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 政府再来一击 企业:真不可思议!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柔佛人头条◢ 政府再来一击 企业:真不可思议!

    报导:吴菊君、盘家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山14日讯)政府不久前才落实1500令吉最低薪金制,如今又要落实缩短雇员工作时长,各领域企业业者直呼很不可思议。

    这对在后疫情下欲重新步入轨道的企业来说,是另一个打击。

    本地商界担心公务员工作时长缩短,影响工作效率。

    从9月1日起政府欲落实每周最长工时至45小时措施,本地中小企业更希望政府延后落实日期,给予缓冲期。

    人力资源部指出,2022年雇佣(修订)法令在9月1日正式生效后,每周最长工作时间从48小时减至45小时的措施。根据修正案,员工可以根据工作时间、工作天数及工作地点的恰当性,包括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特殊情况,提出弹性工作安排。

    刘国胜:希望延后落实。

    对此,新山中华总商会会长刘国胜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政府在不久前才落实1500令吉最低薪金制,现今又要落实缩短雇员工作时长,又是后疫情下的另一项打击。

    “我国有很多天公共假期了不是吗,为何还要缩短工作时长?”

    尽管政府部门走向电子化,但官网稳定性不足,许多民众仍会亲自上门处理。

    他认为,政府欲落实每周最长工作时间从48小时减至45小时的措施,但并没有给予雇主详细说明,例如如何安排雇员的上班时间,以免触法。

    “这个决定很仓促,政府必须给我们时间安排要如何调整上班时间和人手,仓促落实令企业难控制成本。 ”

    对于是否担心公务员效率因此降低,刘国胜说,他曾到吉隆坡政府部门办事,因吉隆坡常交通阻塞,当地公务员有不同的上班时间表,如一些公务员的上班时间是上午8时至下午4时,另一些则是上午9时至下午5时,以此类推,确保运作正常。

    工商界建议政府部门实施轮班制,确保运作正常。

    他认为,届时柔佛州政府可效仿这个上班机制,确保政府部门是如常运作,不会因此降低工作效率。

    他也促政府应该聆听商界的意见,勿仓促落实新政策。

    收集意见向市局反映

    一旦措施落实,新山市议员也会适时地收集商民意见向新山市政局反映,以便随时作出调整,确保公务员效率维持现状。

    庄世明:收集商民意见向新山市政局反映。

    新任的马华新山市议员庄世明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由于措施在下个月落实,还不知道缩短工作时长,对政府部门运作有何影响,但市议员会收集商民的反馈,向新山市长反映。

    他指出,在行动管制令时期,政府部门的运作简化了许多繁文缛节,包括缴费程序也采取电子化。

    他举例以往小贩申请执照,往往需等待一个月才会获知当局批不批准,现在只需要一天之内就可获知结果。

    他也说,在疫情之前,即使民众可上网缴费,土地局依旧大排长龙,但经历自行动管制令后,当局的电子缴费迅速普及化,民众已减少前往当局缴费。

    无论如何,他说,他们到时会在常月会议上提出,依照当时的情况进行调整,确保公务员的效率维持现状。

    为完成工作 或须付加班费

    本地企业为确保按时完成,或被迫额外承担加班成本。

    郑己胜:加重成本。

    柔南中小型企业公会顾问郑己胜受访指出,为确保工作完成,雇主或为员工额外的3小时支付加班费。

    他计算,如果薪金是1500令吉,如果每周3小时,一小时10令吉80仙,一个月就多出130令吉,如果员工人数多,这是一向很大成本压力,公司现金流会受影响。

    他指出,经过这场疫情,中小企业已经千疮百孔,但政府从5月份落实最薪金制,9月份也会修订多个新条例,令业者喘不过气。

    建筑业拥有众多劳工,为了赶工如果要求员工加班,成本将急速上涨。

    “政府应该作出另外决定,给大家一个呼吸的空间,重新检讨上述条例、延后或等待经济稳定再来落实。”

    他促政府必须找平衡点,并指我国为发展中国家,不能与先进国比较,中小企业必须被照顾,如果成本太高,外资不来,订单减少无法照顾员工,最终两败俱伤。

     

    付加班费 企业负担重

    马来西亚家庭电器商总会会长颜清水指出,工作时长改后,如果要求员工延长工作时间就必须给加班费,而3小时的加班费看似不多,但如果企业人数众多,那将是一个很大的数目。

    颜清水:3小时的加班费看似不多,但如果企业人数众多,那将是一个很大的数目。

    他接受《中国报》访问坦言,这将会让本来就已经很辛苦的业者,造成更大的负担。

    后疫情下经济才开放,他对于政府一再地突然宣布新措施,认为这不利于经商环境,恐更吓走外资。

    叶庆腾

    增加人力成本

    ◆叶庆腾(28岁,商业咨询公司经理)

    每周减少3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对需要依靠人力操作机器工厂,造成很严重的影响,让雇主必须给予雇员更多的加班费用,增加业者的人力成本。

    至于在修正案下雇员可提出弹性安排工作,这也只适合需要一台电脑工作就可工作的行业,不适合生产型行业。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是,尽管在疫情时期,政府部门转向网络化,民众可通过线上申请或缴费,但问题是所架设的官网稳定性不足,常出现断网或出存有安全性问题,令民众没有信心。

    加上政府部门的热线形同虚设,民众还是必须到实体柜台询问,工作时间减少,相信会降低公务员效率,民众必须花费更多时间上门办理事务。

    许子耀

    把工作外包出去

    ◆许子耀(37岁,企业咨询的人力与数码科技顾问)

    在疫情期间,不少公司已经转型把一些工作外包出去,进一步缩减人力,所以减少工作时间,对一些公司并无影响。

    但这必须胥视行业,如本地一些未做出转型传统行业未及生产行业。

    通过外包方式可降低聘请正式员工的高成本,其中新加坡也开始走向把工作外包出去的方式。

    在政府部门方面,倘若公务员可在短时间完成任务,这是可以接受的,或者政府实施轮班制,来确保运作正常。

    伊斯瓦拉贝纳私人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瑞卿(63岁)

    拖慢工程进度

    ◆伊斯瓦拉贝纳私人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瑞卿(63岁)

    员工工作时间其实已经不长了,这项新措施会导致工作时间更短,进而导致企业工程进度被拖慢。

    由于是建筑公司,很多工程都有预算时长,什么时候可以提交工程,都有预算,而这些安排恐怕会被新措施所打乱若是工作时间突然缩短。

    而且这样的工作时间缩短措施,也导致须给予员工更多的加班费,导致企业成本急速上涨,尤其建筑业拥有众多劳工。

    陈文彬

    企业进度变慢

    ◆陈文彬(49岁,保险业者)

    最低薪金制度才实行不久,现在立马就要实行缩短工作时长,这无疑是对业者带来相当大的冲击。

    而且对于时常到政府部门跑业务的代理预计也会带来不小的冲击,毕竟休息时间长了,处理事务的时间自然就缩短,这也最终导致所有企业进度变慢。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