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最大虚拟制作室开业 戚玉武打头阵演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东南亚最大虚拟制作室开业 戚玉武打头阵演

    (新加坡讯)新加坡媒体人于巴西班让废弃电厂开设东南亚最大虚拟影视制作工作室X3D Studio,找来戚玉武演出科幻微电影《死路》(DeadEnd),全片筹备两个月,耗时两天于工作室拍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X3D Studio斥资800万打造,是全球首个获得ARRI认证的VP工作室(ARRI为全球领先的电影技术和解决方案供应商),将推动本地VP产业发展,而工作室开设之际找来戚玉武、赖泰均(Andrew Lua)和温淑安(Oon Shu An)演出科幻微电影《死路》(Dead End)和《Trap》,观众将能在本月底于其官网和YouTube频道观赏。

    谈到接拍契机,戚玉武(阿武)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表示,知道X3D Studio联合创办人佘玮林(Karen Seah)要开设虚拟VP工作室,并想以拍摄影片的方式让大家了解VP的效果,让他觉得很细致,愿意尝试,“加上她写的故事很特别,场景是新加坡变成沙漠,蛮有意思的。”

    左起导演Joel Lim、联合创办人佘玮林、戚玉武、温淑安、赖泰均。

    《死路》背景为后世界末日新加坡

    《死路》背景为后世界末日的新加坡,戚玉武和赖泰均在恶劣环境中冒险求存。

    与实景拍摄相比,是否更考想象力?

    “其实想象力对演员来说一直不可缺少,以前用绿布景,很多东西要靠我们和摄影师去想象。比如有只老虎在追你,我问他距离有多远?他说大约10米。可是做出来的效果可能更近,那我的反应其实应该更激烈,所以会有遗憾。”而虚拟制作好处更大,“我们能直接看到场景,还可以与之互动。场景如国外、古代或神话可以通过VP完成,还能拍到追车等动作场面,让拍摄更便利也节约成本。”

    阿武也认为,虚拟制作让本地创作人有更好的发挥空间。 “以前,大家不敢写这样(末日)的场景,或是幻想自己登上月球,或在巴黎香榭丽舍追逐,因为怎么可能拍得到?可是现在,你可以写这样的戏。”

    《死路》背景为后世界末日的新加坡。

    除了末日题材,阿武也乐意尝试如丧尸等剧种。 “我觉得可以尝试。《死路》这样题材特别的故事我也没拍过,对我来说很新鲜。我想要尝试很多不同的场景、故事、背景、年代,我觉得很有意思。在新加坡拍戏,不单单只能拍现代剧,拍HDB或MBS,你可以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随着科技不断进步,观众能更好的被带入影剧世界,然而阿武不忘初心,“对演员来说,科技永远是一个工具,到最后能怎样打动观众,和观众有连结,我觉得还是要靠灵魂。”

    戏如人生,拍完《死路》,阿武会如何看待末日的到来?

    “其实无所谓,我们没办法控制。我觉得每天该怎样就怎样,让自己舒服快乐,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

    周游列国 打开盲点

    刷一刷阿武的IG,近几个月他周游列国,足迹包括澳大利亚、韩国、比利时,阿武说旅游可以让自己打开盲点。

    他说:“我们在一个地方久了,就会不自觉的陷进一种生活状态,就有了盲点,而旅游让自己打开盲点。

    我觉得每个城市都有它的节奏,去不同的地方感染不同的生活节奏,就会有不一样启发和看待生活的角度。就算回到原本的生活,你也会思考:我是不是可以有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和选项? ”

    (图/文:新明日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