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牌为7人打溶脂针 妇女罚3万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无牌为7人打溶脂针 妇女罚3万

    (新加坡22日讯)妇女没有行医执照,也没查看成分是否可合法使用,就为7人注射溶脂针,被判罚款1万元(约3万1700令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联合早报》报导,所幸接受溶脂针的人都没有出现副作用,但控方指这不构成减低刑罚的理由,因为这类溶脂针始终存在风险,可能导致他人受伤。

    被告黄美凤(43岁)今天承认11项鲁莽行事危害他人安全的罪状,控方提控其中5项,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

    案情显示,黄美凤是一名兼职行政助理,她对美容有兴趣,在2019年到大马参与关于溶脂针的5天课程。2020年3月,她打算赚点外快,于是决定提供注射溶脂针服务。

    溶脂针,
    黄美凤没有行医执照,却为7人注射溶脂针,被判罚款1万新元(约3万1700令吉)。

    被告在Instagram设立网页宣传,并向大马供应商购买溶脂液,还网购大量的针。她没有求证相关的溶脂液是否可在新加坡合法使用,也无法确定针是否经过消毒。

    短短4个月内,她在自己和顾客的住家为7名20至30多岁的女子注射。被告过后还在理发院租下隔间使用,但她知道提供的服务违法,只跟业者说她提供脸部按摩和治疗。

    长达一两个小时的“疗程”中,被告先为顾客擦药膏,并在注射处如手臂、肚皮和下巴画记号,接着把红色液体和透明液体注射进顾客的体内。每名顾客付给被告180元至500多元(约570至1585令吉)。

    有人后来匿名举报被告的网页,被告随之停止提供服务。

    溶脂针,
    图:Pixabay 示意图

    代表律师求情称,被告育有4名孩子,疫情期间手头紧,只想透过这门生意补贴家用,而非赚大钱。律师也指被告在大马经过相关训练,况且顾客都自愿注射溶脂针,事后也没有作出投诉。

    然而,控方指施打程序可导致身上出现淤青或疤痕,顾客也可能对溶脂液过敏,这次仅侥幸没有大碍。另外,控方指被告拿不出任何与课程相关的文件当证据,大马的证书也不受新加坡认可。

    法官指判刑必须考虑到公众安全,但因被告选择认罪而且是首次触法,最终判她罚款1万元,也允许她分期付款缴交罚金。(人名译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