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效杰:新大臣残酷成长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陈效杰:新大臣残酷成长

    柔佛州前任大臣哈斯尼与现任大臣翁哈菲兹,谁比谁好,还是争议课题;谁比谁…快,我们更想知道。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阵在柔佛州选举取得三分之二优势执政,柔佛州人民并不感到意外,但对国阵的“海报人物”货不对办仍然耿耿于怀。

    曾曾祖父嘉化莫哈末是首任柔佛大臣,舅舅希山慕丁是现任国防部长。翁哈菲兹以黑马姿态爆冷当选柔佛大臣,相信他自己都始料未及,他第一天到大臣署打卡上班释放的肢体语言,在场人士就目睹他是如此缺乏自信。

    年龄并不是问题,毕竟,翁哈菲兹不是柔佛州史上最年轻大臣。

    但被说靠关系户上位,因此大臣位不易当。背景越是显赫越是必须竭力撇清关系双倍证明自己。

    上任第一个星期,他享受蜜月期,还到处召集青年们欢聚。

    来到第二个星期,他面临考核期,压力大的需和时间赛跑。

    柔佛州巫统代表最近在巫统代表大会缺席辩论环节,以无声抗议,以示对原任大臣哈斯尼的支持。当众人以为柔佛州行政议员难产,翁哈菲兹分秒必争找搭挡组成队入宫宣誓。

    柔佛州人民很是盼望新山与新加坡边境何时开放,就在我国和新加坡政府宣布开放边境前夕,哈斯尼前往布城与两国卫生部长会面商讨相关课题。这消息传出后,翁哈菲兹也立即行动,当晚在官邸与新加坡驻新山领事会面,隔日早上巡视新山关卡,再赶往布城会见首相依斯迈沙比里。

    后疫情下,为了让州经济尽速复苏,前任和现任大臣表现出的积极办事效率,我才认定,两人之前被低估了。

    而这一次,政治游戏规则将会改写,希望这两位巫统领袖能继续带给柔佛州稳定,并确保勤政廉洁的政府为民服务。作为曾经是马来西亚和东南亚经济主要引擎的“南方之虎”,我们已经输不起。

    最后,弱弱地问,面包可以不要再起价了吗?鸡蛋鸡肉可恢复正常供应了吗?柔佛长堤可以不再大塞车了吗?还有,已模糊不清不知多少年的马路分界线可以重划了吗?人民不管这是全球的课题或者中央的事务,这是最实际要州政府解决的当下问题。希望新大臣使命必达。

    当今时势,民意最大。

    识时务者,走投有路。

    ——柔佛州采访主任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