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佣借阿窿 僱主当灾 日接百通骚扰电话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女佣借阿窿 僱主当灾 日接百通骚扰电话

    (新加坡14日讯)上班两个月就向僱主预支两次薪水,第三次预支不成,菲律宾女佣竟跑去借阿窿,欠下至少四组阿窿共6000元(约1万8000令吉),害僱主饱受骚扰,每天接百通追债电话,还收到泼漆与烧屋的恐吓视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苏先生收到多通电话未显示号码,相信是阿窿骚扰电话。

    苏先生(40岁,项目经理)受访时说,5月尾聘请了41岁的菲律宾女佣莱特艾琳(译音),岂料3周后女佣就称家乡的孩子因眼疾需动手术,向他借500元(约1500令吉)。

    7月时,女佣又称家裡需要钱,向他借1000元(约3000令吉),他心软再度答应,并打算从她未来两个月裡的薪水扣除。

    不料本月1日,女佣称父亲去世,又要借500元下葬费,这次他拒绝,不过答应让女佣回乡奔丧,但女佣称没钱回家而作罢。

    “没想两天后收到一通阿窿电话,对方指女佣借钱,要我还1500元(约4500令吉),他还传来一张女佣在我家门前的自拍照,称不还钱就来骚扰我。”

    他愤而质问女佣,为何洩露他住家资料,女佣解释因家裡需要钱,才向阿窿借了500元,气得他当天将女佣送回给中介。

    隔天,他陆续接到另3组阿窿来电,称女佣向他们借钱,前后共欠下6000多元。

    僱主苏先生称是女佣借钱,希望阿窿不要再来骚扰,他也已报警处理。

    他申诉,自此每天都收到约百通骚扰电话、骚扰简讯,以及发来有人泼漆与烧屋的恐吓视频,吓得他报警处理。

    “那些骚扰电话,可连续打来一小时不停歇,导致我无法接听其他来电和使用手机。”

    警方受询时证实接获报案,并已展开调查。

    雇主报警

    阿窿跑腿点外卖送上门,通过送餐员手机大喊叫他还钱,僱主当下报警。

    苏先生指本月5日晚上9时,一名送餐员上门送餐,但他表明自己并没点餐。

    “对方就打电话询问叫外卖的人,不料我听到电话扬声器传出一把声音,对方口操华语,喊著我的名字,要我出来还钱。”

    他才发现这是阿窿讨债的伎俩,立刻报警,警方过后到场帮他录口供。

    另外,苏先生透露,女佣被送回给中介后,已安排他上周返回菲律宾。

    他申诉,当初预支1000元薪水给女佣,因女佣如今已回国,无法继续扣除她的薪水,导致自己损失500元。难以长期忍受被阿窿骚扰的他,希望通过报章澄清,钱是女佣借的,要求阿窿不再骚扰他。他也希望藉著本身的经历来提醒其他僱主。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