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玉河工程承包商遭勒索 商家:或是瘾君子干的!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纱玉河工程承包商遭勒索 商家:或是瘾君子干的!

    新山市中心纱玉河经重新美化后脱胎换骨,展现美丽的一道风景线。
    新山市中心商家认为,相信索讨钱者非私会党,而是附近瘾君子所为。

    报导/摄影:林健海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山17日讯)新山市中心纱玉河美化工程自动工以来,传出承包商遭私会党勒索讨钱,否则将破坏纱玉河的设施,当地商家认为,相信索讨钱者非私会党,而是附近瘾君子所为。

    新山市中心纱玉河整修及美化工程后的新面貌。

    依斯干达特区发展机构(IRDA)廉洁与公务部之前出席警方与新山区市镇邻里交流会上,揭露纱玉河整修及美化工程自动工以来,承包商就一直遭私会党勒索讨钱,否则将破坏纱玉河的设施。

    由于承包商频密遭受恐吓,担心设施遭破坏,可能需耗费更多资金整修。

    对此,《中国报》记者走访纱玉街商家,受访商家都说未曾目睹这类事件发生。

    刘先生:未曾目睹私会党索讨钱。

    其中中药店业者刘先生(51岁)指出,未曾目睹有私会党向承包商索讨钱的行为。

    他也认为,这类事情不可能发生,而且就算有发生,位于新山市中心明里南街的中央警署就在附近,可以马上报警交由警方处理即可。

    不愿具名手机业者陈先生(26岁)也认为,一般而言,私会党徒不会贸贸然向承包商下手。

    承包商频密遭受恐吓,担心设施遭破坏。

    他也指出,自从冠病疫情,新山市中心又出现不少流浪汉,这些流浪汉很多是瘾君子,他们在疫情下也出现三餐无法温饱问题。

    他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瘾君子开始向承包商的工人索讨钱吃饭,解决三餐温饱。

    记者现场观察,纱玉河旁出现许多流浪汉,有些坐在石椅上,有些则躺在石椅旁,影响纱玉街市容。

    黄东成

    没见过私会党勒索

    ◆黄东成(68岁,新山市中心黄亚福街服饰店业者)

    我营业时间是下午1时至6时30分,至今没目睹过私会党勒索。

    据我了解,这裡很多流浪汉,很多是瘾君子,而且在此已经很多年,不排除是他们向承包商工人索讨钱吃饭,应该不是勒索。

    我不认为,瘾君子会因此就去破坏纱玉街设施,他们目的只在讨钱。

    东尼

    被勒索应该去报案

    ◆东尼(47岁,陈旭年文化街新山市集(Bazzar JB)小贩)

    我傍晚6时至凌晨12时开始摆摊,至今未曾目睹有私会党索讨钱。

    新山市中心有很多流浪汉,瘾君子也多,可能是这些瘾君子向承包商工人索讨吃饭钱,索不到钱变成恐吓

    我相信他们也不敢去破坏周遭的设施。

    而且附近就是警察局,被勒索者可以向警方投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