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欠一屁赌债 兄长被阿窿恐吓 “新年上门拜年”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小弟欠一屁赌债 兄长被阿窿恐吓 “新年上门拜年”

    (峇株巴辖9日讯)烂赌弟弟在外欠债,连累兄长遭大耳窿恐吓指“会玩到过年去、一定上门拜年”,兄长担心自己和家中老小安危,已报警处理,并公开要求大耳窿勿骚扰无辜家人,应找欠债的弟弟讨债。



    张喜赐(65岁,退休人士)和张喜安(56岁,销售员)是欠债者张喜合(51岁)的四哥和六哥,而张喜合是他们13名兄弟姐妹中的老幺。


    (本报陈佳敏拍摄)

    张喜安透露,本月5日下午3时30分,接到大耳窿的来电要求他外出,谈一谈弟弟欠债的问题,但当时他在工作无法外出,之后便收到大耳窿的WhatsApp讯息,除了附上弟弟的借债照片,还有他一家人的照片和哥哥张喜赐的照片。

    他说,大耳窿也留下数段语音讯息,除了要他们将弟弟找出来,还语带恐吓地说找不到就找他们,还说要“上门拜年”,令他与家人陷入惊恐之中,因此他当晚9时,到峇株巴辖警局报警。

    张喜安(右起)及张喜赐在颜碧贞和福勇駺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请求大耳窿不要再骚扰他们。

    “虽然报警后,大耳窿没有继续骚扰,但他们了解我们的底细,手上也有我们一家的照片,担心会对我们一家不利,因此希望借此机会请大耳窿高抬贵手,向真正的欠债人讨债,不要让无辜者受害。”

    另外,张喜赐指出,他于本月5日下午3时30份左右,接到来自同个电话号码的WhatsApp讯息,内容和照片大致相同,更告知是最小的弟弟将自己的联络号码给大耳窿,因此他当天下午5时许,前往中江警局报警。

    他说,弟弟一直无固定工作,过着“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生活,且一直都因赌博欠下许多债务,20几年间也一直有帮他还债,但弟弟一直不知悔改,这次更让无辜的家人被大耳窿找上,所以担心自身安危受威胁。

    大耳窿透过WhatsApp发出多条恐吓的语音讯息,给张喜赐和张喜安。

    “发生这件事之后,我也有打电话给弟弟张喜合,但他一直不听我的电话,我也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哪里,我们也将情况告知其他兄弟姐妹,请他们注意,并请大耳窿直接找弟弟追债,我们也不知他的踪影,所以请不要再找我们了。”

    小弟四处欠债 兄长避之唯恐

    排行最小的弟弟多年来四处欠债,兄长都对他避之唯恐,当发生大耳窿恐吓事件后,家人也找不到其踪迹,同时家人更担心遭大耳窿盯上,目前不敢回到父母生前居住的祖屋。

    张喜赐指出,现在只有弟弟居住在位于中江的祖屋,其他兄弟姐妹已搬出去住,平日也没什么回去,他最后一次见到弟弟是在约两个月前,接着就接到大耳窿的恐吓讯息。

    “因担心大耳窿会在祖屋附近驻守,所以我们也不敢回祖屋找他,只能一直打电话给他,但都一直不接我们的电话。”

    张喜安说,自母亲在三年多前逝世后,就已没回去祖屋,因为弟弟往往向家人开口要钱,所以他和其他兄弟姐妹都避免与他见面接触,不料,他今次竟然连累其他无辜的家人。

    颜碧贞:冤有头债有主

    行动党帆加兰区州议员颜碧贞指出,“冤有头债有主”,债主应向欠债者追债,而不是骚扰无辜的家人。

    她说,大耳窿骚扰恐吓欠债者无辜的家人,对他们造成很大的压力,而且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欠债者,这样会让他们生活在担心受怕中,也无法找到真正的欠债人。

    “在上述事件中,受害者已报警,因此警方应采取其他行动,以保护无辜者的安危。”

    行动党柔佛州副秘书傅勇駺促请欠债人出面承担,若大耳窿继续骚扰无辜的家人,相信也不会有结果,而警方相信接过不少类似的报案,掌握一定的详情,希望警方立即行动,协助杜绝大耳窿对受害家人的骚扰。

    他说,他们近期将会见峇株巴辖警区主任,反映相关情况。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