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会计师花近3.5万 一年连换3女佣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女会计师花近3.5万 一年连换3女佣

    (新加坡14日讯)女会计师申诉,一年内花1万1000元(3万4900令吉),三次请女佣,女佣不是偷懒、思乡、就是无故失踪,不满中介不退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蔡女士(41岁,会计)告诉《新明日报》,她去年到武吉知马中心的其中一家中介所请女佣,岂料碰上不愉快的经历。她透露,第一名请的女佣去年3月来新,只工作了四个月。

    “女佣总是偷懒、弄坏东西,还不讲究卫生,所以选择将她送回中介所。她还整天抱怨身体痛,又不愿意去看医生。”

    accountant
    第一名女佣(左)被指偷懒。

    送走第一名女佣后,蔡女士8月中旬挑选了另一位女佣,并支付了定金。

    没想到的是,两个月后,中介所竟表示女佣不愿来新,只能再次换人。

    蔡女士说,直到12月底,第三名女佣才来工作。

    “第三名女佣勤快,表现确实令人满意,但只工作了11天就走了。她半夜会一直哭泣,后来才发现她想回家。”

    连换三名女佣,蔡女士感到十分不满。

    “介没有提前确认女佣的意愿,浪费我们的时间跟金钱,要求退款,对方还推三阻四。”

    accountant
    第三名女佣(右)因思乡哭泣。(受访者提供)

    蔡女士说,她前后花了1万1000元,当中包括保险、安置与疫情期间隔离费用等,但中介没尽责,所以应该拿到部分退款。

    “为了换女佣,我最后还花了5000多元,对方只退还了部分安置费,我要求拿回剩余的4875元,包括剩余的安置费、保险、检测费、隔离费、行政费等。”

    蔡女士说,她生孩子后,希望请女佣减轻家务负担,结果一波三折。

    “由于请不到女佣,我找了七八间托儿所,但都没有空位。后来,老板不满我请太多假,辞退了我。我以前有甲状腺肿大的问题,这次因为压力大,又复发了一阵子,整个人都消瘦许多。”

    女佣被送回中介所后曾一度失踪,吓坏蔡女士。蔡女士说,女佣注册在自己名下,因此她才感到担忧。

    “后来发现,女佣跑到本地的一个女佣庇护所,才松了一口气。”

    针对投诉,不愿透露姓名的中介所负责人表示,已完成了退款,当中包括保险以及之前所申请到的雇请女佣的津贴,岂料雇主要求更多。

    “由于申请到政府津贴,我们退还了第一名女佣的隔离费(疫情期间),另外还有第三名女佣的部分安置费。至于第三名女佣的隔离费,因为没有成功申请到津贴,费用应该由雇主负责,合约上也是如此注明。”

    中介也说,疫情期间,有不少女佣的家人不愿再让她们出来工作。

    “对于想家的女佣,我们会跟他们谈话、安排时间让他们与家人通话,但有些实在想家,也没有办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