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10清代墓碑 永平出土 地主搭棚供奉逾15年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柔佛人头条|10清代墓碑 永平出土 地主搭棚供奉逾15年

    报导:沈俊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峇株巴辖22日讯)逾10个清代古墓碑在峇株巴辖永平一处位于河畔的高地“出土”,其中一个墓碑已有141年历史,园主默默“收留”并搭建锌板矮棚供奉逾15年,让这些最早期前来永平拓荒开埠的先人续享香火。

    好心园主黄福顺(51岁,花圃业者)逾15年前购置位于彼咯河畔的这片地段,进行蔬菜及园艺种植,却在工人清理园地时,意外发现一些麻石板古墓碑散落在园地里,经过工人收集整理后,发现至少10个墓碑刻有中文字。

    逾10个大小不一的麻石板古墓碑,被安奉在锌板矮棚内,接受香火供奉。

    由于不忍心让古墓碑长埋地下,或随意弃置,黄福顺嘱工友在面向彼咯河畔的一个角落搭建木架矮棚,地上铺设洋灰,让墓碑有个安身之处,免除日晒雨淋。

    在园地工作的华裔工头,每天都在墓碑前点香膜拜,并在农历初一、十五供水果烧金银纸,农历七月普渡时更奉上祭品拜祭。

    黄福顺:曾请法师进行超渡法事。

    黄福顺告诉《中国报》记者,发现古墓碑的这片地段,原本不是他属意的地段,在买下这块地之前,仲介找他谈了两年,他都无动于衷。

    “不过,后来会买下这块地也是一个缘份,我经不起仲介的游说,最终在看了地段后决定买下。”

    这个墓碑已有141年历史,上面刻着“故考讳亚福许公墓”。
    黄福顺向10个古墓碑的先人上香。

    他说,刚开始供奉这些古墓碑时,他曾请来法师进行超渡,希望古墓碑的先人能继续在其园地长眠安息,而目前在园地工作的工友也都相安无事。

    他坦言,这些古墓碑由于年代久远,已没有后人拜祭,其园地底下相信还有棺木及一些未出土的墓碑,但他都尽量避免在发现墓碑的地段,进行挖掘工程或种植“深根系”植物,以免惊扰这些先人。

    由于安奉墓碑的矮棚已年久失修,黄福顺有计划重修,把棚架建得更高及更美观,让古墓碑的先人有更舒适的安身之所。

    莫家浩博士(右)与沈志坚两次到发现古墓碑的地点进行田野调查。
    安奉逾10个清代古墓碑的锌板矮棚,位于彼咯河畔,距离墓碑出土地点约50公尺。

    部分墓碑刻巫许姓氏

    在永平“出土”的10块清代墓碑有一个特点,即当中有一半是巫许、巫或许的姓氏,而当中最大最厚重的一块墓碑,是丁亥年十一月立、祖籍饶邑坪溪乡的“清考龙吉巫许公”之墓。

    南方大学学院助理教授莫家浩博士说,饶邑坪溪乡即今天中国广东省饶平县浮滨镇上社村,而“巫许”正是当地特有的姓氏,近现代的巫许氏后裔,大都将原本的双姓氏改为许或巫,令“巫许”变得更为罕见。

    安奉古墓碑的木架矮棚已出现白蚁蛀蚀痕迹,园主黄福顺打算重修,让古墓碑先人有更舒适的安身之所。
    部分出土的墓碑已断裂,墓碑上的文字无法完整辨识。

    “但偏偏根据政府档案记录及民间口述历史传说,巫许人士曾积极参与柔佛港脚开发,在柔佛南部的马来由河(Sungai Melayu)流域曾有巫许厝港,埔莱河(Sungai Pulai )则疑似曾有巫许后港。

    “多年前在马来由河流域曾发现一批华人古墓,其中有三座是巫许氏墓,年份最古老的是咸丰五年(1855年)、祖籍同样是饶平坪溪乡的’清仁盛巫许公’;往北到麻坡,还有Durian Chondong,中文旧地名为’老巫许’,至今沿用。”

    遗迹或比港主历史更早

    “巫许龙吉”墓碑立于丁亥年(1887年),而永平开埠者巫许亚鲁正是在这一年取得永平港契成为港主,因此莫家浩博士推估,墓碑出土地点或许是比永平旧街场历史还要早的聚落遗迹。

    他指出,“巫许龙吉”墓碑与巫许亚鲁同属一个港脚开发时代,相当于为饶平巫许氏族开发当地,提供了官方文献、民间口传之外的金石文物佐证。

    这个立于1898年的墓碑,有“皇清”及“番邑”字眼,“皇清”是对清朝的正式尊称。
    “巫许龙吉”墓碑立于丁亥年(1887年),与永平开埠者巫许亚鲁取得永平港契的年份相同。

    他说,“巫许”在柔佛最为显著的区域,便是在峇株巴辖中江、巴力安尼、永平、新港一带,这些地方都曾出现过巫许姓氏的港主记录或传说。

    “作为永平的开拓者,世间流传着不少关于巫许亚鲁的传奇,说他如何从落水不死、从新加坡来到永平、按神谕凭其姓氏便能压制虎患,然后被封为港主等等。

    “而近年来,通过永平文史研究工作者许育华对于永平开埠史的研究,巫许亚鲁及其宗族的生平事迹,也终于变得更清晰。”

    大部分先人祖籍潮州

    除了其中一块因碑石断损无法辨识外,其余九块都是清代墓碑,立碑年份从光绪九年(1883年)至光绪廿四年(1898年)都有,其中大部分先人的祖籍都是潮州,只有其中一人来自粤东(广东)。

    莫家浩博士(左)、沈志坚(右起)在黄福顺陪同下,到安奉古墓碑的地点进行考察。

    莫家浩博士说,这是他目前在永平见过年份最早的华人墓碑,循着研究柔佛近代史的惯性思维,在柔佛内陆河道边上如果能找到华人坟墓、庙宇等古迹,通常直觉都会先考虑它们是否与柔佛19世纪种植甘蜜、胡椒的港脚(Kangkar)有关。

    “永平有新、旧街场之分,新街场即如今永平市区,旧街场则在通往永平北区的永平大桥附近。永平大桥横在彼咯河(Sungai Bekok)上,而这批清代墓碑之所在,其实就位于更下游、沿河而行约3公里位置。

    “因为柔佛的港脚开发有不断朝河流上游拓展的特征,由此推估,墓碑出土地点或许是比永平旧街场历史还要早的聚落遗迹。”

    莫博士是历史学博士,长期从事本土历史爬梳及田野调查工作,他日前在本地文史研究工作者沈志坚带领下,两次到发现清代墓碑的地点考察。

    他欢迎民众若在柔州各地发现任何古墓碑,都可联系他(016-7817000)或沈志坚(012-7377359)。

    10个古墓碑资料

    先人姓名 祖籍 立碑年份
    许亚福 饶平 光绪九年(1883年)
    巫许龙吉 饶邑坪溪乡 丁亥年(1887年)
    王门巫许山莲 不详 光绪己丑年(1889年)
    冯华胜 粤东 光绪廿四年(1898年)
    许三胜及余金惜 海邑宏安寨 清代
    朱壬癸 不详 清代
    金氏 不详 不详
    杨氏 不详 清代
    黄合元 海邑 清代
    巫永期 不详 清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