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暴跌2大厂又被令停业 棕果收不及 罗厘排长龙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价格暴跌2大厂又被令停业 棕果收不及 罗厘排长龙

    报导:汪锦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山30日讯)油棕果价格近来暴跌,柔佛州两家大型油棕厂因搅油出问题被令停业,造成峇株巴辖、居銮、笨珍一带的其他油棕厂无法负荷而停收棕果;有些油厂则限制收购油棕果,以致工厂外的运输罗厘大排长龙。

    据了解,油棕果收购价今年4月达到每公吨约1400令吉的最高价位,如今下跌至约850令吉至900令吉,不少油棕收购商预计,7月可能再出现另一轮波动,跌至700令吉左右。

    部分油棕厂来不及处理油棕果,甚至限制入厂,造成多辆罗厘等候排队进厂卸下油棕果。

    由于油棕果必须在48小时运抵油厂完成搅油,但遇上油棕盛产期,一些油厂根本来不及处理大批运来的油棕果,只能限制收购进厂,所以一些油厂外出现罗厘大排长龙的情景。

    《中国报》探悉,虽然油棕果价今年一度取得高价位,但最近突然下跌,形成300至400令吉的差价,小园主为了避免无利可图,加上面对缺乏外劳收割,只好放慢收割油棕果,收购商同样也停收油棕果。

    据悉,柔佛州不少油棕厂近日发通告宣布,6月29日及30日停收棕果两天,避免油棕厂无法顺利搅完油棕,同时也避免油棕价格波动太大,导致不必要的损失。

    苏添福:各方探讨以10天至15天的平均价格计算棕果收购价。

    柔佛州油棕商公会主席苏添福受访指出,油棕价今年取得难得的高价位,每公吨涨至1400令吉,许多小园主施肥和细心照顾,加上雨水充沛,因此近来油棕产量多。

    他说,柔佛州两家大型油棕厂早前被环境局下令停业,造成其他油棕厂目前来不及收购油棕果,所以当局应设法解决。

    他也希望,政府关注小园主如今面对外劳不足问题,造成现有外劳要求更高的油棕果收割价费用。

    柔佛州的多间油棕厂外,出现许多运载油棕果的罗厘大排长龙的情景。

    冀环境局速允许重新营业

    峇株巴辖油棕商公会总务郑文伟指出,目前属于油棕盛产期,导致油棕厂不胜负荷,希望环境局允许两家大型油棕厂尽快重新营业,分散其他油棕厂的处理量,才能避免发生停收棕果的问题。

    他週三接受《中国报》访问坦言,柔佛州各地多间油棕厂已向收购商发出停收棕果的通知,希望小园主能够体谅收购商。

    郑文伟:不少油厂来不及处理,造成罗厘大排长龙等候入厂。

    他说,油棕果必须48小时进厂处理,但近来多间油厂都有罗厘大排长龙,等候进厂处理。

    “小园主也担心油棕鲜果来不及处理,被要求扣除重量的问题,应让大型油厂赶快恢復运作。”

    收割的新鲜油棕果必须在48小时内安排进厂处理。(取自面子书)

    促探讨以平均价收购

    如今油棕价格波动,油棕厂、收购商及小园主受促坐下来,一起探讨以10天至15天的平均价格计算棕果收购价,避免出现停收油棕果现象。

    苏添福建议,各方採取上述折衷方案,即月初和月尾有不同价格,以进一步解决因油棕果价持续下跌,所带来的差价问题,避免各方无利可图。

    他坦言,目前油棕产量太多,但价格却不断下跌,所以收购商及油棕厂仍会担心收取棕果面对亏损。

    另外,居銮农业公会副会长高添来受访指出,油棕厂来不及处理大批油棕果,因此只能限制收购,本地多间油厂也只能停收油棕果。他认同大家应採取上述採取平均价计算棕果收购价的建议。

    他说,上个月的油棕价每公吨尚有1200至1300令吉,但本月初跌剩850至900令吉,形成300至400令吉差价,所以若每月採取不同平均价计算,有助降低各方面对的不必要亏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