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子欠债拖累两老 父:16年前父子情已断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长子欠债拖累两老 父:16年前父子情已断

    (峇株巴辖20日讯)和长子脱离父子关系16年,如今长子因向大耳窿借贷没还,老夫妇遭大耳窿追债,住家遭泼漆,甚至恐吓会在新年时泼汽油弹,成天活在恐惧中。



    尹亚牛(中)在颜碧贞(右)和傅勇駺(左)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请大耳窿不要再骚扰他和家人。

    老人家希望大耳窿高抬贵手,请大耳窿向已脱离关系的长子讨债,勿再骚扰无辜家人。

    遭恐吓的尹亚牛(65岁,饮食业者)今日召开记者会指出,其长子尹康华(35岁)曾于2006年欠下大耳窿债务,当时虽有帮他还钱,但为了摆脱大耳窿纠缠,已登报甚至找律师宣誓,与儿子脱离关系。


    (本报陈佳敏拍摄)

    他说,他与长子脱离关系后已没来往,只知长子到吉隆坡工作,结婚生子 。

    两年前长子上门找他,声称失业多时,希望能到他的饮食店工作。

    “当时我看他已结婚生子,需要工作来养家糊口,便允许他到店内工作,但也讲明我们之间已脱离父子关系,所以我们现在是老板和员工,只在工作时间碰面沟通。”

    尹亚牛2006年时已登报宣布与长子脱离父子关系。

    尹亚牛透露,3个月前长子工作时频出状况,但一直说没事,直至两周前长子突然消失和失联,同时接到大耳窿的追债通知和恐吓,对方的妻子也一样收到追债通知,但一直找不到长子。

    他指出,大耳窿打电话和在WhatsApp发恐吓讯息,甚至找上他的饮食店向他追债,但他根本没法帮长子处理债务,也一直没理会大耳窿发来的消息,昨早7时左右他发现住家遭泼漆,便立即报警。

    “我妻子健康状态不好,有心脏方面的疾病,昨日发生泼漆事件后,用餐时更因害怕而双手一直发抖,大耳窿甚至恐吓我们会在新年时到店内泼汽油弹,更让我们十分担心。”

    尹亚牛两个星期内一直收到大耳窿的追债和恐吓讯息。

    颜碧贞促请警方加强执法

    行动党帆加兰区州议员颜碧贞促请警方加强执法,避免无辜的人受到连累,若已破案,也希望警方公布详情,以便起着警惕作用。

    颜碧贞陪同尹亚牛召开记者会说,大耳窿骚扰恐吓欠债者无辜人士,甚至泼漆或丢汽油弹方式追债,不仅令人活在压力和恐惧中,更可能连累更多无辜者,影响附近邻居的日常生活,甚至造成财物损失。

    尹亚牛的住家遭大耳窿泼漆。

    “不少大耳窿骚扰事件受害者已报警,警方应采取其他行动对付,若已破案的投报,还望警方能公布详情,以起警惕作用,因不少年轻人从事大耳窿跑腿工作包括向人追债,所以要警惕他们,不要从事犯法的工作。”

    另外,行动党柔佛州副秘书傅勇駺透露,颜碧贞与他早前已与峇株巴辖警区主任会面反映上述情况,促请警方加强巡逻,尤其是受害者的住处范围。

    大耳窿除泼漆外,也留下恐吓的大字报。

    他促请欠债人出面承担,也请大耳窿不要在继续骚扰无辜的家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