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绑架索百万赎金 涂番茄酱当“血浆” 拍视频威胁家属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假绑架索百万赎金 涂番茄酱当“血浆” 拍视频威胁家属

    (新加坡27日讯)假公安设局欺诈16岁少年,图骗26万元人民币(约16万9000令吉)不果,再设计绑架案,勒索少年父母500万人民币(约325万令吉)赎金,最终骗局被揭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16岁中国籍留学生彼得(化名)于4月底在我国接到一通电话,对方称是移民与关卡局官员,指彼得是诈骗集团的成员之一,涉嫌用中国电话号码来骗新加坡人。随后,电话再转到一名自称是广东省公安的人员。

    彼得透露,检查过对方所给予的诈骗集团链接,没发现异常,自己虽怀疑是骗局,但苦于没有证据,才听从骗子的指示。骗子称彼得“骗走”了26万人民币,必须在银行户头中存入这笔钱,才能证明清白。

    骗子让少年写下遗书。(警方提供)

    于是,骗子指示彼得向母亲编造各种理由,比如要买电脑或去补习班之类等,但都无法成功。结果,骗子决定策划绑架案,向父母和监护人勒索500万元人民币赎金。

    骗子约彼得在亚历山大医院见面,待了5个小时左右,辗转于晚上10点左右,到三巴旺的一所私宅单位。私宅单位内只有彼得一人,但会有中间人送来食物,并换走了他的手机。为了更加逼真,骗子给了彼得番茄酱,涂抹在脸部、手上和地上,佯装成鲜血,录制了捆绑视频,转发给父母和监护人。骗子也要求彼得写下一封绝笔遗书,内容写道:“一夜的失信导致我本人遭到殴打伤害……绑匪把我卖给人口贩子。“

    彼得在私宅内待了三天,直到本月16日时,骗子相信拿不到钱,才放人走。

    彼得受访时表示,希望自身经历能警惕公众。“陌生的电话真的不要乱接,有事也应该和家人商量。”

    第一时间通知警方

    彼得在新加坡的监护人珍妮(化名,50岁,家庭主妇)受访时说,案发当天,彼得说要看一部电影,所以才外出。

    “平时晚回家,他都会通知,岂料那天到了晚上10时多,也没回覆信息。“

    直到第二天晚上8时,珍妮收到骗子的信息,说“彼得被绑架了,不要通知警方“,并要求赎金。

    珍妮第一时间通知警方。

    “当时不知彼得是否真的被绑架,觉得让警方处理这事,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今年1月至3月,警方共收到109个关于冒充中国公安局的骗局,涉案金额约1460万元(约4380万令吉)。反诈骗指挥处高级调查员颜任坚助理警监受访时表示,警方收到通报后,立刻与家属沟通并给予协助。目前,假公安骗局仍是去年10大骗案类型之一,与2020年相比,有上升趋势。公众必须提高警惕,以免毕生积蓄被骗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