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边境重开留不住人 新山食肆叹请不到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柔佛人头条◢边境重开留不住人 新山食肆叹请不到人

    报导:谢心昉
    摄影:张来星、谢心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山8日讯)疫情期间的禁堂食措施,使食肆业者不得已裁员或减薪,如今马新边境重开后,又有员工选择越堤到新加坡工作,本地部分食肆业者如今面对人手流失,且难聘请到新员工的问题。

    政府自2020年3月18日起落实行动管制令,其中禁止堂食的措施断断续续进行,使食肆业者的生意大受打击。

    随着马新边境重开,柔佛州酒楼生意增加20%至30%。

    不过,今年4月1日马新边境重开后,滞留在新加坡工作的越堤族纷纷回国,加上许多新加坡游客涌入我国游玩,食肆的生意再度见起色,重现排队人潮。

    《中国报》向新山区食肆业者了解,受访业者透露,在禁止堂食期间,食肆生意大不如前,所以不得已须裁员或减薪,在疫情中求存。

    部分业者说,马新边境重开后,确实有在招聘新员工,但因为新元及令吉的兑换率差很大,许多民众都选择越堤到新加坡工作。

    “这个情况不只发生在疫情前后,过去一直都有员工会在本地工作一阵子后,就到新加坡找新工作。”

    也有业者说,禁止堂食期间,改为着重于外卖及外送生意,没有裁员,而是努力与员工一起撑过艰难的时刻。

    另外,厨师林先生(39岁)接受《中国报》访问说,他在疫情之前,曾在新加坡的餐馆任职厨师,后来因为疫情导致关卡暂时关闭,因此便选择回国发展。

    他说,当初决定回国,主要是考量到家人的关系,毕竟父母和妻儿都在本地。

    “虽然回到我国也是从事厨师工作,但令吉和新元的兑换率差额确实很大,所以我在关卡重开后,已经再次越堤到新加坡工作。”

    因有员工越堤至新加坡工作,本地部分餐馆面对人手不足的问题。

    Moonlight尚未开放堂食

    面对人手和疫情问题,以及进行整合运营,著名蛋糕连锁店“Moonlight”柔佛州分店,目前尚未开放堂食。

    Moonlight主管刘在新(39岁)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目前柔佛州分店仅售卖面包和蛋糕,还未恢复堂食,仅有位于新山茂奥斯汀花园的分店已进行改革,即有售卖零食及生日蛋糕装饰品等。

    Moonlight包括位于新山彩虹花园的分店,目前尚未开放堂食。

    他说,目前还未确定柔佛州分店何时会恢复堂食,但公司在逐步进行整合营运。

    另外,他坦言,向来都会遇到一些员工在进行培训2至3年后,就到新加坡工作的问题。

    Moonlight柔佛州分店目前仅售卖面包和蛋糕等。

    “虽然部分员工可能短时间就从学徒升职成主管,但因为令吉和新元兑换率的差异,部分人士还是会选择到新加坡工作。”

    部分人愿留在本地工作

    后疫情下马新边境重开后,虽然有不少本地人再越堤到新加坡工作,但也有部分人士不想再过日夜奔波的生活,选择继续留在本地发展。

    洪瑞强:部分餐饮领域员工决定留在本地发展。

    柔佛厨业联谊会会长兼海霸王海鲜酒楼联合创始人洪瑞强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确实有不少本地人选择到新加坡工作,但也有部分人愿意留在本地工作,酒楼陆续可以请到新员工。

    他说,过去许多越堤族都为了赚钱,日夜奔波往返新马工作,不仅身心疲惫,与家人团聚的时间也减少了,所以部分人还是决定留在本地发展。

    另外,他说,在马新边境重开后,酒楼生意增加20%至30%,顾客群包括越堤族及新加坡人。

    “为了数个月,也有顾客已经预订酒席。”

    聘新员工问题不大

    高定华

    ◆高定华(40岁,鸡煲之家业者)
    在疫情期间为了生存,有减少员工,包括厨房帮工和服务员。
    现在马新边境重开后,有再聘请新员工,因为人数不需要太多,所以不会太难请到新人。
    疫情至今,确实有些员工选择越堤到新加坡工作,但问题不大。

    主厨及帮工人手足够

    黄玮诚

    ◆黄玮诚(21岁,Ah Hong Kopitiam员工)
    不能堂食期间,生意确实受影响,但咖啡店仍继续撑下去,疫情至今都没有减少员工。
    目前咖啡店主厨和帮工人手还是足够。

    暂由妻子协助

    ◆黄先生(43岁,煮炒档摊贩)
    我经营的摊位无需太多员工,除了我本身负责烹饪外,还需要多一名厨房帮工,以及负责点餐和收钱的员工。
    但在疫情期间,厨房帮工已经离职,现在还没有请到新员工,暂时由妻子前来协助。

    只请多一名员工

    ◆李女士(41岁,经济炒粉小贩)
    我和丈夫一起经营经济炒粉摊位,疫情之前,我们有请2至3名员工,主要负责帮忙烹煮食材及打包食物等。
    后来因为疫情影响生意后,收入难以应付员工薪水,只剩下我和丈夫应付所有工作。
    虽然马新关卡边境重开,但生意还未恢复至疫情前的盛况,所以我们只请多一名员工来帮忙。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