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焦点|开4家色情按摩院 龟婆坐牢18个月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狮城焦点|开4家色情按摩院 龟婆坐牢18个月

    (新加坡25日讯)挂羊头卖狗肉,妇女与同谋开至少4家色情按摩院,其中一妓女每天接客至少5人,一个半月就给了妇女6900元(约2万4150令吉)佣金,妇女还跟另一妓女收“检查费”,每一次检查嫖客电话号码确定真有其人,就收费5元人民币(约3令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被告是46岁的新加坡妇女王慧茹,她昨天在国家法院承认7项抵触妇女宪章法令的控状,被判坐牢18个月,罚款7950元(约2万7825令吉)。

    被告王慧茹。

    案情显示,被告与一名叫许永才(36岁)的男子在加富路、狄生路上段和茂德路开了3家色情美容院。2021年1月至9月,被告聘有至少3名中国籍妓女,她们都是自愿卖淫的。

    其中一名35岁的中国籍妓女通过一名朋友介绍,在2021年1月取得被告的联系方式。

    被告通过微信表示,可为妓女申请工作准证,让她在新加坡当两年的美容师,实际上却是让她在新加坡卖淫,但要对方先付2万元人民币(约1万3000令吉)的费用。

    妓女同意接受这样的安排,她在同年3月自费买机票到新加坡,在隔离后于同月16日与被告见面。被告带妓女到加富路(Cuff Road)的美容院卖淫。

    被告告诉妓女,说她需支付共5100元的费用,包括1000元定金、1200元网上广告费、500元住宿费以及2400元的“入场费”。由于妓女身上没钱,这笔费用会从她的肉金扣除。按不同的性服务而定,妓女每次接客收费介于110元至160元(约385至560令吉),当中的60元(约210令吉)是被告和同谋的佣金。

    妓女在2021年3月16日至5月1日间,每天接待至少5名客人,约一个半月间,将6900元的佣金交给被告。

    另一名32岁的中国籍妓女在2021年7月18日飞到新加坡工作,被告除了向这名妓女收取相似的费用,还会向她征收“检查费”,每一次检查嫖客电话号码确定真有其人,就收费5元人民币。妓女在2021年7月27日至9月7日间,共将600元人民币(约390令吉)交给被告检查顾客电话号码。

    除了和许永才合作,被告也和另两女钟婷(42岁、中国籍)和何玉晴(51岁,新加坡籍)在2021年4月于马里士他路一带经营另一家色情按摩院。(人名译音)

    按摩院内外装电眼防警查

    为确保罪行不被揭发,被告在按摩院店外安装电眼,指示妓女者将用过的保险套剪成小块,扔进马桶冲掉。

    被告与钟婷和何玉晴在按摩院店内外安装电眼,并指示妓女在开门给顾客进入店内前,需检查电眼画面,确保外面没有警察。

    她们也指示妓女,说万一被警察抓了,一定要否认自己卖淫,也要谎称老板是男的。妓女需将保险套藏在乳液瓶子里,用过的保险套则要剪成小块,扔进马桶冲掉。

    钟婷早前被判监7个月、罚款950元(约3325令吉)。

    律师代被告求情时说,被告因丈夫过世,为养家活口才会犯罪。

    律师表示,被告是初犯,在第一时间认罪,配合警方调查。

    被告丈夫在2018年过世,留下被告照顾14岁儿子,远在中国的母亲身体欠佳。被告身为单亲妈妈,扛下养家的重担,为了活口才会犯罪。

    律师也说,被告没有使用暴力,她虽通过微信恐吓妓女,但只是空口说白话罢了,希望法官轻判。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