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焦点|汇款被冻结走投无路 上百苦主或集体诉讼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狮城焦点|汇款被冻结走投无路 上百苦主或集体诉讼

    (新加坡3日讯)新加坡汇款被冻结风波,受害者走投无路,只能寄望起诉山立汇款中心,已有上百名受害者准备采取法律行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明日报》之前多次报导,许多来新加坡工作的中国公民通过牛车水数家汇款公司汇钱到中国,却被当地执法部门指汇款过程涉及犯罪行为,导致汇款人或收款人在中国的银行户头被冻结,多人因此报案。

    2022年至2023年12月15日,新加坡警方共接获670多起,从新加坡汇款到中国后,银行户头遭冻结的报案,其中430起与山立汇款公司有关,涉及金额达1300万新元(约4562万7185令吉)。

    汇款被冻结,3名客户入禀法院向汇款公司索赔。 (《新明日报》档案照)

    其中3名苦主谭明食、彭芳芳和齐超去年10月入禀新加坡国家法院,指山立汇款公司违反合约条款,要求赔偿34万7501元人民币(约6万5700新元),相等于他们被冻结的款项和其他损失。

    这起民事案已于星期一(1月29日)在国家法院进入纠纷解决程序。

    报导见报后,不少受害者似乎看到了希望。据《新明日报》了解,至少数十人曾接洽上述3名苦主,以了解起诉过程和相关费用,以便自己未来也采取法律程序。

    苦主符树金(53岁,零售经理)的太太在2022年11月通过山立汇款中心与长诚汇款公司各汇了1万9000新元回中国,随后这两笔钱都被冻结。他们过后联络这两家汇款公司,在出示有公安盖章的文件后,长诚汇款公司退了全额1万9000新元,而山立汇款中心拒绝任何赔款。

    “这些钱被充公,我们辛辛苦苦存的1万9000新元都没了。”

    符树金日前看了新闻后,主动联系《新明日报》称渴望接洽3名苦主了解更多情况。 “过去一年多每天都很焦虑,辛苦赚的钱说没就没,希望联系对方,看他们会有什么建议。”

    他说,准备先跟对方了解情况与法律流程。 “如果经济允许的话,我们一定会起诉讨回公道!”

    讨论法律程序

    另外,被冻结8500新元的高亚界(37岁,洗车工)透露,之前他加入的两个聊天群组,都已经在讨论著走法律程序相关事宜。

    “大概有三四百人都非常关注,至少有上百人已经开始着手了解起诉需要什么资料以及程序。有的大概在过年后,准备好就会起诉。”

    阮凤珍(53岁,按摩师)被冻结1万7600新元,她说,受害者们都非常关注这起诉讼。

    “如果有结果了,大家都会走法律程序讨回自己的钱。”她说,如果其他受害者准备起诉,她也愿意加入集体诉讼。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