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福来:执法不对时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刘福来:执法不对时机

    又到了一年一度缴税的时候。



    每年的年头还没有准备孩子们的开学、家庭开销和应节花费,就已经必须要准备一笔钱来缴还土地税和产业税(门牌税)了。

    虽然缴税是每个国人都必须履行的责任,且被允许有半年伸缩性摊还,但对一些低收入者或单亲,确实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尤其近两年来在疫情肆虐,很多经不起行动管制令累压下的厂商都纷纷结业和倒闭。

    生活在低下层的百姓,也因为受到牵连,顿时而失去工作和收入,没有了经济的来源,家庭几近面临断炊,甚至交不起学费,孩子无法完成学业而辍学。

    加上百物在疫情一连串的冲击下,售价不断的飙涨,再为人民的生活重担,百上添斤。

    而在疫情还没有过去的当儿,紧接着在今年的元旦又来一波洪水大侵袭,麻坡县和东甲两个县受灾家庭超过500户,灾黎人数逾1000人,房屋和庄稼都被冲毁,甭说道路、农舍、园地等耕作需要重新再来,部分灾黎甚至连明天的生活都恐成问题。

    然而,麻坡市议会却宣布,从今年开始成立执法小组向拖欠产业税的商家、业者和屋主采取行动,援引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Act 171)第148条文,向收到(E)通知信后未能缴纳产业税的民众,通过法庭程序充公业主的物业。

    尽管,当局表示此举确有难处,因为当局也面对人民拖欠高达1298万令吉的产业税,从而严重影响到整个行政运作。

    然而,严刑峻罚对已经无力回天的企业和人民似乎并不起作用,反而让人感觉落井下石。

    ——麻坡办事处记者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