所有地区,有些低洼区和靠河一带地平线低于河道,就会遇雨成灾。”

    午后的豪雨,造成路面积水。

    “早期昔加末至利民达路提升前,每逢雨季部分路段就会积水,导致车辆难以通行,这间接造成经济上的损失,政府需耗费许多人力和财力。如今道路

    提升和填高后,就不再发生积水问题。”

    陈正春接受《中国报》访问时透露,他早年曾在柔佛州议会上提议,政府应考虑鼓励水灾灾黎搬迁到非灾区。

    “在利民达选区,每年受影响灾黎都是同一群人,大部分是来自马来甘榜,由于当地是低洼区,连日豪雨难免很快就发生水灾。”

    他认为,除了花费数亿令吉治水,水灾灾黎迁移到高地也是另一个方案,虽然执行起来不容易。

    依斯干达布蒂里市政局的每个管辖地区皆设有民众礼堂,相信足以安顿水灾灾民。

    甘榜登雅年尾逢雨成灾

    昔加末县甘榜登雅因地势和新村周围多芭地,导致年尾雨季都会发生水灾,阻断新村路口通往市区的道路。

    登雅新村中华会堂主席黄龙说,一般的水灾,约有百多户各族灾民,大部分灾民来自巴瓦纳花园和新村四周的低洼区灾民。

    “2006年和2011年的大水灾灾情最严重,一般不会被水淹的新村小贩中心和中华会堂也受波及,小贩中心水位一度达4尺深,中华会堂则2尺。”

    马华柔佛州志工团已经启动赈灾机制。

    “无论一般水灾或大水灾,中华会堂都会时刻协助有需要帮助的灾黎,包括提供三餐。”

    他说,有关当局每年年尾雨季前,都会在新村桥进行清理和挖深河道工作,今年也不例外。

    他说,儘管连续两三天下起豪雨,低洼区依旧会淹水,不过,疏通河道有助加速水灾消退。

    哥打丁宜今年初发生严重水灾,商家和民众蒙受严重损失。

    3个月前为哥打拓沟

    哥打丁宜虽在最多水灾黑区的县属中排行第四,但因今年初曾发生严重水灾,地方政府不敢掉以轻心,在3个月前展开拓宽水沟等工程。

    哥打丁宜县议员杨慧美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哥打丁宜县议会在3个月前在各水患黑区,展开拓宽及修復沟渠过程,及联合水利灌溉局挖深河流河床和捞取河内垃圾。

    “我们也要求当局在水患黑区设立警报器,并确保警报器保持功能。”

    她说,县议员现已提高警惕,巡视管辖区内是否有沟渠阻塞,及时刻观察警报器是否能操作。

    此外,她说,居住在水患黑区的居民,除了担心年底可能发生的大水灾,平时只要看到天空下起连夜雨便会感到害怕,担心又发生水灾。

    她举例,位处河岸旁的马威再也花园,就是其中一个水患黑区,水淹深可淹过一个成人的高度。

    马华柔佛州志工团已经启动赈灾机制。

    高度关注新山县7区

    新山县的士姑来傅子龙村、陈厝港、双溪地南、振林山乌鲁蒲莱、士姑来新山花园,及传统水灾黑区包括士姑来十哩劳勿甘榜及嘉哈亚峇鲁甘榜,都受到当局高度关注。

    马华依斯干达布蒂里区市议员倪顺海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依斯干达布蒂里市政局的每个管辖区(ZON)都有建设民众会堂,一旦发生水灾,当局有足够的地方安顿水患灾民。

    他强调,当局有足够的硬体设施,根据以往经验,水患灾民会安顿在当局管辖的民众会堂。

    他认为,政府俨然只顾着经济发展,却忽略发展过程中带来的问题,也并没有完整一套解决方案来解决,包括开闢更多洩洪区。

    士姑来沿河甘榜受灾

    倪顺海解释,上榜的士姑来新山花园并非严重的水灾黑区,受灾地段主要为该花园的登南1路及8路,及马末12路及13路。

    他说,这两个地段地处美拉那支流的两端,一旦遇到海水涨潮及数个小时豪雨便酿成水灾,但并非整个花园受灾。

    他说,与往年一样,士姑来发生水灾的地区依旧是沿河一带的甘榜,例如水患黑区士姑来傅子龙村、甘榜劳勿、SK村、士姑来八哩半及振林山区内部分甘榜。

    此外,他预料年底大雨会造成新山地区多个路段积水或突发水灾,但灾情不如柔佛州其他地区严重。

    他说,新山地区的突发水灾属人为,原因是本地的排水沟都是採取地下沟设计,且是完全封死,并没有开一个入口处,让清理人员进入沟内清理。

    他说,因没有定时清理,这导致地下沟会被多种垃圾阻塞,雨水无法排除导致引发突发水灾。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