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永逝世10周年 女儿初为人母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黄文永逝世10周年 女儿初为人母

    本地第一代电视阿哥黄文永今年逝世10年,女儿黄美恩(左图左,取自黄美恩IG)说,父亲已住进她的心中。(档案照)

    新加坡电视圈第一代阿哥黄文永逝世10周年,女儿黄美恩说,时间着实能冲淡那几年的丧父之痛,留下的是甜美记忆。她已迫不及待想跟初生宝宝分享外公的故事,“我会跟儿子说,如果外公还在的话,他会多么地疼爱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黄文永于2013年4月20日,即那一年的《红星大奖》第一场颁奖礼前夕因淋巴癌病逝。当年的《红星》颁奖礼分两场举行,在第二场典礼上,电视台特别颁发“电视荣耀奖”给黄文永,由黄妻戴金花和女儿黄美恩上台代领。当时22岁的黄美恩代表母亲致辞说:“虽然我爸已不在世,但是我觉得他跟我们的距离拉得更近了,因为他现在已住进我们心中……”画面历历在目。

    如今32岁的黄美恩已是人妻人母,她在2023年1月诞下儿子瑞驯,星期四(2月23日)受访时仍在坐月子。

    《红星大奖2013》颁发电视荣耀奖给黄文永,黄美恩(中)陪母亲戴金花(右)上台代领。左为当时的文化、社区及青年部代部长黄循财。(档案照)

    黄美恩接受《联合早报》是,被问她在这10年间,哪些时刻会想到爸爸?黄美恩说:“跟哥哥、堂姐聊起过去时,我们会讲到爸爸,想到他有时候会做一些很幽默的事。另外,走进很久没去,跟父亲去过的餐馆,或听到他喜欢的音乐,我也会想到他。”

    演员这份工作的奇妙之处在于人已走,作品保留,观众仍可见到已故之人。黄美恩告诉记者,除了在重播剧集中看到父亲,串流平台上也有父亲的作品。记者上Netflix一看,黄文永所演的《敢敢做个开心人》《一房半厅一水缸》《跑吧孩子》等都在平台上。

    黄美恩和37岁的哥哥黄润庭依然收着爸爸的《红星》奖座和剪报,两兄妹合力扫描泛黄的剪报,把它们数码化。黄美恩保护哥哥的隐私,仅说哥哥工作稳定,过着理想生活。她则开了公司,做装修生意。

    黄美恩从小听父亲说他独自从马来西亚来新加坡打拼,带着两条裤子、两件衣服和50块钱,一步一脚印的故事,待儿子长大听得懂时,她必定跟儿子分享这些故事,“我也会跟他说,如果外公还在,他会多么地疼他,他应该会成为我爸爸的头号心肝宝贝,我一定降级排第二位。”她也笑说,如果父亲在世,在她怀孕与育儿的过程中一定会唠叨她,“叫我不要做这个,不要做那个,最好这样子做,他一定会念我的。”

    黄文永的女儿黄美恩2月23日受访时仍在坐月子。图为她和丈夫及儿子的全家福。(受访者提供)

     

    黄妻2021年3月病逝 生前喝了女婿茶

    黄文永的妻子戴金花2021年3月因病去世,终年65岁。黄美恩的一大安慰是,母亲生前喝了女婿茶。

    “妈妈看到我结婚,放心了。这也得感谢我的老公和婆家。妈妈的身子向来不太好,那时候已经不舒服了,我的婆家催促儿子快点跟我求婚,让我的妈妈可以看到我结婚,短短三个月内,我们筹备好婚礼。如果等到疫情后才办,妈妈就看不到我结婚了。”

     

    印度家婆是黄文永粉丝

    黄美恩的老公是印度同胞,从事海运出入口业,两人是理工学院同学,从朋友升华为情人,交往四年后在2019年底注册结婚,2020年初办婚礼。印度籍婆家当初知道她是黄文永的女儿后很兴奋,因为他们是黄文永的影迷。

    母亲离世后,家婆给了黄美恩不少母爱。妈妈不在的第一个农历新年,家婆为她、哥哥和堂姐煮了一餐团圆饭,过冬至时,也特地准备汤圆,“我妈妈走了,她变成我的妈妈这样子照顾我,很感动。”

     

    文:联合早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