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跃新程◢画作跃然于衣服上 自创新衣 穿出个性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虎跃新程◢画作跃然于衣服上 自创新衣 穿出个性

    完成印制的专属新年衣送到学生手中。(受访者提供照片)

    报导/摄影:庄碧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东甲6日讯)新年万象更新,新衣送旧迎新。不论是宅在家还是出外走访亲友拜年,穿上新衣无疑能把新年的氛围烘托得更为喜庆和热烈,而如果穿上的新年衣上有自己设计的作品,不但有满满的成就感,还能穿出自己的个性和潮流,非常拉风!

    过新年,穿新衣,送旧迎接新虎年。在华人传统里,农历新年穿新衣预示著新一年全新的开始,带著喜庆的寓意;也有人说新衣就像穿在身上的春联,表达对春天的庆贺。

    因为用心专注,学生在预期内甚至更短的时间里就完成了虎年画作。

    冠病疫情降低了人们出门购买新年衣的欲望,许多民众也选择网购新年衣。不过,也不是所有网购的新年衣都能买得称心如意、穿得合身。

    东甲Pat Art & Craft就秉持著将艺术融入生活的理念,让学生趁著虎年到来之际,将创意的老虎画作挥洒在画纸上,再让有关作品跃然于衣服上,以提现艺术不只是纸上谈兵,还可以很生活化的概念。

    《中国报》记者趁著新春特别访问该画室老师吴浩源(24岁),了解到该画室以往都会与当地社团携手举办活动欢庆佳节,但是近两年受到冠病疫情影响,他们被迫中断联办活动,转而在画室进行新春活动,即让学生有机会将自己设计的作品印在T恤上。

    吴浩源:尝试传达“创作也能生活化”的理念给孩子们。(受访者提供照片)

    他们在去年12月开始让学生画有关虎年的作品,并提供学生素材参考,包括图片或照片。当然,学生也会将自己喜欢的东西元素添加进去。

    学生在完成老虎画作期间表现得非常兴奋,迫不及待想要穿上印有自己作品的T恤去逛街。

    此外,该画室也提供热转印贴纸和衣服,让学生自行操作热转印机器,体验将自己的创作印在衣服上的乐趣。

    部分成人学生体验用热转印机器印制虎年T恤的乐趣。(受访者提供照片)

    学生超乎速度完成作品

    吴浩源指出,依据孩子们的能力,他们预计学生会在一个月或一个月半完成作品,但是幼儿和小学低年段的学生完成的速度出乎老师的预料,原本预计一个月完成的作品,后来只花了一两个星期就出炉。

    “在整个作画的过程中,有的学生不是那么有自信,画得也不是很满意。这个时候,老师就会鼓励他们多画几张,并且从旁协助,在必要的时候动笔帮忙学生修饰细节。”

    他说,该画室希望学生不是画完就将作品一味收藏起来,他们尝试让孩子从小了解到,学画画或美术也能够将创作的东西运用在生活中,就像幼时做的笔筒和小手工也可以成为生活中实用的物品。

    “我们也会跟孩子聊天,看他们的圈子最近流行什么、玩什么游戏、看什么卡通,研究后用他们感兴趣的主题去引导他们更加热爱绘画。”

    张伟豪(右起)和叶佩圆以行动支持及肯定儿子张志健(左2),并将其作品印成新年亲子装。中为女儿张伊凡、左为张伟豪母亲林桂来。(受访者提供照片)

    获家长大力支持

    将孩子的作品印在T恤上的新春活动,也获得家长的大力支持。

    张伟豪(34岁,电子与机械经理)与叶佩圆(35岁,幼教老师)就是透过这个方式,和儿子张志健(6岁)取得共识––将孩子的画作印在T恤上,制作成一家大小的新年亲子装。

    叶佩圆说:“孩子作品的完整性不是我们大人眼里的框框作品,孩子在画室老师循循善诱下发挥出的天真无邪的画风,就是他们眼里新年的模样。”

    张伟豪说:“我们将孩子的作品打印出来,并穿在一家人的身上。对我们来说,这样最能够表达东方人传统含蓄的爱意。”

    他们认为,与一般普遍买得到的亲子装比较,这一套独特且别出心裁的亲子装,显得格外温馨又意义非凡。

    “我们相信,这些小小的举动会让孩子感受到一家人在一起的农曆新年就叫‘团聚’。 ”

    黄琪慧(后排左)能感受到孩子颜子权 (后排右)见到家人穿上印有其创作的衣服时的喜悦。前排右为颜子皓、左为颜子桐。(受访者提供照片)

    逢新年为家人备亲子装

    参与学生颜子权(13岁)的母亲黄琪慧(36岁,全职妈妈)受访时指出,每年的农曆新年她都会为家人准备亲子装,象徵著一家大小整整齐齐、温暖且温馨。

    “今年很感谢老师举办这么有意义的新春活动。孩子用心创作出来的作品能印在衣服上,是独一无二,只属于我们家人的亲子装。我也能深深感受到孩子看到自己的作品被家人穿在身上时的那份快乐与信心。”

    黄琪慧说,她还为其先生以及另外两名孩子颜子皓(7岁)及颜子桐(6岁)印制了亲子装。不过,由于受到冠病疫情影响,远在新加坡工作的先生还不知何时能回来团聚。她希望疫情早日趋缓,好让他们一家团圆。

    徐颖渲:“限量版”的新年衣让我很有成就感。(受访者提供照片)

    独一无二有成就感

    学生徐颖渲(13岁)对于这项设计活动乐在其中,她对穿上印有自己设计图案的衣服感到非常有成就感,因为这是独一无二、限量版的“珍藏”。

    她说,除了印制一件衣服给自己外,她还会另外印制一件送给表弟,当做她赠予对方的新年“贺礼”,一份诚意满满、意义十足的礼物。

    郑杰恩:宅在家或拜访亲友时会穿上印有自己作品的新年衣。

    自己设计还较便宜

    学生郑杰恩(11岁)自豪地说,他设计图案的新年衣非常与众不同。

    他说,外头买的新年衣也不便宜,自己设计图案的作品打印出来的T恤还较便宜。

    他说,会在新年期间穿上新年衣拜访亲友,并对此感到非常骄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