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毕业钟声提早响 校方盼回校行毕业礼 让小六生留下回忆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毕业钟声提早响 校方盼回校行毕业礼 让小六生留下回忆

    报导:林健海



    小学生在进入学校前都必须测量体温及用搓手液消毒。

    (新山1日讯)政府11月21日宣布解除柔州有条件管制令,虽然许多学校至今还未接获教育部重开课消息,但校方期望能让六年级学生回校拍毕业照作为纪念,留下童年毕业的回忆。

    由于全国各地新冠肺炎疫情反弹,教育部突然宣布关闭学校至明年1月才开学,令校方措施不及,原本的毕业考、拍毕业照及毕业旅行都被迫取消,但校方还是期待最起码的毕业照能在标准作业程序下完成。

    《中国报》向校方、家长及学生了解情况,受访校方指出,虽然柔州解除有条件管制令,但校方还是未接到教育部开课消息,一切还需等待教育部指示。

    许多小学生都期待能在小六毕业拍毕业照,留下童年毕业回忆。

    校方指出,在获知柔州解除有条件管制令,心中也希望办毕业典礼,让学生能有头有尾的圆满毕业。

    有些校方指出,毕业典礼对小六生而言,是童年生活中的唯一学生生涯的回忆,拍毕业照则可以给他们一个回忆,少了这个毕业照,相信对学生而言会是一个遗憾。

    此外,有校方指出,教育部突然宣布关闭学校,导致学生毕业证书、成绩册还无法领取,以及学生向学校借的课本至今还未归还。

    班兰华小只允许家长从校门处,领取或归还一年级至六年级的书本,减少不必要的接触。

    受访许多学校也说,小六学生毕业评估方式,还需要等待教育部指示,目前校方也处于懵懂情况。

    有校方指出,由于学生无法到校上课,虽然期待为学生举办毕业典礼及拍毕业照,但一切要遵循教育部指示才来决定。

    江加埔莱埔莱华小有条件管制令前,学生都戴上口罩上课。

    家长:别给孩子留遗憾

    柔州解除有条件管制令,家长希望能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下,让孩子回校重拍毕业照,以后可从照片中找回同学叙旧。

    受访家长也指出,以往小时候读书,都有毕业典礼及毕业照,如今因为疫情出现,第一次出现六年级学生无法拍毕业照情况,对孩子而言会是一个遗憾。

    家长担心,未来孩子长大如果要找回小学同学叙旧,除了找不到外,也会少了一个可以证明自己在该小学读过的照片。

    他们也说,毕业照也能证明他们有交过这班朋友,让他们以后叙旧能来欣赏。

    学生:想留下美好回忆

    小六毕业学生希望能够留下美好回忆,希望能拍毕业照,为小学六年学生生涯,作为留念。

    受访学生指出,从小学开始,都会看到六年级的学兄学姐参加毕业典礼,都希望自己毕业时也能够穿上毕业袍,留下纪念。

    学生说,如果就这样毕业,会很遗憾,以后会没有照片可看,甚至可能无法再联络到这些同学。

    学生坦言,如果可以,在安全情况下,他们还是希望校方举办毕业典礼及拍毕业照,让他们以后有个回忆。

    苏文吉

    有指示才可进行

    苏文吉(新山坚柏华小家教协会主席)

    还未接获教育部指示可以重开课,如果可以让小六学生回校拍毕业照是最好的。

    但一切还是要根据教育部指示,在有了指示,才可以进行,否则出问题,后果要自负。

    苏立良

    未找到评估方式

    苏立良(辅士华小校长)

    回校拍毕业照及举行毕业典礼,是家长、老师及学生所期待的,但是由于有条件管制令才解除,我校还要等进一步指示,如果有指示,在安全考量下,我们会让学生拍毕业照及举行毕业典礼。

    目前如何给小六学生毕业证书及评估方式,我们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案。

    邱忠信

    已筹备办毕业礼

    邱忠信(班兰华小董事长)

    校方已经筹备好毕业典礼、拍毕业照及毕业旅行,但突然的宣布,导致一切都无法举行,觉得对小六学生会是一个遗憾,少了毕业的回忆。

    校方还在等待教育部的指示,但相信机会不高。

    另外,由于疫情关係,我们只让家长把车子开到校门,由老师把书交给他们,减少不接触。

    杨秀莲

    证书不知怎颁發

    杨秀莲(江加埔莱埔莱华小校长)

    有条件管制令才解除,校方期待能听到好消息,让小六生举办毕业典礼及拍毕业照,希望让学生有头有尾圆满毕业,不要留下遗憾。

    此外,教育部突然宣布停课,学生的课本也没有归还,成绩册及毕业证书我们也不晓得要如何给他们。

    希望能藉着学生回校时,他们还书,我们把成绩册及毕业证书给他们。

    彭薆郿

    未接到开课消息

    彭薆郿(浩然山庄明智华小校长)

    我们还未接到开课通知消息,还在等教育部指示。

    校方无法也在思索要用什麽方式来评估学生的毕业证书,一切要等教育部指示,才来进行。

    黄佩云

    想女儿拍毕业照

    黄佩云(40岁,待业中,家长)

    虽然疫情期间,但还是希望校方可以给女儿回校拍毕业照,不要以后遗憾没有照片可以拿出来叙旧,话小学趣事。

    萧美秋

    确保安全允回校

    萧美秋(54岁,工厂生产部员工,家长)

    我是期待女儿可以回校拍毕业照,因为小学六年级只有一次,错过就没有了。

    有了毕业照,最起码证明女儿有交过这班朋友。

    当然必须要在确保学生安全情况下,我才会让他们去学校拍。

    陈香凝

    遗憾没毕业证明

    陈香凝(12岁,六年级学生)

    我会遗憾没有留下一个小学毕业的证明。

    而且过去都看到年级比我大的学兄学姐,到了六年级都有参加毕业典礼,到了我们则没有,也没有穿毕业袍的机会。

    ↓↓最近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