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偷拍女警官洗澡 警员辩“被幽灵跟踪”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涉偷拍女警官洗澡 警员辩“被幽灵跟踪”

    (新加坡15日讯)国民服役警员涉偷拍女警官冲凉,审讯抗辩时称被“幽灵”跟踪,并在其“魔咒”下进入女厕。控方指他自相矛盾,法官也不买账,判他罪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明日报》之前报道,一名女警官在训练营冲凉时,发现有人拿手机在隔间外偷拍,一名全职国民服役警员之后被捕,并控上法庭。

    被告蔡伟聪(译音,26岁)面对三项控状,包括一项擅闯、一项侮辱女性尊严、以及一项拥有猥亵视频和的罪名。

    根据控状,被告涉嫌在2019年3月12日下午4时55分左右,在一间警察训练营的女厕所内,将手机放在厕所隔间门上,把摄像镜头对准30岁的受害女警官。被告不认罪,案件进行审讯。

    被告抗辩时,称自己是不小心推开女厕大门,也称被“幽灵”跟踪,导致自己脑袋空白,不记得自己误入女厕。

    被告蔡伟聪擅闯女厕和偷拍罪名成立。

    不过,控方指被告的说辞自相矛盾,也指被告口供出现好几个版本。

    被告原本否认进入女厕,后来改口称自己在幽灵的“魔咒”下进入女厕。

    他后来撤回幽灵的说法,称自己因害怕而说谎,并表示自己案发时因睡不足而觉得疲倦,才不小心踏入女厕。

    被告之后再次改口,称自己当时用手机,一时分心才误入女厕。

    控方指被告的说法自相矛盾,他不能一边称自己误入女厕,一边称自己被幽灵跟踪,不记得发生什么事。

    法官昨天判被告罪名成立,案展下个月22日下判。

    庭上揭露,女警官当时正在冲凉,无意间看到隔间上方出现一个有横向椭圆形摄像镜头的深色手机对着她,吓得大声尖叫,但追出去时,偷拍人已逃跑,她于是向上级投诉。

    当天执勤的长官马上下令封锁训练营,将所有人员集合检查手机。根据女警官对手机的形容,长官当场锁定14名使用类似手机的嫌疑人,但进一步调查显示,当中只有被告曾在女厕所附近出没。

    法官表示,被告案发时与两名同伴上厕所,两人上完厕所后离开,留下被告一人。

    训练营一名教练供证时表示,两名同伴约下午4时45分报到,而女警官在傍晚5时01分传简讯给男友申诉遭偷拍,时间刚好吻合,被告有约30秒至3分钟的时间干案。

    法官也指出,被告手机外形与女警官形容的相似,认为被告听到有人在女厕冲凉,趁周围没人企图偷拍的可能性很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