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趁空档参与演员训练班 越堤族携子 疫中求“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柔佛人头条◢趁空档参与演员训练班 越堤族携子 疫中求“艺”

    报导:蓝子鑫(照片由受访者提供,或取自面子书)



    (新山17日讯)马新边境未全面开放,一些滞留新加坡近两年的越堤族,甚至亲子趁空档在邻国参与演员训练班,体验当演员过足戏瘾更自我增值,疫中求“艺”。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少在新加坡工作的越堤族至今仍无法回国,有家庭的越堤族,也将孩子接到新加坡一起生活。

    面对镜头不胆怯,演员必须知道走位、镜头等,将每一幕情节完美拍摄。

    一些越堤族和家人在邻国长时间生活,日子一点都不留白,还参与演员训练班,体验当演员演戏瘾;在疫情下在异乡求艺,也让他们自我增值不少。

    值得一提是,在新加坡开办演员训练班的,是家乡在柔州避兰东,目前已定居新加坡的杨思良(47岁)。杨思良在新加坡影视有20年导演经验,早前已在新加坡成立“我要当演员”电影公司。

    脸部表情也是关键之一。

    在疫情期间,他更开办了演员训练班,除了来自新加坡和台湾等地,还迎来不少越堤族及家庭的学员,而且越堤族及家庭的学员占了总学员约80%。

    杨思良接受《中国报》访问透露,一些滞留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甚至一些有家庭者,把孩子接到新加坡居住,趁着休假一起参与演员训练班。

    他说,学生们透过训练培养自信心、克服内向性格、控制情绪,以及加强自我认知等。

    夏孞延:社媒上传视频。

    其中,来自柔佛永平的夏孞延(42岁,食品运输员),疫情前都是马新两地来回工作,但受疫情影响,滞留新加坡工作,但时间也变得较充裕。

    由于暂无法回国,在朋友鼓励下,他参与演员训练班,加以发掘身上的演戏细胞。

    “我非常内向,喜欢观看戏剧节目,平时会在社交媒体抖音拍摄视频,而透过参与演员训练班这个平台,让我有机会呈现及扮演不同角色,增进演技技巧。”

    身为一名专业的演员,除了要了解角色外,肢体语言、情绪等都要拿捏得恰到好处。

    夏孞延坦言,在学习过程中令他大开眼界,并认为表情及动作难以拿捏,未来也不排除踏入演艺圈发展。

    品管师也想过戏瘾

    女品管师不仅想当星妈,自己也想“凑一脚”过戏瘾!

    黄姝豫(后)让一对子女参与演员训练班,自己也曾想过演戏过戏瘾。

    来自柔佛州哥打丁宜的黄姝豫(品管师),在新加坡工作和生活期间,带着一对子女许鹤赢(9岁)及许艺馨(5岁)参与演员训练班。

    黄姝豫说,起初儿子体验后觉得有趣,后来她决定让女儿参与,因为女儿比较害羞,因此希望能够克服她的这项缺点,提升与人的沟通能力。

    对于未来当星妈,黄姝豫笑言:“当然想当星妈,但只是单纯的想法,重要还是在人生成长过程中,体会不同事物,在处理事情上更成熟及全面。

    一些越堤族的孩子们趁着空档在新加坡参与演员训练班,体验当演员过足戏瘾更自我增值。

    询及是否想要参与一角,黄姝豫坦言有想法,并透露小时没这样的机会,如今孩子有兴趣,就让孩子体验,至少花几个月甚至几年,看他们是否获益。

    培养儿子自信自律
    儿子学习情绪控制

    学科成绩可透过补习班加强,但情绪控制非易事。

    全职母亲梁铠均(39岁),早前带着儿子张睿恒(12岁)参与演员训练班。

    梁铠均(右)认为,控制情绪并非易事。

    梁铠均受访时说,儿子这年龄层性格较好动,对妈妈来说是个不易教导的课题。

    她直言,儿子的学科,可以透过补习班加强,但学会控制情绪并非易事,因此曾让儿子参与演员训练班,借此培养自信和自律。

    另外,张睿恒(12岁)认为参与演员训练班非常有趣,可尝试不同的事物,包括镜头表演等,同时增强自己的自信心。

    小孩人生经验不高,透过专业的指导及揣摩,将提升他们的演技方式。

    不过,张睿恒今年将面对新加坡小六会考,梁妈妈决定暂让他退训,以专注于学业。

    杨思良:专业演员不易当

    “演戏”——说得容易做时难,身为一名专业演员,要会消化台词,肢体语言、脸部表情、情绪等,皆环环相扣,缺一不可。

    杨思良说,小孩人生经历不高,内心世界难以揣摩,因此必须透过专业的训练慢慢累计,而成年人有人生经历,再透过互相学习,了解不同的经验。

    杨思良:迎来不少属于越堤族及家庭成员的学员。

    他认为,身为一名演员,不仅仅是熟读剧本,也必须了解其中的潜台词及人物分析,而情绪、眼神、肢体语言及动作等,必须抓得到位。

    “情绪上有分不同的层次,演员在情感上必须细腻,也要掌握好,整个画面才完美,这是我一直强调的,同时也必须了解镜头走位,与镜头产生默契。”

    他指出,演戏并非模仿,必须要有自己的风格,同时在揣摩角色上,必须换位思考、富有同理心等。

    “去掉”地方腔才能冲出国
    语言表达上非常重要

    杨思良坦言,演员在语言表达上也非常重要,必须将地方腔调“去掉”,若是要冲出海外发展,或将成为一种障碍,限制了本身的发展。

    “语言要是过于地方性,将无法到国外发展,至少必须达到能够接受的程度。”

    对于杨思良来说,戏剧就是艺术,必须要一代传承一代,同时培养可造之才,挖掘及抚育下一代新生代演员。

    “在学习及磨练演技后,才往明星之路发展,对我来说,实力派演员,才是能够走得长远的路。”

    先须了解女儿意愿

    海伦(左)与甘奉蒽

    ◆海伦(39岁,从事餐饮业)与女儿甘奉蒽(5岁)(来自砂拉越州古晋)
    对于演绎的知识,我只会观看戏剧,不知“演员”及“表演”两者的含义,但若有戏剧机会,可让女儿往演艺圈发展,但必须兼顾学业,唯还要了解女儿的意愿。
    女儿在控制情绪方面欠佳,我希望她透过训练班,除了学会控制情绪外,在记忆力、责任感等加强,让女儿从中强化自信心及素质。

    提升儿子心理素质

    蔡丽婷(左)与吴奇恩

    ◆蔡丽婷(35岁,从事教育与培训行业)与儿子吴奇恩(4岁)(来自柔佛州)
    我从事教育行业期间,会培训孩童进行表演,期间发现孩童的一段黄金时期,孩子年龄越小,越能接受专业及全面的培训,对他们成长有很大的辅助。
    借着参加演员训练班,希望提升儿子的能力及心理素质之余,引导孩子克服恐惧,迈向第一步,让孩子有出色的心智发展,将来能面对成长过程中的困境。

    课业艺术上须平衡

    甄宝瑛(后)与余宇泽

    ◆甄宝瑛(37岁,瑜伽老师)与儿子余宇泽(8岁)(来自柔佛州)
    儿子是一名聪明又好动的孩子,课业上表现不错,但表达能力、情绪表达等有待提升,与人沟通时,难以抓到对方的情绪。
    我在小学期间,曾经参与过话剧、舞蹈等表演。这次让孩子参加演员训练班,希望借此培养孩子的艺术细胞,但在课业及艺术上必须取得平衡。

    考虑让女儿试演戏

    欧佩妘(右)与白惞悦

    ◆欧佩妘(35岁,家庭主妇)与女儿白惞悦(5岁)(来自霹雳州金宝)
    女儿平时难以表达内心的想法,仅用哭泣来表达,因此通过演员训练班,能够培养及控制情绪,同时表达心中的想法,建立完善的心理素质。
    若女儿在演绎上有不错的成绩,我或会考虑让女儿参与及尝试演戏,未来可往此路发展,但主要还是取决于女儿的意愿。

    磨练女儿好动性格

    张兰萍(右)与陈欣宜

    ◆张兰萍(40岁,幼教老师)与女儿陈欣宜(8岁)(来自吉隆坡)
    对于女儿未来发展,只要走得正,不违反个人原则,我不会反对女儿踏入演艺圈。
    女儿性格好动,每次在不适当的环境下,做出一些令人无法理解的动作,或在学习时,问一些无理问题,因此希望她透过训练班加以磨练。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